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對他的突然碰觸感到很是牴觸,臉上的雀躍也有些僵住,垂眸退後一步,不動聲色地避開了他的手。

察覺到她的牴觸,龍禦行擰了下眉,又很快若無其事地收回了手。

“新藥能研製成功,少不了研究所的功勞,這樣吧,中午我請大家吃頓好的,這個月再以我的個人名義給大家發一筆獎金,見者有份!”

這話說的,好像他跟研究所的關係有多密切一樣。

江阮阮覺得他的手伸的有點長,正要拒絕,但員工們已經歡呼起來,江阮阮也不好掃他們的興。

“龍少大氣!”

“多謝龍少,以後我們一定更儘心竭力!”

“……”

眾人一句一句地恭維著。

看著他們對龍禦行的推崇,江阮阮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那就請各位賞臉,大家拚一拚車,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龍禦行也喜笑顏開,一副熱情至極的樣子。

說完,便伸手想要去抓江阮阮的胳膊,“江小姐不介意的話,坐我的車一起過去!”

江阮阮側身避開,臉上笑意生硬,“我覺得,眼下我們應該先商議一下之後的利潤分配。”

龍禦行卻不以為意地挑了下眉,“著什麼急?這也不是我們第一次合作了,你還信不過我嗎?總歸不會讓你們研究所吃虧的,今天這麼開心的日子,還是先彆提正事了,大家出去好好放鬆一下!”

說話時,不少員工已經在往外走了。

江阮阮心下無奈,但也隻能答應下來,“那就走吧,我自己開車就好,多開一輛車,也能多載幾個人。”

說完,便招呼了幾個冇開車的員工,跟他們一起往外走去。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龍禦行垂眸看了眼自己兩次被躲開的手,眼裡一片晦暗。

中午,一行人抵達了龍禦行定下的酒店。

“龍少真是財大氣粗,隨隨便便就定了海城最好的酒店給我們慶功。”

有人笑著恭維。

龍禦行跟江阮阮走在一起,聽到這話,笑著擺了擺手,“大家都是功臣,再好的酒店也是應該的,都不要拘謹,好好玩。”

酒店頂層,龍禦行已經安排了酒宴,好酒好菜應有儘有,舒緩的音樂烘托著氛圍。

不少員工還是第一次見這樣的場麵,顯得很是興奮。

陸陸續續有人端著酒過來感謝龍禦行的款待,向龍禦行敬完酒,才扭頭向江阮阮敬。

江阮阮都藉口身體不舒服,拒絕了。

“大家儘情玩,今天絕對不是最後一次,日後我們兩家少不了合作,我向你們保證,以後合作的好了,我們出來放鬆的環境和方式也一定會越來越好!”

龍禦行高舉酒杯,對眾人說了一句。

話音落下,又是一陣歡呼。

江阮阮在一旁看著,藥品好不容易研發出來,出來放鬆,她本該開心纔是,可看到龍禦行這副主人公的架勢,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龍禦行現在的樣子,看上去根本不像是在慶祝,反倒像是在拉攏。

不知道的,或許會以為,龍禦行纔是研究所的負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