-

範向榮和童思遠沉默了,他們在思考白卿卿的話。

“兩位老總,我可以冒昧的問一下你們的年齡嗎?”白卿卿誠懇的問。

“我六十三。”範向榮開口道。

“五十六。”童思遠緊接著說道。

白卿卿點點頭,開口道:“你們已經走過了人生一半的路,經曆了人生中最精彩的時刻了,我想你們人生中那些精彩的時刻應該都和戰氏集團息息相關吧?”

童思遠沉默了,眼眶裡隱隱有水光在浮現,他二十歲來到戰氏集團,從低層一步一步的往上爬,最開始的那幾年真的是冇日冇夜的加班,趕項目。

“它不是一家公司,它是你們的青春,是你們所有的回憶,現在它要被賣掉了,你們真的決定什麼都不做嗎?”白卿卿輕聲的問道。

“我隻有百分之二的股份,我願意借給戰若,讓她努力一把!”童思遠紅著眼眶開口說道,他捨不得戰氏集團,他寧願戰氏集團還是從前戰爺在的時候那模樣,雖然條件嚴格,但是人人都有上進心,人人都能享受公平的待遇。

“童總,謝謝您,範總,我們現在隻差您的百分之一了。”白卿卿的目光看向範向榮。

“我知道戰墨深有些時候做的事情冇有錯,但是戰墨深這個人真的太自負,太自以為,且太高高在上了,有一回當著辦公室所有人罵我,我到現在都還記著。”範向榮悶悶的說。

“如果是這樣,我代替他和您說一聲抱歉。”白卿卿連忙九十度鞠躬說道。

“不夠,你說你是他的未婚妻,你能在門口給我跪一個小時嗎?隻要你跪到時間,我就同意把百分之一的股份借給你們。”範向榮幽幽的說。

“範總,你不要欺人太甚!”裴默看不過去,直接站出來說道,他是真以為自己有百分之一的股份了不起是嗎?

白卿卿拉住裴默,開口道:“冇有問題,我願意,隻要您能說話算數!”

“我說話一向算數,更何況童思遠還在這邊呢,他都看著呢。”範向榮開口說道。

“那行,那我們一個小時後見。”白卿卿毅然決然的走到彆墅外麵,然後直直的跪了下來。

一個小時的時間,說長不長,但是說短絕對不短,半個小時後,白卿卿隻覺得腿都麻了。

裴默看不下去,直接陪著白卿卿,一起跪在地上。

十二月的天氣陰沉沉的,眼看著就要下雨。

果然片刻功夫後,天空下起了毛毛細雨,溫度更加的陰冷起來。

“白小姐,要不我進去和他們商量商量,他們讓我跪兩個小時,先讓你起來吧?”裴默看不過去的說道。

白卿卿攔住裴默,笑著開口道:“不用,你不要看我現在是跪著的,但是我的心裡非常的高興,這一跪,我覺得很值,我替戰氏集團爭取到了一線的生機。”

兩人一起聊天說話,時間過得也就能快一點。

等到一個小時後,女傭走出來,拿出兩份檔案遞給白卿卿,道:“這是我家老爺讓我轉交給你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