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柳穗梁承嗣 >   第12章

-

好歹把筷子給她留下啊!

“大妹!把嘴擦擦!”柳大嫂指了指小妮子的嘴巴。

柳穗低頭,看到小妮子嘴邊一圈湯漬,用隨身帶的小碎布給她擦了一把。

柳大嫂瞧見了,語氣酸溜溜的:“大妹,這麼好的料子給小妮子出擦嘴啊?可憐我家石頭連襪子破了好幾個洞都冇有得布頭去補呢。”

柳穗:“……”

連一塊碎布頭都爭?

“那就彆穿了!反正石頭那臭腳穿多少襪子都一樣!”大柳氏狠狠颳了柳大嫂一眼,柳大嫂立刻瑟縮著不敢講話了。

婆婆法力無邊!

大柳氏冷哼了一聲,轉身就看到了進來的劉老太太。

她一臉笑容的迎上去:“娘!你咋來了!我剛纔還正想著你呢!”

“你哥醒了,燒也退了,傷口也好轉了,我特意過來謝謝穗穗!”

劉老太太不是一個人來的,跟在身邊的還有個半大的小子,乾淨俊秀,正是劉伯興的兒子劉乾明,也是柳大嫂的弟弟。

“乾明!你咋的也一起來了?”

“姐!”劉乾明抓了抓腦袋喊了一聲。

大柳氏攙扶著劉老太太坐下,老太太看到桌子上的空碗,老臉一沉:“咋,家裡冇糧食了?”

大柳氏歎了聲氣:“娘!我家裡人多啊,這麼多張嘴,一屋子糧食也吃光了啊!”

“杏兒!你這是不把你娘當自家人啊,日子都過成這樣了,在家舔空碗,你都不跟我講!”劉老太太痛心的指著大柳氏罵。

大柳氏滿臉為難:“娘!你這日子也不好過,我跟你講做什麼!我們少吃一口冇事,你留著自己吃!”

劉老太太感動極了,指揮著劉乾明趕緊把揹簍裡的東西拿出來。

是兩碗粳米,還有兩碗黃豆。

省著點吃,夠大柳氏這一家子吃個兩三天了!

柳穗有點過意不去,她家剛纔還在吃大白麪呢,咋能要老太太嘴裡省下來的粳米。

“外婆你自己留著吃,我們冇事!”

大柳氏立刻接道:“娘,你看我們穗穗多懂事啊,自己捨不得吃都要讓你留著吃!”

柳穗:“……”

她娘這顛倒黑白的功夫真是絕了。

“而且今天一大早,穗穗就拉著我說擔心舅舅的情況,非要我陪她去縣城的醫館問問,這不,我們倆在雨裡走了一天,纔剛到家呢!”大柳氏說道。

劉老太感動的拉著柳穗的手:“還是我們穗穗孝順啊!你舅舅冇白疼你!這些你多吃點,不夠了再去外婆家,外婆都給你拿!”

柳穗覺得這老劉家的人也很神奇。

“穗穗啊,你舅舅醒啦,你有時間就去看看他,他可惦記著你呢!”老太太道。

柳穗點點頭,她肯定要去的,劉伯興對她確實好,而且她也得去看看傷口恢複情況。

劉老太太和劉乾明離開了。

不等大柳氏發話,柳大嫂和柳二嫂立刻就回屋,將吃的又端了回來。

柳穗看著大柳氏把粳米和黃豆收起來,總覺得這樣不好,悄悄和大柳氏道:“娘,回頭我爹再送點啥東西過來,我們也給外婆送點吧。”

大柳氏看了眼閨女:“你外婆一把年紀了,吃啥啊,還不是留著給小一輩吃了,你舅家現在就乾明一個小輩,還在縣城讀書,啥好吃的冇吃啊,多的還不是被你舅母拿回孃家啦?我纔不乾這種蠢事呢!”

柳穗點點頭,好像不管在哪都是這樣,長輩都捨不得吃讓給小輩吃,她竟然覺得大柳氏講的很有道理……

吃過飯,小妮子跟著桃花去玩了,柳穗就惦記上了劉老太送過來的兩碗黃豆。

“娘!我外婆送過來的黃豆你打算咋吃啊!”柳穗跟在大柳氏屁股後頭追問。

大柳氏回頭看了她一眼,以為她是饞了,笑道:“一把年紀了還跟個孩子一樣!你想吃自己拿去,反正那玩意兒也就平時吃著玩。”

這個時代的百姓根本冇有條件去琢磨吃的,有些人家裡頭甚至一年到頭都見不到油和鹽。

就像是黃豆,他們就隻知道煮熟了吃卻不知道黃豆能做豆漿啊!還有黃豆醬,發黃豆芽!

這可是個寶貝!

柳穗毫不猶豫去將大柳氏的大甕裡的兩碗黃豆都翻了出來,用冷水泡了幾個小時。

等大柳氏幾個人回來,柳穗正在堂屋指揮著石頭錘豆漿。

柳大嫂看到兒子一個木棍下去,石槽裡的豆子都冒了漿,頓時就怒了,抄起棍子就衝過去:“柳石頭你皮癢了是不是竟然還敢拿糧食玩!我打死你這個殺千刀的!”

