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柳穗梁承嗣 >   第119章

-

“啪!”黃管家的話還冇有說完,黃鶯兒就直接又是一巴掌打下去,還衝旁邊的家丁們怒斥道:“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點把這個刁奴給捆起來!”

家丁們立刻上前,捂住黃管家的嘴,將他拖了下去。

柳穗挑了挑眉,看向黃鶯兒:“黃小姐不把這刁奴送到縣衙嗎?她可是偷了你價值上萬的手鐲呢。”

黃鶯兒壓下心中的火氣,擠出一個笑容:“多謝柳三娘關心,我明日就讓人將他送到縣衙去。”

柳穗搖頭,語氣不變:“怕是不行。”

黃鶯兒眉眼間染上一層火氣:“怎麼,我家的事情,柳三娘也要插手管上一管嗎?”

柳穗同樣硬氣:“我並不想管你們黃家的事情,但是你不把這管家送到縣衙,我哥哥就要在地牢呆一晚,地牢寒冷,他要是生了病,傷了身體這可怎麼辦?”

“我出銀子給他治!”黃鶯兒惱道:“不就是想要訛錢嗎?”

“不,我不缺你這點銀子。”相比於黃鶯兒的怒意,柳穗就更加冷靜,但是講出去的話卻直掐黃鶯兒脈門。

“我隻是擔心,若是我哥生病受傷,我會告你黃鶯兒誣告!到時候被扒光了按在椅子上打板子,你可不要哭啊!”柳穗勾起一抹冷笑,漆黑的瞳孔緊緊盯住黃鶯兒。

黃鶯兒頓時有種自己被什麼野獸盯住了一樣的錯覺。

她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脊背抵住了冰冷的大門,才冷靜下來。

旁邊的林仲懷也幫著柳穗說話。

“既然已經抓住了真正偷東西的人,何必還有等一晚?現在就送到縣衙去,也免得無辜的人受苦。”

“就是說!這黃小姐到底是在猶豫什麼?剛剛喊半天也不出來,柳三娘一說要告她誣告,她倒是出來的快!”

“咱們莊稼人的命就不是命,就活該被關一晚上是不是?”

“柳三娘,還等什麼,現在就去縣衙門口敲鳴冤鼓啊!我們陪著你!”

……

柳穗朝著黃小姐的方向靠近。

她每走一步,黃小姐身體就緊繃一分。

柳穗在她麵前站定,聲音輕的隻有她們兩個人能夠聽見:“要麼現在去把我哥弄出來,要麼,我就把這件事鬨得人儘皆知,把你的真麵目說給林仲懷聽,到時候,你可就永遠都進不了林家的大門了。”

黃鶯兒看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看著他們的林仲懷,閉了閉眼睛,不甘心喊道:“來人,把黃管家帶到縣衙,將柳三孃的哥哥換回來!”

“好!早該這麼乾了!”

圍觀的百姓們頓時激動地喊了起來,看到黃鶯兒認慫,就好像他們自己乾了一場大勝仗一樣痛快!

這麼多人盯著,黃鶯兒儘管再不願,也隻能叫來家丁,將黃管家給押著送到了縣衙。

都已經快天黑了,本來衙役們是不想管事的,可是外頭竟然跟了近上百個看熱鬨的老百姓!並且還直言若是不把柳老大放了他們就不走了!

他們何時見過這麼多的百姓聚在一處,雖然一個老百姓不足為懼,但是上百個就冇有人敢小瞧了。

當即就有人把這個事情上報給了縣令。

縣令穿著官服,急匆匆而來。

他年約四十度歲,皮膚竟然比堂下的黃鶯兒還要白,隻是眉宇之間藏著的不耐影響了幾分美感。

黃鶯兒瞧見他,下意識的露出委屈的神色,嬌滴滴的喊了聲姑父。

縣令微不可察的點了點頭,然後看向衙門口的眾人。

“都快到宵禁了,你們怎麼還不回去?是要鬨事不成?”

畢竟是縣令,官威還是在的,一開口,堂下還熱熱鬨鬨的議論聲頓時全都停了。

“回稟縣令大人,這些百姓們是瞧著我兄長蒙冤,所以憤怒難忍,願意隨我一起,為我兄長鳴冤不平,實在是仗義之舉!”柳穗對著縣令躬身一拜,又給他戴了頂高帽:“這都是縣令大人您教化有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