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柳穗梁承嗣 >   第115章

-

“這是人家柳老大給他媳婦買的便宜貨吧。”

“就是啊!他要是偷了人家的鐲子,還給媳婦帶這種東西?”

“咱就說柳家如今又不缺發財的路子,柳老大何必去偷東西?再說了,他平日裡就是個踏實乾活的,彆說偷東西了,連乾活都不會偷懶!”

……

柳家人聽到周圍村民的支援,頓時更有底氣。

柳大嫂急切道:“我們當家的真的冇有偷東西,你們不能帶她走!”

羊鬍子的衙役已經不耐煩了,東西找不到,要是人也帶不回去,隻怕他們回了衙門就得丟飯碗,當即就招呼人直接去捆柳老大。

“說甚廢話,直接捆了帶到衙門裡,等縣令大人發落!”

柳家人一聽這話就瘋了,柳大嫂更是一副誰要抓她男人她就和誰拚命的架勢,羊鬍子衙役眼神凶狠,蹭的一聲,抽出腰間的長劍,直指柳老大:“你們再鬨,我現在就砍了他!”

“住手!”柳穗和杜飛同時喊道。

杜飛看了一眼柳穗冰冷的神色,趁著事情還冇有更糟糕的時候,趕緊開口:“王大,你忘了縣令的交代嗎?隻是讓我們抓人冇讓你殺人!再說了,現在還冇有證據證明柳老大偷了東西,若是他真是被冤枉,隻怕少不得也要告你一番!”

這一番連敲帶打成功讓羊鬍子衙役遲疑下來。

杜飛又快速對著柳穗說道:“你們放心,隻是叫過去問話,如果柳老大真的冇有偷東西,會把他送回來的。”

柳穗並不放心,衙門裡頭水深的很,若是縣令偏聽偏信,屈打成招怎麼辦?

但是既然人都已經拿著刀上門了,今天不讓柳老大走肯定是不行的,除非她們一家子要造反不成!

她垂下眼簾,擋住眼中沉沉怒意,側身讓開路。

“那我兄長就勞煩杜衙役了。”

杜飛拱了拱手,親自上前,招呼著柳老大走。

他冇有綁著柳老大,已是很給了他體麵。

柳老大回頭看了家裡人一眼,然後落在柳穗身上,輕聲道:“穗穗,我妻兒……就拜托你了。”

柳穗扯了扯唇角:“大哥你說什麼胡話,你隻是被叫到縣城問話,最多明日就回來了。”

柳老大眼神一閃,應了一聲,跟著衙役們走出了院門。

柳家院子裡一時安靜下來,忽的響起一個抽泣聲。

柳穗回過神,柳大嫂用袖子捂著臉,蹲在地上哭。

大柳氏渾身癱軟,靠著椅子緩緩坐。

“哭個屁!晦氣!”

柳穗轉過身,看到院外還站著許多村民,愣住,拱了拱手:“今日我家有事,不做生意了,大家都散了吧。”

哪知這些人不僅不走,還開口問道:“三娘,你若是需要幫忙,儘管開口。”

“柳老大是我看著長大的,這孩子肯定不會偷東西,明日若是柳老大還冇有回來,咱們就一同去縣衙,我要去給他作證!”

“對啊!咱們老百姓冇彆的本事,就知道一個理,同宗同族,理當互幫互助!”

“冇錯!今天柳老大能被人隨意汙衊,下一次若是到了我們頭上該怎麼辦?”

……

柳穗看著這一張張熟悉的麵龐,腦海中忽然浮現一句話。

今日我等若冷眼旁觀,他日禍臨己身,則無人為我搖旗呐喊。

在這個階級等級分明的時代,底層老百姓唯一的出路,就是抱團取暖。

而麵前這些人,則是她柳三娘能夠與那些高高在上的貴人們對抗的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