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柳穗梁承嗣 >   第183章

-

柳穗皺起眉。

大牛直接罵道:“你這人怎麼不識好人心,三娘剛剛為了救你大冬天的都出汗了,你竟然還要死!”

“我閨女死了,我連仇都不能幫她報,一個人孤零零的活在這個世上又有什麼意思,不如去死了算了!”劉獵戶嚎啕大哭,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一把推開大牛,朝著水缸的方向一把衝過去。

“攔住他!”

柳穗神色一變立刻喊道。

大牛雖然腦子不靈活,但是力氣還是有的,立刻就把人給拉住,甩回地上。

“你他孃的瘋啦?剛把你救回來你還要死?”

大牛按住激動不已的劉獵戶。

柳穗走過去,在劉獵戶麵前站定:“你不想給你女兒討個公道,讓害了她的人遭受報應嗎?”

劉獵戶的哭聲一頓。

他抬起頭,視線順著柳穗的裙襬網上移,看到了她清冷的麵孔。

此刻她低垂眉眼,猶如說書人口中講過的悲憫世人的神仙。

劉獵戶焦躁的心忽然就安定了,他結結巴巴問道:“我,我,我想的,可是,可是我能做什麼?冇有人聽我的話,冇有幫我,我去王家要說法的時候,那些下人跟我說的是什麼堂少爺,可是過了幾天,忽然就成了什麼王廉,我去縣衙,連縣令的麵都見不著,被打了板子攆回來,我什麼也做不了……”

柳穗微微擰眉:“你說的,他家下人說的堂少爺,這話可有證據?可有誰知道?”

如果所有人都知道王家害人的是王智,但是最後被關起來的卻是王廉。

隻要扯下這層布,到時候民憤如山,即使是縣令,也不一定能夠頂住壓力。

劉獵戶愣住,猛地咬牙:“我當然有證據,我給我閨女收斂骸骨的時候,從她手裡頭髮現了一截王智的衣服料子。”

他起身踉踉蹌蹌的走向床鋪,從一層又一層的草堆裡翻出了一小節珊瑚色的料子。

“我問過了,這是京城那頭傳進咱們縣裡的料子,一共就隻有兩匹,一匹縣令穿在身上了,另一匹就給了王智!”

如果不是有證據,他也不會因為下人的一句話生疑,不甘心,反覆調查。

柳穗眼睛都亮了。

這真的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她讓料子塞到劉獵戶手中,認真叮囑:“收好這個東西,這是證明王智是殺人凶手的證物。”

劉獵戶心中此時已經隱隱覺得不可置信,但是還是升起了幾分希望:“三娘,你要幫我,幫我這個廢物,討個公道嗎?”

柳穗認真道:“不,被抓去頂罪的是我的朋友,我幫的不是你,而是能夠隨便被人決定生死的普通人。”

劉獵戶愣住。

就連聽得迷迷糊糊的大牛,都隱約覺得這些話了不得。

柳穗彎下腰,看著劉獵戶說道:“為什麼普通人死了就死了,為什麼我們能夠隨意被人抓過頂罪?為什麼你去討要說法卻還要挨板子?”

“為什麼?”劉獵戶眼神茫然,喃喃問道。

柳穗道:“因為我們頭頂上坐著的縣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