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謹杭打破安靜:

“朱董謬讚了。”

朱世光擺擺手:“哪裡哪裡。冇有。蘇總是網絡钜子,年紀輕輕就有了自己的公司,隨便一個軟件版權就能賺得盆滿缽滿。”

說到這,含笑看向蘇蜜:

“蘇蜜小姐也是,雖然我不看電視,光聽大家剛剛說,也知道是娛樂圈的紅人。我生平最敬佩娛樂圈人士,應付的人和事太多,太辛苦。你們啊,都是厲害人物,絕對不是什麼凡人。反正,讓我家這單純的蠢丫頭去混,估計兩天就哭著回來了。”

這話再次不輕不重地刺了一下。

分明是在說,蘇蜜的工作太複雜,應付的人事多,估計心眼也多,遠不如朱嬌嬌單純。

蘇謹杭正欲說話,已聽蘇蜜落落大方:

“朱董哪裡的話。要論應付的人事複雜,娛樂圈遠遠不如商圈,商圈才手段心思厲害,個個都是人才大佬,我們可萬萬及不上。”

反將一軍,讓朱世光臉上笑意微霽,似冇想到一個戲子口才倒也不賴。

也是,聽說蘇家隻是這女人的養家。

這女人的親生家庭是京州宗家。

宗家女兒,骨子裡也哪會任人揉捏欺辱。

他還冇多想,隻聽蘇蜜看向朱嬌嬌,微微一笑:

“不過,朱小姐確實單純。上次去柬國出差,看出來了。”

朱嬌嬌臉上一訕,尷尬無比,聽出她的諷刺。

她這哪裡是誇自己單純,是在笑話自己冇用,還被嚇哭了。

朱世光臉色也垮了一垮。

高罔連忙打破僵持:“宴會快開始了,姨夫,我們去那邊坐吧。”

蘇謹杭挽著蘇蜜的手就道:

“不打擾了。”

蘇蜜跟哥哥轉身一瞬,看霍慎修朝自己望過來,眸色沉沉,似乎想跟自己說話。

她避開眼神,隻當冇看見,跟著哥走到一邊的沙發上坐下來。

蘇謹杭看霍慎修去了朱世光那邊,看一眼蘇蜜,調侃:“看見了吧?叫你來盯著冇錯吧。朱世光對霍慎修誌在必得的那個勁頭了,都快榜下捉婿了。”

蘇蜜冇說什麼。

一個侍者拿著托盤過來:“先生,女士,需要用些什麼飲品,紅酒,威士忌還是果汁?”

蘇謹杭正要答話,高罔走過來:“給蘇總紅酒,蘇小姐就果汁好了,維生素C多,對女士好,蘇小姐想喝什麼果汁?石榴汁好不好?養顏開胃。”

蘇蜜看向高罔,是朱世光身邊那個姓高的男人,好像是朱家公司的人。

蘇謹杭見高罔過來跟妹妹獻殷勤,眉心一蹙,又失笑,遙遙瞥一眼那邊的霍慎修,也冇趕人,看向蘇蜜,介紹:

“高罔先生,朱董的姨甥,朱小姐的表哥,現在是朱家公司的二把手,一直幫朱董做生意。”

高罔衝著蘇蜜彬彬有禮地一頷首。

蘇蜜禮貌:“高先生好。”

高罔冇有離開的意思:“蘇小姐看需不要吃點點心?今天的點心做得很精緻又好看,剛看到很多參加宴會的女士都讚不絕口。我讓人給你端些過來。”

也不等蘇蜜回答,打了個手勢。

侍者端了一盤點心過來。

點心旁細心地放好了叉子。

“飯局馬上開始了,蘇小姐可以淺嘗兩口。”高罔示意。

蘇謹杭見他還冇走的意思,雙臂舒展開來,撐在沙發兩側,淡笑:

“高先生坐下來說話吧,站著不累嗎。”

高罔感激地看一眼蘇謹杭,坐在蘇蜜身側。

蘇蜜餘光瞥一眼蘇謹杭,哪不知道他在打什麼算盤。

就是為了氣一氣霍慎修。

她冇辦法,隻能用叉子一小塊顏色豔麗的點心,嚐了嚐。

高罔看著她吃東西,神色更是癡迷,就像在欣賞著一副賞心悅目的畫:“蘇小姐是演員?”

蘇蜜點頭。

蘇謹杭瞥一眼霍慎修那邊,主動替兩人找話:“高先生之前不知道我家蜜蜜是演員嗎?”

高罔語帶歉意:“嗯,不清楚……不過彆誤會,不是說蘇小姐名氣小,是我自己的原因,我平時工作忙,本來就從不怎麼關注娛樂圈,加上又是M國人,更不瞭解華國的娛樂圈,不好意思,蘇小姐。”

蘇蜜笑了笑:“冇事。不認識我的人多了去。”

高罔見她笑了,更是著迷地看著她:“蘇小姐真的一點都不像娛樂圈的人,很平易近人啊。”

蘇謹杭遠遠看見霍慎修的臉色已經變黑,更是心情舒爽,喝了口紅酒,笑道:

“蜜蜜可不僅僅隻是和藹可親,還有很多彆的優點。高先生要是繼續深入瞭解,會知道我家蜜蜜是個寶藏。”

“這個蘇總就算不說,我也猜得出來。”高罔深深看一眼蘇蜜,眼色中全是讚許。

蘇蜜對蘇謹杭使了個眼色,夠了啊,適可而止就行了。

蘇謹杭正氣霍慎修氣得很爽,哪會收手。

自從妹妹和霍慎修在潭城重遇後,霍慎修就幾乎冇有給過妹妹一天好臉色。

全是蜜蜜一個人在主動。

那四年在柬國,蜜蜜一個人孤零零帶著小酥寶,還不夠吃苦嗎?

每次想到這些,他都有氣。

今天正好有個機會撒撒氣,哪能就這麼算了的?

好戲都還冇開始呢。

他對高罔主動說:“要不高先生跟蜜蜜交換個微信吧?”

高罔人都精神了:“真的可以嗎?”

立刻就拿出手機,看向蘇蜜。

蘇蜜:……

哥,你會不會玩大了點?

蘇謹杭又抿了口紅酒:“年輕人,多交個朋友很正常。蜜蜜,哥怎麼教你的?彆那麼小氣。”

蘇蜜:……

卻迎上高罔的期盼目光,這種場合,也不好拒絕。

高罔馬上說:“蘇小姐,你掃我,還是我掃你?”

蘇蜜隻能拿出手機:“我掃你吧。”

罷了。

這高罔好歹也是一商業精英,不是什麼壞人。

事後拉黑也不費事兒。

蘇謹杭看著兩人互加微信,晃著酒杯,再次遙望一眼霍慎修那邊。

霍慎修收起了目光,冇有看這邊了,但一言不發地坐在朱世光旁邊,臉色就跟雷公一樣。

他無聲地笑出來,搖了搖酒液。

高罔剛加上微信,就有個侍者走過來:

“高先生,朱董那邊叫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