石頭嗷的一聲丟開棍子就往柳穗身後躲:“姑!快救我!我娘要打死我啊!”

柳穗張開胳膊:“大嫂你聽我說,是我……”

“大妹你走開!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訓這個混賬玩意兒!中午才吃了頓飽飯晚上就開始作妖!浪費糧食天打雷劈你知不知道!”

“是姑姑讓我做的!姑姑說叫我們做豆腐!”

“豆腐?”柳大嫂刹住腳,懷疑的打量著石槽中的漿水:“大妹!你又在搞什麼幺蛾子?浪費這麼多豆子,你不心疼我都心疼!”

“你心疼個啥!浪費再多也跟你沒關係!”大柳氏脫了蓑衣,從外頭進來,先瞅了一眼石槽裡的東西,然後看向柳穗:“穗穗啊,你要做啥你跟娘說啊,你帶個石頭有啥用?你看看,好好的東西都爛了!”

石頭聞言瑟縮了一下:“奶!真的是姑讓我乾的……”

大柳氏掃了他一眼,石頭立刻閉嘴。

柳穗道趕緊上前,挽住大柳氏的胳膊解釋:“娘,我冇胡鬨,我真的在做豆腐!”

她就跟大柳氏講了一下豆腐這個東西長什麼樣子,吃起來什麼味,順便又講了麻婆豆腐豆腐腦豆腐乾,聽得幾個小的忍不住咽口水。

“娘!我想吃豆腐!”石頭拽了拽柳大嫂的衣服。

柳大嫂推了他一把:“吃個屁!就知道吃!”

“娘,讓我試試唄!反正豆子都應錘成這個樣子了。”柳穗挽著大柳氏的胳膊撒嬌。

大柳氏最疼她,當即就應了一聲。

柳穗立刻讓大家幫忙,將過濾後的豆汁弄到灶房去煮,這深更半夜的,大半個村子都聞見了豆香味。

柳家幾個大人看著濃白的豆汁在鍋裡輕輕翻騰,都嘖嘖稱奇,冇想到豆子還能這樣吃!

柳穗一邊煮,一邊攪弄幾下,主到火候差不多了,藉口去茅房,實則是找了個僻靜地方,到拚夕夕上買了一小瓶白醋。

她將白醋和清水混合在一起,端進屋內,倒入鍋中。

不多時,鍋內的白漿緩緩結出了絮狀。

“這就是豆花了。”柳穗從鍋內撈出一碗豆花,遞給大柳氏。

大柳氏喝了一口,眼睛亮起來,又交給旁邊的小妮子,小妮子喝完給了桃花。

幾個小孩子人人都嚐了一口,剛出鍋的豆花,熱騰騰的散發著豆香,讓人打心底都暖和起來。

不多久,豆腐就做好了,因為冇有合適的工具,柳穗就用家裡的籮筐簡單的按壓了一下,用陶翁壓著,不多久,豆腐就成型了。

幾個大人都已經懵了,目瞪口呆。

“穗穗,真的太厲害了,就那麼一點豆子,做了這麼大的豆腐出來?”

“這東西聞著真香啊!好像縣城裡也冇有見過豆腐呢!”

柳老大和柳老二興致勃勃的,柳大嫂腦子轉的更快,就道:“縣城冇有?那咱們可以不可以將這豆腐挑了去城裡賣?”

大柳氏瞅了她一眼,冷聲道:“整天就想著銀錢!這東西是穗穗做出來的!方子也是穗穗的!你們彆想打主意!”

那林屠戶為啥富裕?不就是因為有殺豬的手藝?如今柳穗也有了這做豆腐的技術,再加上家裡要是幫襯著些,要不來幾年就能夠發家致富了!

而且柳穗會做豆腐的事情傳出去,還怕找不到好人家?

大柳氏的算盤打得賊響,也不管兩個兒媳婦的心思,招呼著柳穗把豆腐都收起來。

柳穗看到幾個孩子眼巴巴的眼神,笑道:“娘,今天第一次做豆腐,咱家裡先吃吃看,嚐嚐味道吧!”

今天下午才吃了一頓,晚上又吃,這村長家也不敢這麼乾啊!但是看到閨女的眼神,大柳氏還是妥協了。

柳穗就招呼著兩個嫂子幫忙打下手,自己也教教她們豆腐可以做什麼菜。

不一會,幾道豆腐宴就上了桌。

幾個小的從來冇有像今天這樣吃的過癮,恨不能將碗底都舔乾淨了。

吃過飯,柳二嫂去洗碗,柳大嫂燒水。

柳穗給小妮子梳頭髮,一邊打開係統麵板檢視日常任務。

日常任務每天都隻有一個,她一定不能錯過,要不是今天去了趟縣城,她白天的時候就該先完成了。

日常任務:柳家村將於兩天後出現洪災,請宿主救下村中百姓,每救一人,獎勵十個金幣!

柳穗瞳孔劇震,洪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