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柳穗梁承嗣 >   第126章

-

劉遠山也黑了臉,都不敢去看柳穗的神色,低斥道:“娘,你彆胡說了,柳家對我恩重如山,三娘更是我的救命恩人,他們都對我很好。”

“那你走路咋還跟個瘸子一樣?”劉四嬸抓著劉遠山的胳膊,淚眼汪汪問道。

大柳氏氣得狠了,直接喊道:“你家腿斷了幾天就好了?就能跑啊?你斷個給我看看!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之前你兒子大冷天的被攆出家門,連碗熱飯都冇有的時候怎麼不見你著急啊?你現在來乾嘛?你說!”

大柳氏發起威來,那是無人能敵,劉老四夫婦本來就是老實人,被大柳氏這麼一罵,頓時就啞了,兩個人就唯唯諾諾的站在院子門口,都不敢出聲。

劉遠山深吸一口氣,歎息道:“爹,娘,你們到底有什麼事,直說吧。”

如果說,他爹孃突然覺得對不住他這個兒子,有勇氣要違抗他大嫂的話把他接回家裡去,他是半點都不信的。

劉老四躊躇的看了一眼院子裡頭虎視眈眈的大柳氏,帶著一絲哀求之意,問劉遠山:“遠山啊,你能出來,我們自己說會話嗎?”

劉遠山回頭看了一眼正低頭喂小妮子吃餅的柳穗一眼。

她像是壓根就冇有注意到外頭的情況似的。

劉遠山知道,柳穗這是在給他留麵子呢。

他靜靜說道:“有什麼事,就在這說吧。”

柳穗把他帶回柳家的那一刻起,他就是柳家的人了,雖然冇有簽什麼賣身契,但是在他劉遠山的心裡頭,接下來的半生,他都是柳穗的人!

劉老四顯然是冇有想到之前一貫聽話的兒子會拒絕自己。

他呆愣了一會,被旁邊的劉四嬸推了一把,回過神,咬咬牙,低聲求道:“你嫂子懷孕了。”

劉遠山一怔,笑起來:“這是好事。”

劉老四艱難的擠出一個笑來:“是好事,就是……”他搓了搓手,帶著一絲羞愧:“你嫂子這一次懷相不是很好,我們想要帶她到城裡頭去看看大夫,開點保胎藥,但是家裡頭條件就是這樣,冇有什麼銀錢……”

劉元韓聽到這裡,臉色已經沉下來了。

但是劉老四還是說出了剩下的話:“你,你能不能借你爹一點錢?等日後,日後你娶妻,我一定給你。”

他仰著頭,看著比自己還要高一些的兒子,麵帶祈求。

劉遠山眼神在瞬間冰冷下來,那點子對於父親的希冀消失不見。

他諷刺道:“我如今吃柳家的,住柳家的,腿也是柳三娘給看的,我都哪裡還有銀子可以借給你?”

他那大嫂打的好算盤,讓他爹來借銀子,日後他還能讓他爹還不成?

劉老四還未開口,一旁的劉四嬸插嘴道:“柳家這幾日不是掙了好些銀子嗎?你不也幫忙乾活了?憑甚不給你工錢?”

“憑甚?”大柳氏再也待不住了,撿起角落裡常用來打柳老二的那根棍子,朝著劉老四夫婦揮舞過去。

“我柳家的錢乾你們什麼事?既然覺著我們虧待遠山,好啊,這些日子他吃的糧食拿過來,人你們領回去!”

劉老四夫婦嚇了一跳,麵無血色的跑遠。

老大媳婦要是知道他們不僅冇有拿錢回去,還得給柳家送糧食,非得罵死他們不可!

將兩個人攆出了家門,大柳氏插著腰哼了一聲,轉過身,看到還杵在院門口的劉遠山,頓時也看不順眼了。

“還傻站著做什麼?真想和你爹孃回去啊?”

劉遠山頓時搖頭:“冇有嬸子。”

他抬頭看向堂屋裡的柳穗,柳穗也已經把孩子放下了,正朝著他看過來。

劉遠山露出一個憨厚的笑來:“三娘救了我,我就是三孃的人,日後隻聽三孃的話。”

就算是跟含雪一樣,隻在她身邊做奴做婢,他都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