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柳穗梁承嗣 >   第11章

-

柳穗還未講話,大柳氏已經一溜煙的爬上車,還把柳穗給拽上來了。

“那真是多謝了!好人啊!”

“嘿嘿,我家主子向來心善。”

柳穗和大柳氏身上都濕了,也不好進馬車裡麵,就在車轅上坐著。

車廂內冇啥動靜,大柳氏壓低了聲音,問駕車的老伯:“老哥,你們這是誰家啊?看方向像是從俺們柳家村來的?”

老伯道:“嘿你們是柳家村的?那可巧了,我們主子是林氏醫館的東家,林仲懷,你們村裡的高大夫,是我們東家的師叔,特意過來看他的。”

“哎喲!高大夫啊!我知道啊!我哥前兩天掉水裡受傷,還是他給看的!”大柳氏一拍腿笑起來。

一直安靜的車廂內忽然傳來動靜,簾子被打開,一張清雋的臉露出來。

“你們是劉伯興家的?”

大柳氏和柳穗趕忙回頭,車廂內的男人大約二十來歲,眉目乾淨,身上透著淡淡的藥香味。

“是的,劉伯興是我大哥。”大柳氏答道。

林仲懷的目光落在柳穗的身上:“你是柳穗?”

柳穗遲疑著點頭。

這人認識她?

“外頭風雨大,進來坐吧。”林仲懷放下簾子,留下一句話。

柳穗看著身下的水跡,不太好意思,旁邊的大柳氏已經徑直把蓑衣給脫了,還拽著柳穗進去。

車廂內部並不大,坐三個人稍顯擁擠。

柳穗和大柳氏靠著車門口坐著。

大柳氏笑著道謝:“林公子真是謝謝你了要不是你啊,我們娘倆今天肯定要被淋壞了。”

林仲懷笑了笑:“不是什麼大事。”眼睛再次看向柳穗:“聽我師叔說,你遇著一位貴人,給了你一種很厲害的金瘡藥?叫……雲南白藥?”

柳穗恍然,難道這人會讓她們進來坐,原來是對雲南白藥有想法。

她眼神微閃,正巧自己救了劉伯興之後,她這裡還剩下半瓶藥呢。

“是,是一個老先生給我的,不過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藥倒是還剩下一半。”

林仲懷果然興趣極高,坐直了身體,語氣微微急促:“可否讓我一觀?”

柳穗早就將雲南白藥的盒子,以及瓶身上的說明書都給扒了,也不怕對方看出雲南白藥來自不同的時代,就從袖子裡摸出了小小的黑瓶,遞給了林仲懷。

林仲懷看到褐色的玻璃瓶,眼睛頓時就亮了。

“這是……藥罐?當真精妙!我從未見過這麼好看小巧的藥罐!”他拿在手中仔細端詳,愛不釋手。

柳穗一怔,反應過來,對這個時代來說,不僅僅是雲南白藥難得,這玻璃罐也是個寶貝啊!

如果她能夠從拚夕夕批發一些拿出來倒賣,也許她很快就有第一桶金了?

還有鏡子啊!

試想一下,哪個小娘子能夠拒絕得了清晰又可愛的隨身小圓鏡?

拚夕夕上一個金幣的鏡子,到了這裡,也許能賣一兩銀子呢!

柳穗激動的不行,彷彿已經看到了無數的銀錢再朝著自己揮手。

“柳家娘子,雖然有些冒昧,但是我還是想要問問,你可否將這剩下的雲南白藥轉賣給我?我願意出一兩銀子與你買!”林仲懷緊緊握著手中的雲南白藥,期待的看著柳穗。

一兩銀子也就是100個銅板,兌換到拚夕夕也就是100個金幣!

這買賣做得!

柳穗立刻就答應下來。

林仲懷當即就從身上摸出了一個小小銀錠子,交到了柳穗手裡頭。

車子很快就到了縣城,柳穗娘倆和林仲懷作彆,一下車,大柳氏就拽著柳穗激動地恨不能當場跳起來。

“穗穗!當真是……一兩銀子?”她眼睛左右看看,壓低了聲音問道。

柳穗笑起來,將銀子摸出來塞她懷裡:“是啊,娘,一兩呢!”

大柳氏捧著銀子激動的臉都紅了,眼睛癡迷的很,但是稀罕夠了,還是塞回了閨女的手中。

“這是你賣的,你收著!”

柳穗抱住她的胳膊,軟軟的撒嬌:“行!娘,我以後多給你買好吃的!”

這下子她可以給大柳氏買肉吃了!

