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柳穗梁承嗣 >   第238章

-

“快些讓開,我們大人可是前禦使大夫,縣令看到我們大人都不敢如此放肆!”

禦使大夫四個字一說出來,頓時引起一片嘩然。

“這位大人……可有證據能夠證明身份?”

趙季儒冷哼一聲,給了趙管事一個眼神。

趙管事立刻從腰間取出一塊玉牌。

“此乃聖上親賜的令牌,見此牌者當如見陛下!”

杜飛將令牌拿過來一看,隻見上麵刻著一個大大的梁字,並且蓋的是大梁的玉璽印記!

他手一抖,整個人就跪了下去。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身後的衙役們立刻也跟著跪了下去!

趙季儒的眼神看向柳穗的方向,略帶幾分得意,似乎是在邀功。

柳穗:“……”

她要是不跪,好像有點說不過去?

柳穗掀開衣襬,對著京城的方向跪下。

她一跪,身後那些懵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村民們也慌亂的跟著跪下,頓時在場就剩下趙家主仆二人。

“都起來吧。”趙季儒喊道。

柳穗麻溜起身。

這還是她穿越過來第一次下跪!

“今日我給柳三娘作保,若是你們縣令還想要拿人,隻管讓他親自來,我看他敢不敢將人抓走!”趙季儒將令牌收起來,冷哼道。

杜飛聞言連連點頭,帶著人火速撤離。

一個小小的柳家村,竟然還有一個前禦使大夫,這是絕對不敢想的事情!

這些在縣衙當差的衙役們更加清楚“禦使大夫”這四個字的含義。

但方式能夠當上禦使大夫的,那都是簡在帝心的人物,就算對方現在已經歸隱園林,但是也難保對方可以和聖上隨時通訊聯絡,而且在朝幾十載,誰還冇有個徒子徒孫,姻親關係了!想要收拾一個縣令,那是隨手的事情。

不過有此人作保,想必縣令也不能再為難柳穗了!

杜飛帶著人快速離開,在場就剩下了柳家村民。

村民們對這位禦使大夫很好奇,但是又有點恐懼,不敢靠近。

柳穗見狀趕緊讓人都散開,自己則陪著老爺子散步。

“倒是冇有想到,趙老爺子會在此處。”柳穗邊走邊笑著試探:“您是怎麼知道,縣令要來抓我的?”

趙季儒被趙管事攙扶著走路,速度有點慢:“我正巧路過。”

路過能路到柳家村,那還真的是有夠離譜。

柳穗冇有戳穿趙季儒的小心思,笑著道謝:“多謝趙大人剛剛的救命之恩了。”

趙季儒有點不習慣,板著臉冷哼道:“桃花縣的縣令作風不好,坐不了多久了,他那腦子有點問題,我可不是為了幫你,而是看不慣他!”

竟是個老小孩!

柳穗跟著附和應是。

趙季儒似乎是怕柳穗不相信,提高音量解釋道:“我趙季儒一輩子光明磊落,最看不慣那些壓榨老百姓們的貪官汙吏!我剛剛那也是為民除害……”

“等等!你說,你叫什麼?”柳穗猛地頓住腳,不可置信的看向趙季儒。

趙季儒臉上露出一抹子豪,摸著自己那唏噓的鬍子笑道:“怎麼,你也聽說過老夫?老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趙季儒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