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野彷彿將所有的精力和熱情全部一次性都給了葉靈芝。

抵死纏綿。

讓她欲仙欲死,讓她欲罷不能。

葉靈芝聽著他叫姐姐,心尖止不住的就開始發顫。

她閉了閉眼,聲音沙啞的說,“你快走吧,天亮了,如果被葉家的人發現……”

一開口她才發現自己昨夜叫得太多太久,喉嚨又痛聲音又啞。

頓時,她的臉紅了。

她有些惱怒的推了推程野,聲音都破音了,“你起來啊!你給我起來!”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靈芝,你起來了冇?主宅那邊小蘇要親手包餃子,你起來了就和我一起過去幫忙啊!”

是葉心雲!

葉靈芝心頭一緊,慌亂的回答,“哦,好,我剛醒,等下我洗漱好了就去。”

“咱們是旁係,雖然奶奶待咱們親厚,但是該有的禮數還是要做到。人家都邀請我們去包餃子,如果去的晚了麵子上就不太好看。靈芝,你快點啊!”

葉心雲提醒了一下葉靈芝,“我在這裡等你。”

葉靈芝看著此時已經清醒的程野,這臭弟弟正抱著她的腰,腦袋不住的在她小腹處蹭來蹭去,蹭得她渾身發癢,她難受的推了推他的腦袋。

聲音都在打顫,“心雲,你不用等我了,你先過去吧,我馬上就到。”

葉心雲皺了皺眉,“我們兩個一起去比較好吧?如果單獨去的話是不是太好?”

她還是挺在乎院子裡各個旁係之間的閒言碎

語的。

在一起了,人家會說,哎呀,他倆關係好。

不在一起走,彆人又會說,該不會倆人吵架了吧?就知道平時就很塑料。

而此時的臥室裡麵,程野的手又開始不規矩起來。

四處點火!

搞得葉靈芝又驚又怕。

她緊緊咬著下唇纔不至於發出什麼令人誤會的聲音。

她壓低了嗓子,附在程野耳邊罵他,“快滾!我等下要去奶奶的院子裡,你彆在這裡搗亂。”

程野低笑一聲,一雙眼睛燦若星子的望著她,將她牢牢控製在懷裡,“姐姐……我明天就要走了……你真的捨得我?”

葉靈芝根本冇有時間跟他玩這一套。她咬牙切齒的開口,“放開我!你長得這麼好看,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非要招惹我做什麼?”

“哦哦哦,那這麼說,姐姐是在誇我長得帥?”他俊臉湊近葉靈芝,“那姐姐也想要我嗎?”

葉靈芝閉了閉眼,臉又不爭氣的紅了,她彆過眼,“快放開我,程野,你我根本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道不同不相為謀。你……去了玄學界以後,就忘了我吧。”

程野的眼裡閃過一絲落寞,但是隨即他又揚起了笑臉,“姐姐,我會死的……如果我死在了那裡怎麼辦?你都不心疼心疼我嗎?”

少年時,他父親將他賣給權貴,想要換取巨大的利益。

他從小就長得俊秀,是那些有特殊癖好的權貴們最愛的那一款。

他拚死逃出來,萬念俱灰暈倒在

路邊,是那束光給了他一塊麪包。

他三天三夜不捨得吃,握著那塊麪包衝向了一輛車子想要自殺。

車子的主人薄行止救了他,收留了他。並且給了他新的身份,他從此以後和以前所有的一切斷絕。

彷彿18歲以前的生活全部都是一場夢。

這麼多年,他在暗,宋言在明。

一直都是薄行止的左膀右臂。

這麼多年,他第一次這麼渴望靠近一個女人。

她永遠也不知道,她根本什麼也不知道。

可是……他卻又講不出口,自己曾經那樣的不堪,怎麼配得上她?

也許……她是對的。

他和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她是葉家的小姐,而他……隻是曾經一個被送給權貴們的玩物罷了。

玩物就要有身為玩物的自覺。

他緩緩鬆開了扣住她細腰的大掌,然後起身默默的撿起地上的黑色襯衣。

葉靈芝望著他的後背,年輕男人的後背結實有力,不知道為什麼,她的目光落到了他的腰上……

他的腰雖然窄,但是卻好像蘊含著無儘的力量,可以一直一直繼續下去……那是女人夢想中專屬於男人的腰……

葉靈芝!

你在想什麼!

他修長如玉的手指輕輕釦上釦子,然後他轉身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什麼也冇有說。

從窗戶跳了出去。

他走了……葉靈芝躺在床上,雙眼無神的望著頭頂的天花板。

這樣子也好,這樣子挺好的。

門外又響起了葉心雲的聲音,“靈芝?你好

了嗎?”

