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柳穗梁承嗣 >   第267章

-

吳長山是欽天監,也是梁承嗣的同窗,太子帝師正是吳長山的父親。二人關係向來親密,但是這深更半夜被喊進宮,吳長山同樣是一頭霧水。

吳長山快步走進寢殿,微微彎腰,恭聲道:“殿下。”

梁承嗣招了招手:“過來。”

身後的侍從立刻小步出去,並且關好了殿門。

吳長山回頭看了一眼,立刻站直了腰身,快步走過去問道:“殿下,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

梁承嗣神色凝重,讓他在對麵坐下。

他越是這樣,吳長山越發的焦急,猜測道:“難道是那幾個親王又出了什麼損招?還是陛下又訓斥你了?”

梁承嗣手背在身後,微微搖頭。

吳長山急道:“哎喲殿下,到底出了什麼事情,你就快點告訴我吧!我都要急死了!”

梁承嗣沉默了一會,盯住他問道:“做夢夢到仙人,但是仙人卻一句話都不講,隨後我就醒了,此夢何解?”

吳長山一怔,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呐呐問道:“你大晚上把我叫過來,就是因為做了個夢?”

梁承嗣麵色凝重的點頭:“以往可有先例?”

吳長山無語了許久,揉了揉眉心,說道:“殿下,一個夢而已,並無記載。”

“不隻是夢!”梁承嗣搖頭道。

他走了幾步,停下又迴轉身,看向吳長山說道:“你此前不是問我,土豆是從何處知道,水泥,火藥又是怎麼來的。”

吳長山一怔,點點頭:“是,但是您就算是對陛下都不曾開口解釋……”

他瞳孔忽然睜大,不可置通道:“難道你要說是從夢中得來的?”

梁承嗣點頭,十分慎重:“是,都是仙人指點,否則我從何處能知道這些事情?”

吳長山猛地站起來,身後的凳子都倒了也冇去管,一雙眼睛隻管緊緊的盯著梁承嗣:“殿下,此話當真?”

他聲音都在抖!

這可是仙人!

從古至今,多少人在尋仙路上?即使耗儘一生都有人趨之若鶩!

而且如果梁承嗣得仙人指點的訊息一旦傳出去,必定會掀起滔天巨浪!隻要證實訊息的準確性,梁承嗣的地位再無人可質疑!

梁承嗣見吳長山激動地渾身顫抖,卻一句有用的話都說不出來,嫌棄的撇過頭:“我是請你來解惑的,不是來看你這蠢樣子的。”

吳長山理智終於迴歸:“對,對!來解惑的!”

他還是冇忍住激動地轉了個圈圈。

然後問梁承嗣:“仙子可曾有什麼特彆的舉動?”

梁承嗣搖搖頭,語氣不無遺憾:“我從未見過仙子的真正容顏,隻能看到虛影。”

吳長山眼中閃過失望,但是很快振作起來。

若真是仙人,又豈是那麼容易就被人瞧見真麵目的。

他沉吟了一會又問道:“那此次與你之前幾次夢境,可有不同?”

梁承嗣思索了一陣,皺眉道:“這一次,仙子停留在一個地方一動不動,似乎是在觀察我,但是等我問她有何吩咐,她卻不發一言就走了。”

他目光忽然一凝:“不對!”

吳長山頓時來了精神:“什麼?”

“仙子手中,拿著一本書!”梁承嗣反覆回想著夢境中的內容,忽然道:“那書上是初級物理四個字!”

“初級物理……是個什麼書?”吳長山苦思冥想,但是他苦讀二十載,愣是不解這物理是什麼。

難道是傳說中的天書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