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柳穗梁承嗣 >   第159章

-

柳穗就坐在他胸口處,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情緒,麵頰頓時微微泛紅。

這程四……是不是對她有意思啊?

“駕!”程四揚鞭,身下的馬飛馳而去,柳穗情不自禁的後仰……結果與某人靠的更近了。

她努力坐直了身體想要保持距離,但是每次她稍稍坐直一點,身下的馬就會揚蹄,幾次下來,柳穗乾脆放棄了。

愛咋咋的,就這樣吧!

程四將懷中女人臉上的鬱色看在眼裡,唇邊笑意越發深厚。

身後其他下屬也將含雪拽上馬,眾人飛奔而去。

縣城。

一進城,柳穗立刻從馬上跳下,飛快的往林氏醫館跑。

程四拽緊了韁繩,看到她的動作,微微擰眉,到底是什麼事情,竟然命都不要了!

林氏醫館裡頭已經有好些病人了,柳穗一眼就看見了正在紮針的錢大夫和柱子。

柱子娘瞧見柳穗跑進來,身上亂糟糟的,還以為出了什麼事情,趕緊過來問:"三娘,你怎麼了?"

柳穗擠出一個笑:“我有些事情,要找林大夫。”

林仲懷已經走過來了,先安撫柱子娘到一旁去,才引了柳穗道僻靜的地方,皺眉打量她:“你這是怎麼了?摔著了?”

柳穗低頭看了看衣裙,歎了聲氣,冇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問道:“林大夫,我想問問,你有冇有什麼好的法子,可以治天花?”

“天花?”林仲懷瞳孔睜大,情不自禁的喊了一聲。

等反應過來立刻拉了柳穗,快速又嚴肅的說道:“天花之事非同小可,若是有人得了,必定要上報縣衙進行管理,否則若是傳染開,後果不堪設想!”

柳穗瞭然。

天花病是由天花病毒感染所致的一種烈性傳染病,傳染性強,病死率高。尤其是喜歡在小兒身上發病,每次爆發,都有許多小孩子一起傳染。

所以一旦有天花幾乎是全城戒備。

係統任務隻說小妮子會有天花,卻不曾講天花是什麼原因染上的,柳穗此時隻能矇混:"我近日看醫書,翻到了天花,又想到了我閨女,她年紀小,若是染上天花,我不知道怎麼辦纔好,所以特意跑這一趟,以備後患。"

林仲懷冇曾想到隻是因為在醫書上看到天花聯想到了女兒,柳穗竟然就從柳家村到了縣城想要找他詢問方法,不由得感歎,饒是柳三娘再聰慧,膽識過人,這慈母心腸也不比其他女子差。

“這天花著實冇有辦法可解,十年前,京都曾經爆發過一次天花案,當朝太子被人投毒染上天花,一度命危,所以打那以後,凡是有犯天花都必須上報,單獨檢視,不許親人接近,一連半個月之後,是死是活全看天命。”林仲懷道。

柳穗臉色一沉。

也就是說,天花無藥可解,小妮子能不能活下來,要看命?

柳穗響起小娃娃甜甜的喊孃親的聲音,咬牙道:“我偏不信命!”

彆人冇有法子,她就自己去找法子!

柳穗轉身就要走,林仲懷見她臉色不對,趕緊拽住她的手腕。

“你這樣子到底是出了何事?”怎麼像是小妮子已經得了天花似的!

柳穗正欲開口,一個挺拔高大的身影邁進藥堂,一眼就看到了角落裡拉扯的兩個人,頓時俊臉生寒。

“這就是你所說的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