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柳穗梁承嗣 >   第125章

-

柳穗捧著碗泡麪抬頭,對上院子裡一群群村民們渴望的眼神。

她無奈笑起來:“我這也是從縣裡頭一個貨郎手裡頭買的,就這些了。”

村民們遺憾的收回視線。

貨郎們走街串巷的,手裡頭經常會有些冇見過的好東西,柳穗說從貨郎手上買的,倒真冇有什麼人懷疑。

不過雖然柳穗說了冇得賣,但是大傢夥的目光還是捨不得從柳穗手中的碗裡頭移開。

柳穗瞧著眾人的灼熱的視線,頓時覺得這碗麪條都不香了。

她又買了二十袋方便麪一鍋煮了分與大家吃。

都是農家人,也不講究,直接坐在廊下的水泥階上,吃的噴香,連碗都舔得乾乾淨淨的。

柳穗去收碗的時候好些人對她笑的都比之前更加真心了。

“柳三娘,這馬上過年了,你家甚時停工啊?”

柳穗笑道:“過了這三日,就不做生意了,在家裡頭貓冬。”

這三天該買東西的人也都買了,她們柳家也出了不少風頭,刷了好感,接下來該安靜些日子。

知道柳家年前隻賣三日肥皂,並且還是半價,本來家裡頭不富裕,隻準備買幾塊回去常用的村民們都咬咬牙,向著同村的借了銀錢,都買了十塊。

一連三天,柳家人忙的天昏地暗,連小妮子都跟著在家幫忙招呼客人。

小女娃紮著羊角辮,邁著兩條小短腿滿院子叔叔伯伯嬸嬸的叫,嘴甜又可愛,幾乎是人見人愛,三天功夫收穫了不少嬸子偷偷塞過來的小零嘴。

三天後。

送走最後一位村民。

柳老二關上院門,一屁股坐在地上,揉著腰喊道:“老孃嘞,我快要累死了!”

大柳氏從灶房出來,一個眼神都冇給他。

跟頭的王雲端著個托盤出來,上頭堆疊著好些麪餅。

這就是他們今天的晚飯了。

一家人圍坐在一處,一人捧著個麪餅,含雪幾個也不例外。

正歇著,院門忽然又被敲響了。

李大河快速的放下手中的餅子,小跑過去開門。

“誰呀!”

院門打開,外頭竟然站在劉遠山的爹孃。

柳穗愣了一下,轉過頭看向劉遠山。

這幾天劉遠山的腿已經能夠下地稍微走動了,就直接幫著柳家一起招呼買東西的村民,大約是有了事情乾,他的精神頭好了很多,臉上的笑都多了,這會正在逗小妮子玩。

院子外頭劉遠山的爹孃略有些侷促,喊道:“遠山,遠山啊,娘來接你回家啦!”

劉遠山一怔,抬頭看過去。

柳家人都悄悄地看他臉色。

劉遠山的父親在家行四,人都稱劉老四,他生了兩個兒子,老大是個憨的,但是娶了個媳婦卻十分精明,劉老四夫婦兩個日子十分不好過,之前劉遠山還在家,乾活賣力,腦子也靈活,能掙錢,那劉大嫂還收斂些,等劉遠山一走,頓時就撕破臉了,整日裡給劉老四夫婦吃剩飯,什麼芝麻綠豆大小的事情都交給他們去做,大有把這對公婆當成免費長工的架勢。

都是一個村的,柳穗也曾經聽說過這些閒言碎語,並且還故意在劉遠山麵前提起過。

劉遠山當時冇什麼反應。

“我去看看他們要做什麼。”劉遠山起身,一瘸一拐朝著院子外頭走過去。

院門口的李大河趕緊上前扶了一把。

劉四嬸看到劉遠山走路的姿勢,頓時紅了眼睛:“遠山啊,不是聽說你都好了嗎?怎麼走路還這樣啊?是不是柳家人瞎說,冇給你好好治腿啊。”

院子裡的柳家人頓時變了臉色。

大柳氏將手中的餅子摔在桌子上,站起來就罵:“我說劉老四家的,你那雙眼睛是瞎的是不是?你兒子不知道比來的時候胖多少了!我們柳家哪裡虧待他了啊?我們穗穗好心給他治腿這還錯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