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柳穗梁承嗣 >   第187章

-

柳穗聲音落下,縣令臉都白了。

王智一被丟出來,他就知道,柳穗是知道自己和王智做的那些交易了。

這要是在大堂之上說出來,他此前經營的好名聲都冇了!

更何況還有一個不知道來路的程將軍,雖然當今身體不好,但是也算是勵精圖治,如果說知道他在桃花縣做的那些事情,他頭頂上的烏紗帽絕對保不住!

見他臉色陰陰滅滅幾番變化,程四危險的眯起眼睛,語氣冰冷:“怎麼,有什麼話是現在不能講的嗎?”

縣令頓時渾身汗毛都豎起來了,這個人給他的感覺……比京城裡那些高門大戶的家主們還要可怕!

他狼狽不堪的伏在地上,一個字都不敢講!

柳穗見狀,直接上前轉身對著門口的眾多百姓們說道:“諸位,這裡跪著的兩位,一個是王家的堂少爺王智,另一位,則是花柳巷的梅花。”

花柳巷三個字一出,頓時大家都來了精神,看著梅花的目光都不對了。

柳穗泰然自若繼續道:“這王智有個癖好,就是喜歡虐玩少女,這些年他經常接藉著王家的名頭采買女子進府,等人喪了命又一卷草蓆丟在亂葬崗,有親人去尋,反倒將罪責推在王家底子王廉身上,王廉此時已經入獄,他老父親被王智下藥命懸一線,如今在林氏醫館救命。”

柳穗每多講一句,縣令的臉就白上一分,一顆心已經快要從心口跳出來了,生怕她下一句話就把自己兜出去了!

“而且死者的爹還從死者尋著了一塊雲錦紋繡的布料,這料子從京都傳過來的,價值千金,這整個桃花縣,就隻有咱們縣令大人和王智有這料子!真凶是誰,不言而喻!”柳穗高聲道。

早就聽到訊息被帶過來的劉獵戶此時高舉手中的布料,滿目憎恨的盯住王智:“冇錯!他就是凶手!”

柳穗目光轉向縣令,笑容莫測:“縣令大人,你說是吧?”

縣令額頭上冷汗猛地冒出來。

如果王智不是凶手,那凶手就是他這個縣令!此時不抽身必死無疑!

等柳穗這番話說完,他幾乎是立刻就彈跳起來,滿臉怒意指著王智罵道:“好你個王智,竟然膽敢犯下如此喪心病狂的惡事!還誤導本官,讓本官險些誣陷了好人!”

他大手一揮,喊道:“來人,趕緊去將王廉給放了!”

對上柳穗,又是一副感激不已的麵孔:“柳三娘,這次真的是多虧你了,要不是你明察秋毫,本官當真是……無顏麵對各位了!”

他對著外麵的百姓,深深一拜。

這一連串的話,立刻就將自己摘出了這次的事情,隻落個識人不清的罪名。

柳穗唇邊的笑容意味不明。

誰也不是傻子,上次的事情百姓們還能稱這位縣令知錯能改,但是這一次十幾條人命,他草草就抓了個人關了起來,誰還能說他無過?

很快,衙役們就把王廉給帶了上來。他看到柳穗頓時激動,看到滿滿噹噹的人又忍下來,對著縣令的方向恭恭敬敬正要跪下去,卻立刻被縣令給攔住。

縣令扶著他的雙臂,神色愧疚激動:“王少爺,是本官識人不清,你受苦了!”

王廉愣住,目光轉向柳穗。

柳穗微不可察的點了點頭,王廉纔對著縣令回道:“還要多謝縣令還我清白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