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柳穗梁承嗣 >   第116章

-

柳穗等不到第二日了。

天寒地凍,柳老大要是在地牢裡過一夜,必定要生病的。

杜飛前腳走,柳穗後腳就讓含雪套車,一起去縣城。

“你一個人我怎麼放心,老二,你跟著一起去!”大柳氏看著閨女雪白的小臉捨不得的很。

柳穗搖搖頭:“冇有人能把我怎麼著的,娘,你在家好好看著大嫂和幾個孩子,等我回來。”

要上車的時候,她像是想到了什麼,轉過身偷偷在大柳氏耳邊叮囑了幾句。

大柳氏眼睛一瞪,怒道:“我說那個賤人剛剛突然敢滿嘴噴糞,原來是這樣!你放心,我一會就去她家把她捉住!看我不撕了她的嘴!”

柳穗無奈,壓低了聲音勸她:“娘,我隻是猜測,冇有證據,你這樣貿然去找柳春花的麻煩,不僅不占禮,還讓人覺得咱家真的是做了虧心事!”

她握住大柳氏的手腕反覆叮囑:“你先把人看著,彆讓人跑了,一切等我回來再說。”

大柳氏不甘的點了點頭。

柳穗有點後悔剛剛告訴大柳氏柳春花可能被人收買了的這個訊息了。

畢竟看大柳氏那個樣子,抓住機會還不知道要怎麼收拾柳春花呢。

牛車晃盪著很快就到了縣城。

臨近年關,縣城裡頭人很多,但是此時臨近傍晚,許多人都正準備出城回去。

這時候進城的柳穗就十分打眼了。

有熟悉的店家笑著問:“柳三娘,你怎麼又來城裡頭了?”

柳穗就苦著臉說:“今日縣裡頭衙役去我家,說我兄長偷了黃家小姐的玉鐲子,把我兄長抓起來了,我這也不清楚什麼情況,就準備著到黃家去問問看。”

“啥?你哥偷人家東西了?”

柳穗趕緊擺手,做出一副屈辱的姿態:“斷冇有這種事情!我們柳家雖然不富裕,但是也不會偷彆人的東西,那日是我兄長給我嫂子買了個鐲子,今日已經給衙役看過了,但是我兄長仍舊被帶走了,我想著去黃家解釋一番,也許能夠讓我哥回來。”

她講著就歎起了氣:"我想著黃家小姐可能不答應,所以決定把做水泥的方子送給她,求她放過我兄長一回。"

她對著周圍的百姓拱了拱手,充滿歉意:“隻是這日後我柳家就不能再招工人,也無法給大家修繕房屋了,大家有甚需要,去黃家找黃小姐吧。”

“什麼?萬萬不可啊!”

剛剛還聽故事的百姓們頓時就慌了,趕緊製止。

“那黃小姐哪裡會管我們這些人的死活,方子到了她手裡頭定是他們家人自己用,或者用來討好達官貴人,肯定不會像三娘你一樣,不管是什麼身份通通排隊!以後我們這些老百姓要等著修屋子不知道要等到何年月!”

“對啊對啊!柳三娘,你可不能直接把水泥方子交出去啊,我家大郎之前都和你家大哥說好了,過完年就去你家做工,好掙些銀錢去討媳婦的!這方子給出去,我大郎咋辦啊!”

“嬸子,你可彆說了,人家三娘能有什麼法子?黃家要賴柳老大偷鐲子,為的什麼,還不是那水泥方子!”

……

周圍的百姓們被柳穗這句話一刺激,頓時想到了自己日後的境況,然後紛紛圍住柳穗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

柳穗朝著眾人拱手,無奈道:“諸位諸位,雖然很慚愧,可是相比這水泥方子,我更在乎我大哥的性命!我著急救兄長,不與大家多聊了,諸位再會!”

她擺了擺手,轉身朝著黃家走去。

單看背影,頗有幾分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不複還的悲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