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柳穗梁承嗣 >   第108章

-

“都好呢,杜大人若是得閒,可以到村裡頭小坐,和舅舅吃碗酒。”

杜飛擺擺手,歎道:“這哪裡有空,你是不知,年關到了,又冒出許多事來,不是小偷就是人販子,這些日子衙門裡頭忙得很,我也是今日才歇歇腳。”

纔剛歇腳就被叫過來簽契約了。

柳穗笑了一聲,又道了聲辛苦。

很快杜飛就幫他們弄好了契書,這牛就是柳家的了。

柳穗和王廉趕緊將這一路上買的東西都放在牛上。

難得來一次縣城,兩個人還準備多買些東西回去,也好準備過年,再給家裡頭的幾個小輩帶些小零嘴。

結果拐過一個彎,卻看到街邊圍著不少人。

王廉是個愛湊熱鬨的,伸長了脖子看過去,驚道:“三娘,是賣人的!你不是要買人,咱去看看?”

柳穗遲疑了下,她是想買人,但是並不想買那種賣身的,而是雇長工。

雇長工就是這個人需得幾十年都為他們柳家打工,但是她仍舊是自由身,可以時常回家,也可以自由嫁娶,若是合不來,給了違約金就能夠走人,身契也是他自己的,不影響日後科考或者做什麼。

相當於現代社會中的打工人。

她知道不少流民都自願賣身為奴,隻願意混口飯吃。但是柳穗不想買大活人。

她當不了救世主,與其看的心裡難受,不如眼不見為淨。

柳穗牽著牛就要走。

但是卻被王廉那小子給攔住了。

他拽著柳穗,躍躍欲試:“三娘,咱好歹給老太太買個小丫鬟回去洗洗衣服吧,我瞧著老太太日日錘腰,我都不好意思讓她給我洗衣服了!”

柳穗聞言冇好氣的瞥了他一眼:“既然不好意思,怎的還每次脫下臟衣服都扔在那裡,不自己洗了?”

王廉便打著哈哈笑起來。

他一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少爺洗衣服?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說話間,柳穗已經被拽到了人群裡。

今年各處都遭了水災,不少人家日子都過不下去,尤其到了冬日,實在是冇辦法餬口,所以就把孩子給賣了。

眼前的這寫男女有老有少,有相貌端正的,也有些蒼老的,全都蜷縮在角落裡。

站在外頭的是個穿著長袍的中年男人,瞧見柳穗,眼神一閃,率先打招呼:“柳三娘,怎的,想要買幾個人?”

柳穗道:“我隨意看看。”

中年男人就收回了目光,他今日帶了這麼多人出來,可不是想要賣給柳穗這種農戶的,畢竟小門小戶,也捨不得出錢。

他是想要碰碰運氣,萬一哪家的管事的出來尋人,一口氣將人都買了去纔好,或者哪個手裡頭有閒錢的,看上了他偷摸尋來的小娘子,願意出個十兩八兩的,他豈不是賺翻了。

年關將近,他也想賣個好價錢,好好過個年,省的還要浪費糧食養這群閒人。

柳穗推了推王廉,低聲道:“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