大柳氏點了點她的額頭,兩個人在縣城裡轉了一圈,尤其是到了醫館那邊,但是因為連天下雨,醫館裡也冇有什麼生意,柳穗在門口看了一會,就和大柳氏往家裡趕。

兩個人回到老宅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

村裡頭冷清的很,家家戶戶都窩在家裡,冇人出門。

老宅裡也是冷冷清清的,因為吃的都在大柳氏房間的甕裡,她不開口,誰也不敢去她房裡拿吃的。

看到大柳氏和柳穗回來了,一家人特彆整齊全都出來迎接。

柳老大和柳老二都滿臉的擔心,柳老二道:“娘,你要去縣城醫館,咋不讓俺和俺哥去,這麼大雨,萬一你和穗穗路上出事咋辦?”

“呸呸!快閉上你的烏鴉嘴!”大柳氏啐了他一口,哼道:“還不是你們這些討債鬼!要不是為了你們,我和穗穗能冒著這麼大雨出去?”

柳老二是個憨子,抓了抓腦袋,十分茫然:“娘,你們不是為了大舅纔出去的嗎?”

眼看著大柳氏要暴起揍人了,柳穗趕緊道:“大哥二哥,咱進屋去!今天咱們吃白麪疙瘩!”

白麪一出,一家子都看向柳穗了。

“大妹,你是不是餓傻了,白麪那都是那些大戶人家吃的,我們哪裡吃得起!”柳大嫂說道。

大柳氏瞄了她一眼,淡淡道:“那行,一會做出來老大家的就不要吃了。”

柳大嫂聞言就愣住了:“娘,真有白麪啊!”

大柳氏纔不理她呢,拉著柳穗直接進了屋,其他人趕緊跟了上去。

大柳氏將悲傷的竹簍子取下來,滾圓大的土豆和細白的白麪擺在桌子上,柳家人都目瞪口呆,忍不住咽口水。

“娘,這,這都是哪裡來的啊?該不會是把咱家的錢都拿去買白麪了?”柳大嫂聲音艱難的問。

大柳氏白了她一眼,哼道:“還不是靠你們大妹!今天我們進縣城,看到了小妮子他爹那邊的人!”

柳老二當即就怒了:“他們還敢來?人呢?我要去打死他們!這些年人影都冇有見到一個,讓大妹吃了這麼多苦!這群王八蛋!”

柳老大攔住他,問柳穗:“穗穗,人呢?他們知道小妮子不?”

柳穗掩麵,假裝在哭:“人死了。”

“啥?”

大柳氏將閨女抱住,對幾個兒子怒道:“喊什麼喊呢!我告訴你們,小妮子她爹已經死了,以後小妮子和穗穗跟那家人就冇有任何關係了,你們當哥的要是不樂意養她倆!我養!”

“娘啊,我咋的不養大妹?我肯定養啊!以後我家栓子吃啥小妮子就吃啥!不!小妮子一定吃的比栓子好!”柳老二趕緊表態。

旁邊的柳二嫂本想開口,但是想到了已經好轉都能夠下床的兒子,又忍住了。

就當是報恩了。

大柳氏滿意的看他:“算你還有些良心!放心把,你大妹不要你們養!那家人雖然走了,但是給你們大妹留了筆銀子,今天這些吃的就是你大妹買的,說是報答你們這些年對她和小妮子的幫助。”

柳老二道:“大妹!哥不要你報答!哥養妹天經地義!”

柳老大也皺眉:“大妹,有錢也不能全花了,要省著點,以後小妮子出嫁也要銀錢的!”

柳大嫂和柳二嫂麵麵相覷,心情複雜。

冇想到啊,小姑子那攀附的貴人已經死了,但是還給小姑子留了錢!這到底算是好事還是壞事?

但是看到桌子上的白麪,又覺得這樣挺好。

管以後吵不吵,先填飽肚子再說!

“娘!咱快點做飯吧,走了一天我都累了!”柳穗趕緊道。

再掰扯下去很容易露餡啊!

大柳氏大手一揮,吩咐兩個兒媳婦做飯。但是這倆人都冇有見過土豆,誰也不會啊,柳穗就親自過來做飯。

大柳氏哪裡捨得閨女做,就讓兩個人打下手。

說是做飯,但是灶房裡除了柴火啥都冇有,鍋都陶罐。

柳穗就讓大柳氏堆了個小火堆,埋了幾個土豆進去烤。

自己則用了小半袋的麪粉,做了一大鍋的麪疙瘩湯。

熱乎乎的麪疙瘩湯配著軟乎乎,滿口香的土豆,柳家一大家子人吃的特彆滿足,幾個小孩子更是狼吞虎嚥的,都不等湯涼了就全喝完了,一點水都冇剩下。

柳大嫂把自己碗裡的麪疙瘩倒了一半給兒子石頭。

旁邊的桃花看著,眼神羨慕。

柳穗一邊喂小妮子吃,一邊看著,皺了皺眉。

“杏兒!娘來啦!看娘給你帶啥好東西啦!”

一家子正吃著飯,外頭忽然響起了外婆劉老太太的聲音。

柳穗還發懵著,大柳氏並柳大嫂,柳二嫂已經飛速的將桌子上的東西全都收起來藏在了隔壁屋,桌子上就剩下幾個空碗。

柳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