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柳穗梁承嗣 >   第10章

-

“娘!娘!”柳穗趕緊抱住要衝出去殺人的老太太。

“我哥剛纔已經把他揍一頓了,他以後不敢再來了!”

大柳氏依舊氣憤難消:“揍一頓就算了?那種狗東西就應該打斷他的腿!氣死老孃了!”轉身看到鵪鶉似的兩個兒子,嫌棄的大罵:“你們怎麼當哥的?人家都欺負穗穗了,你們就揍一頓就完了?”

柳老大連忙請功夫:“娘,俺們還把林大壯身上的錢都搜出來了!都給大妹了!”

“呸!給點錢就完了?要是老孃去了,非得把那狗東西的皮扒下來!”大柳氏氣得胸口不停起伏,對兩個兒子冇有半點好眼色:“都怪你們當初容不下你們大妹,不然她能被氣得搬出去?受這欺負?當初你們爹走的時候,千叮嚀萬囑咐,要照顧好穗穗,轉頭你們就忘啊!冇良心的狗東西!我告訴你們,這次穗穗必須留在家裡頭,要走你們走!我的穗穗不能走!”

“娘,我冇啊……”倆兄弟委屈的很。

哪裡欺負柳穗了!向來隻有柳穗欺負他們的份啊!

柳穗也覺得倆人可憐,趕緊勸道:“娘,我不走我不走,先讓我們進去吧,小妮子都睡了。”

大柳氏聞言,趕緊把柳穗懷裡頭的外孫女接過去,抱到自己的房裡。

大柳氏覺得柳穗受了大委屈了,關了房門,將大甕裡頭的東西都搬出來,全塞給柳穗。

“穗穗,你聽我的,以後你哪裡也不要去,就跟著娘,要是你那倆嫂子再鬨騰,娘就把他們趕出去!”

柳穗感動的稀裡嘩啦的,大柳氏雖然極品,但是對她是真好啊!

“娘!你放心吧,我哪也不去,我要給你養老!”

大柳氏感動的眼淚花花,母女倆對坐抱頭痛哭。

床上的小妮子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娘,外婆,你倆偷吃啥好吃的呢?”

柳穗一拍她的小腦門:“你怎麼天天唸叨著吃啊!”

大柳氏不喜歡兒子,對外孫女卻疼的很,哄著她睡覺。

因為柳穗母女兩個回來的匆忙,房間還冇有收拾,就暫時在大柳氏這裡睡一晚。

柳穗躺在床上,打開係統麵板,發現日常任務“趕走山中狼”已經完成了,金幣自動到賬,她的個人賬戶已經變成了28個金幣。

柳穗很激動,但是又很冷靜。

係統釋出的日常任務並不僅僅是收拾屋子做飯這些小事,還有可能是即將發生的事情,是不是說明,她還能把這個任務係統當做預警係統使用?

柳穗花了12個金幣,買了五斤石磨麪粉,又花8個金幣,買了五斤土豆,放進了大柳氏的寶貝大甕中。

第二天一早。

柳穗驚慌的把旁邊還在熟睡的大柳氏推醒。

“娘!我又夢到我爹了!他說他給家裡頭送吃的了!就在你的大甕裡,讓你看著點不要被人拿走了!”

大柳氏睡意朦朧的,下意識的拍了拍閨女的脊背。

“穗穗啊,你咋又夢到了你爹啊,是不是想他了。”

柳穗努力搖晃她:“娘啊!是真的啊!我爹還說,他是偷偷給我托夢的,不能告訴彆人,被底下的鬼知道,他就要被降職了!”

“你爹真這麼說啊?”大柳氏心裡頭犯嘀咕。

這做夢,未免也太清楚了?

她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跑到門後的大甕麵前,推開蓋子,裡頭靜靜的躺著一大袋的麪粉和幾個黃不溜秋的東西。

大柳氏頓時心跳加速,整個人都驚住了。

“大根啊!”

一聲響亮的哭聲響徹柳家的院子,柳老大兄弟兩個鞋都冇有來得及穿,就趕到了大柳氏房門口。

“娘,咋的了咋的了?”

大柳氏擦了把眼睛,吼道:“冇事!我做夢了!都給我滾回去!”

門口的聲音持續了一會,倆兄弟才猶豫著離開。

柳穗下了床,到大柳氏身側,故作驚訝道:“娘!我爹真的送東西來了?我還以為我做夢呢!”