葉靈芝猛的起身,頭有些暈。

她揉了揉眉心,飛快的穿了一件連衣裙,然後外麵披了一件大衣。

又用一分鐘時間洗了臉刷了牙,隨意的塗了護膚品。

這才抓了一盒bb霜,一邊往臉上拍一邊拉開了房間的門走出去。

客廳裡麵,葉心雲坐得都有點不耐煩了,但是一看到葉靈芝這憔悴的臉色頓時一驚,“靈芝,你怎麼了?生病了嗎?怎麼臉色這麼差?”

葉靈芝啞著嗓子說,“冇什麼,可能喉嚨有點發炎吧,嗓子可難受。”

“我院子裡麵有蒲地藍消炎藥,要不要給你拿過來?”葉心雲關切的拉著她,“你要是不舒服就彆過去了。中午吃餃子的時候我再叫你。”

葉靈芝又塗了一個顯氣色的口紅,隨手將bb霜放到茶幾上,“沒關係,小蘇明天就要走了,我要是再不去就太不近人情了。”

說著她就去玄關處換鞋,“走吧。”

倆人一起來到了主宅,葉老太太和葉老爺子正在抱著薄宴錚和薄樂瑤逗弄,蘇靜懷帶著葉想離在客廳裡麵跑鬨。

一副齊樂融融的溫馨景象。

葉靈芝心裡麵悲哀的想,自己這輩子怕是都不會有這麼幸福的生活。

她正在暗自傷神,就聽到阮蘇的聲音,“靈芝,心雲,你們兩個過來把這蔥給剝一剝洗一洗吧。”

葉靈芝趕緊走到廚房裡,“哦,好。”

阮蘇看著她倆笑了笑,“咱們一大家子吃餃子的話,一兩個人

根本忙不過來。”

更何況還有孩子。

宋家豔和兩個傭人也在廚房裡麵忙碌,不過每個人都自己的活兒。

比如洗薑啊,切成薑末兒啊!

或者是和麪啊,把麵擀成皮兒啊!

各司其職。

人多果然力量大,很多阮蘇就把餃子餡調好了。

調好了以後,擀餃子皮兒包餃子的重擔就到了他們幾人的身上,因為阮蘇還要做菜。

大家於是開始熱火朝天的包起餃子來。

每個人包的餃子形狀都不太一樣。

葉靈芝包的是月牙形狀的,那餃子彎彎的,跟一隻彎彎的小月亮似的。

葉心雲包的則是鼓鼓的元寶形狀的餃子,一看就有食慾。

臨近中午的時候,薄行止回來了。

剛一進門就聽到了廚房裡麵熱鬨的聲音,他對身後的程野說,“小蘇在帶著大家包餃子呢!我記得你很喜歡吃餃子,他們準備的餃子餡也挺多,有素餡的,也有葷餡的,你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他一般都會將宋言帶在身邊,很少帶程野出現。

主要是這小子長得太俊俏,惹眼,他又是個不愛出現在人前的性子。

所以宋言就在明,他就在暗。

程野深嗅了一口,“好香!”

他挽了挽黑色襯衣的袖子,露出清瘦結實的小手臂,“要不,我也去幫忙包餃子吧。”

薄行止此時已經走到了葉老太太麵前,一把抱起了薄樂瑤,“可以啊!你去吧。”

程野洗了洗手,就直接走進了廚房。

而此時的葉靈芝聽到

有幾分熟悉的腳步,整個人都有些蒙。

不是他吧?應該不是他!

但是她還是不死心的抬起了頭,看向了廚房門口。

然而,當程野那張熟悉的俊臉出現在她眼簾時,她手上的那個剛包好的餃子,啪的一聲就跌落在了地上。

葉靈芝嚇了一跳,趕緊撿起那個餃子丟進了垃圾桶裡,一顆心撲通撲通狂跳。

滿腦子都是一個念頭,他怎麼在這裡?他為什麼會在這裡?

程野看了一眼廚房裡麵的幾位,話是對阮蘇說的,但是目光卻盯著葉靈芝,“太太,我也可以過來包嗎?”

阮蘇點頭。“歡迎,熱烈歡迎。”

然後她跟葉心雲和宋家豔他們介紹,“這是程野,阿止的另外一個特助,是個大帥哥。”

宋家豔和葉心雲頓時笑了起來,“個子高,長得還帥。”

葉心雲雖然說早就被薄行止和葉厭離這種超級大帥哥弄得免疫了,但還是小小驚豔了一下,“程特助,你有女朋友嗎?”

葉靈芝低著頭,根本不敢去看程野,心不在焉的包著手裡麵的餃子。

他會說什麼……他會怎麼說?

然後她就聽到程野好聽的聲音響起,“還冇有,我喜歡一個姐姐,可惜她死活不喜歡我,不同意和我在一起。”

阮蘇一聽詫異的看著他,“程特助,你長這麼帥,還會有女人會不喜歡?”

程野這種長相的年輕男子,不正是時下流行的小奶狗長相嗎?是個女人幾乎都冇有抵抗力。

程野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迷死人不償命,“是吧,可能她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