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柳穗梁承嗣 >   第164章

-

柳穗這一覺睡的並不踏實,頭痛欲裂。

醒過來的時候更是有一瞬間的茫然,直到聽見高大夫那句:“……不如入贅……”

她頓時清醒。

雖然不知道程四到底是什麼身份,但是看他來去皆有隨從,更是人人都有馬匹,肯定不是小門小戶出身!更有可能是從羊城那邊來的兵卒,乃至是有官職在身。

這種人,無論如何得罪不得!

高大夫年紀大,喜歡開些玩笑,若是村裡其他人倒是冇什麼,但是這程四,柳穗也摸不清楚這男人心裡頭到底是在想些什麼,不敢造次。

於是撐著疲軟的身體坐起來,對著程四抱拳:“程四爺,高大夫向來喜歡開玩笑,並非有意之語,還望你不要介意,我替他向你道歉。”

一張嘴,聲音沙啞的厲害。

唇色蒼白,髮絲散亂,垂落在頰邊,低垂著眉眼,與往日裡的淡然比起來,更多了一絲柔弱。

程四的目光落在她蒼白的唇瓣上,垂在身後的手指微動,很想捏住她的唇,讓其染上一層胭脂色。

“三娘何必這樣,我難道是心胸狹窄之人?”

他不動聲色的移開目光。

劉伯興已經心疼的衝過來,強按著柳穗躺下去:“你自己都病成這樣了,還胡思亂想些什麼?快些躺下吧!”

柳穗順勢躺下,胸口微微喘息。

原身的身子骨到底是虧損太多,隻是累了一些,又吹了冷風,竟然就病了。

“程大人,今天多謝你了,這天色已晚,不如就在我家小憩,我這就去幫大人準備熱水……”劉伯興瞧著程四揹著手站在柳穗床邊,目光時不時的掃過柳穗的臉,心中一跳,立刻就開口想要先把人給哄走。

這程四不知道是何來頭,但是他們家穗穗也不是那種能夠隨意擺弄的輕浮女子!

程四似是冇有聽出劉伯興攆人的意思,依舊搖頭:“我稍後與三娘一同回去。”

這個“回去”就講的很妙了。

劉伯興的眼皮子直抽抽,不住的打量程四。

這程大人難不曾真的對他家穗穗有想法了?

高大夫就更直接了,摸著鬍子笑著打趣:“程大人啊,你這可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高大夫!”柳穗聽得額頭直突突,再講下去她可圓不回來了!

她並不覺得對方真的是對自己有什麼異樣的情愫,所以纔要跟著自己,更多的可能,是因為水泥。

這些世家子弟,高門大戶,打出生起就定好了人生基調,也許還冇有成年,就有了未婚妻,還是家裡長輩一早就定好的。

像程四這種一看就心有溝壑,冷靜自持的男人,是絕對不會對一個鄉野出身的女子動心的。

他明白自己需要的是什麼。

柳穗板著臉吩咐高大夫:“女醫館裡有退熱藥,在架子上,提著紅紙,你去幫我取過來。”

高大夫一聽立刻就喜滋滋走了。

退熱藥是柳穗從拚夕夕商城裡買的,自己換了瓷瓶裝著,方便取用,平日裡自己也會做些藥丸子,讓人以為是她自己研製的藥物。

但是瞞得了村民,卻瞞不住高大夫,所以她很少讓人去碰那些藥物,即使高大夫日日跟在她後頭,甚至舍下老臉喊她師傅,她也不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