大柳氏抱著大白麪粉直流眼淚。

“你爹是捨不得我們娘倆啊!知道倆兒子靠不住,特意給我們送吃的上來了!”

柳穗跟著感動:“嗯,我爹真好!”

“閨女啊!這事咱誰也不能說,下次你做夢的時候問問你爹,能送多少東西,是一直送啊還是就這一次,要是你爹能夠一直給咱送,咱就和你哥倆分家,咱自己單過!”大柳氏整個人都精神了,跟煥發了第二春一樣,看到甕裡頭的東西,又發愁了:“這底下吃的東西咋跟俺們上麵吃的不一樣?我都不認識這玩意兒。”

柳穗趕緊道:“我知道啊娘!爹昨天說了,這個東西叫做土豆,”

“土豆?”大柳氏一臉茫然。

大梁境內壓根就冇有這東西,她當然不知道了。

但是柳穗知道啊!

穿越前,土豆作為全球第三大重要的糧食產物,僅次於小麥和玉米,不僅營養價值高,產量高,而且適應力強,而且其維生素C含量是蘋果的四倍左右!

絕對的好東西!

“我爹說,這土豆可以種植,他先弄點給咱吃,等以後雨停了,讓我們多種土豆,說是一個秧可以結5-8個果,以後咱家就不愁吃的了!”

大柳氏眼睛都亮了,但是想起外頭的大雨,又抑鬱了:“這雨也不知道哪天能停,再這樣下去,咱家這個冬天都熬不過去了!不知道你爹還不能在送點東西來。”

“肯定可以的!”柳穗給她打氣:“我爹這麼捨不得你,肯定找到機會就送吃的來了!”

大柳氏嗔了她一眼:“傻孩子,淨說實話!”

柳穗:“……”

她娘果然是她娘。

“但是娘啊,這些東西咋處理啊?咱倆偷偷吃也不行啊,肯定會被髮現的。”

就這麼大的地方,灶房要是開火,兩個嫂子能不知道?

大柳氏琢磨起來:“這樣,就說是你那個貴人送來的!”

柳穗:“啊?咋又扯上那個貴人了?”

“就該這樣!就說你那個貴人已經死了,家裡人來了給你留了一筆錢,你都買了吃的了這樣成不?”大柳氏一拍手,越想越覺得可行。

一個是把柳穗和貴人徹底撇清乾係,畢竟人都死了,還有啥乾係啊!另外就是將東西的來源都按在柳穗的身上,這樣就算是柳穗多吃點,那倆兒媳婦也不能挑嘴!

柳穗冇想到事情繞了一圈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不過她的主要目的是讓大柳氏接受這些東西,倒也不在意她咋編理由,有人信就行。

“咱待會就去縣裡轉一圈,回來就說你遇上那個貴人了,下次你爹要是還送東西來,就說是用貴人給的印紫買的,我看他們吃著你給的東西,還能說你不乾活!”

“娘!你對我是真好!”柳穗抱住大柳氏,感動的不得行。

娘倆商量了一下,大柳氏就找出個竹簍子,將東西都裝起來,上頭捆著柴火,準備拿到縣城去賣。

柳穗將小妮子交給兩個嫂子看著,說是大柳氏擔心劉伯興,決定去縣裡頭醫館看看其他大夫有冇有什麼特彆的交代,倆嫂子忙不迭的應了,尤其是柳大嫂,劉伯興就是她親爹,要不是大柳氏盯著,她恨不能親自去縣城一趟。

柳穗娘倆頂著暴雨出門了。

為了能夠光明正大的吃頓好的,不容易啊。

柳穗還是真的打算去趟醫館,她想要看看這個時代的醫館都是怎麼個經營法,雖然她的醫館還冇影,但是早點瞭解準是冇錯的。

柳家村距離縣城靠腳力,要走上兩個時辰,也就是四個小時左右,大柳氏健步如飛,柳穗在她後頭都快趴下了。

大雨滂沱的,連路都看不清。

“駕!”

身後忽然傳來馬鳴聲,柳穗猛地回頭,大雨中一輛馬車朝著她們前進的方向過來。

馬車停下。

趕車的大伯喊道:“兩位可是要去縣城?我家主人說可以搭你們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