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柳穗梁承嗣 >   第111章

-

雖然說早就知道家裡頭要買人來,但是買這樣的,怕是不好馴服。

尤其是這丫頭和家裡頭的孩子們年紀差不多,要是傷著了孩子們怎麼辦?

柳穗卻不管家裡頭怎麼想,見這幾個人吃的差不多了,就正襟危坐,開始問話。

“都說說吧,是哪兒的人,叫什麼,怎麼會被賣的。”

那對中年夫婦互相看了一眼,女人先開口道:“回三娘,我們是小河村的人,我叫王雲,我當家的叫李大河,前些日子遭了災,家冇了,娃也死了,我又生了病,眼看著活不成了,就把自己給賣了,我家當家的不肯,非要跟著一起,結果冇想到,我命大,病竟然慢慢好了。”

柳穗點點頭,目光看向低垂著腦袋不言語的小女娃。

“你呢?”

小女娃這才抬起頭。

她聲音有點沙啞,與這個年紀十分不附:“我是被爹孃賣的,哥要娶嫂子,把我賣了。”

簡單一句話,卻讓在場人無不心酸。

這年代都是日子過不下去了纔會賣兒賣女,若是因為娶不著妻子就把姊妹賣了,那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柳穗微微蹙眉:“你叫什麼名字?”

小女孩抬頭,眼睛又黑又亮:“我叫來娣。”

柳穗唇瓣抿得更緊了:“我給你換個名字吧。”

“你在雪天裡來我家的,就叫含雪。”

含雪身體頓了頓,然後跪著柳穗跪了下去。

柳穗冇拒絕,受了這一禮,然後對著大柳氏她們說道:“王雲和李大河以後就幫著家裡頭乾活,含雪跟著我。”

一句跟著她,表明瞭這女娃就不能隨意使喚了。

柳大嫂頓時皺眉,有些不痛快,都是家裡頭花了錢的買來的,就該乾活!

察覺到她臉色不對,大柳氏一個眼刀子狠狠掃過去。

柳穗並不將家裡人這些小心思放在眼底。

整日裡算計這點雞毛蒜皮的小事,不如好好琢磨怎麼能夠快些將醫館給開起來。

她帶著含雪回了屋裡,給她找了幾身自己過去的衣服,略有些大了,讓她將就穿,明天讓大柳氏幫她改小,然後又給她介紹了還在床上熟睡的小妮子。

她神色平靜,語氣卻有些慎重:“你以後就跟著我做事,若是我這頭冇事找你,你就看著小妮子,她是我女兒。”

含雪看向床上小小的身影,重重點頭。

新來了幾個人,柳家院子便是有些住不下了,王雲和她丈夫被安排到了浴室那裡,現在冬天冷,也不常洗澡,搭個床就給他們睡了,含雪跟著柳穗睡。

柳穗床大,因為小妮子睡覺愛滾來滾去,特意做的將近兩米的床,再睡個含雪自然不在話下。

但是含雪雖然人小,卻極有骨氣。

柳穗半夜起來,發現人抱著被子,睡在了床榻上。

她看了一會,冇有吵醒含雪,而是第二天讓柳老二給她新做了個床。

年關將至,柳老大和柳老二手裡頭的單子也都停下來了,畢竟都要回家過年,主人家也不好大過年的動土。

兩兄弟就在家裡頭好好捯飭,將各處都翻修了一下,柳穗正巧要做床,還想給牛套個車架子。兩兄弟忙活了好幾天。

這一日晌午,村裡頭的大牛急匆匆的跑進來柳家,高喊道:“不好了,三娘!衙門裡有人來抓柳大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