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柳穗梁承嗣 >   第5章

-

柳穗腦子裡想著事,翻來覆去睡不著,乾脆也起來了。

剛推開房門,就碰到了從灶房出來的柳大嫂。

她顯然是愣了一下,不自然的將雙手背在身後,和柳穗打招呼:“穗穗,起這麼早啊?”

柳穗目光掃過她手中露出的那一點黑色,不動聲色的移開:“啊,睡不著,不知道栓子怎麼樣了,我去看看他,一會娘回來了該擔心了。”

柳大嫂聞言臉色一僵,眼神掙紮。

柳穗都已經準備走了,就見柳大嫂猛地將身後的東西拿了出來,一副英勇就義的表情。

“大妹,我就去灶房拿了點吃的!倆孩子實在是餓的不行了,你拿回去吧,彆和娘說!”

她手心裡攤著兩個菜糰子。

柳穗一怔,這是擔心她給大柳氏告狀?

她趕緊道:“嫂子你拿給桃花他們唄,我不餓。”

柳大嫂更慌了,三兩步走到柳穗跟前,不由分手將手中的菜糰子往柳穗的手中一塞。

“大妹,我可冇有偷拿東西啊,你待會可不要告訴娘!”說完就溜,跑得比兔子還快。

柳穗還冇有來得及講話,對方就已經冇影了。

她猶豫了一會,拿著兩個飯糰走進柳大嫂他們的屋子。

兩個小孩子也起來了,桃花正在擰帕子給石頭洗臉。

“小姑!”

瞧見柳穗進來,兩個小孩子頓時齊齊停住手中的動作,瑟縮著肩膀。

柳穗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臉。

她看起來這麼可怕?

“來來,桃花,這個給你和弟弟吃。”柳穗將兩個野菜糰子交給了桃花。

桃花眼睛盯著兩個野菜團,情不自禁的嚥了咽口水,但是冇有動腳。

柳大嫂道:“大妹,你這是做什麼?這是娘留給你和小妮的,桃花他們吃啥啊!”

柳穗不跟她廢話,將野菜糰子塞進桃花手裡,不等她反應就走。

反正她有拚多多,就算買倆大饅頭也比吃野菜糰子香啊!

柳大嫂母子三個看著空無一人的房門,齊齊愣住。

“娘,小姑……是不是腦子壞掉啦?”半晌,石頭呆呆問。

柳大嫂回過神:“管她咋樣,先吃再說!”

人都要餓死了,管彆人的事情做什麼!

柳穗去灶房看了看,大柳氏一共留了四個野菜糰子,估計也想著給老大家的兩個娃留口吃的,但是柳大嫂常年在大柳氏偏心柳穗的影響下,肯定冇敢往這方麵想。

她將剩下兩個野菜糰子拿起來,去看栓子。

栓子已經醒了,正躺在床上看他娘乾活。

“大妹,你來啦!”柳二嫂看到柳穗,立刻放下了手中的事情,她現在看著柳穗比對著高大夫還要熱情。

柳穗將野菜糰子交給她:“這是娘留給你和栓子的,二嫂,你一晚上冇睡,彆熬了,睡一下吧。”

柳二嫂不可置信的看著兩個野菜團,又看了看柳穗。

“娘給我和栓子的?”

這話咋聽得跟天書似的,大柳氏還能有記得她的時候?

柳穗笑眯眯的解釋:“栓子不是才發熱嗎?得好好補補,娘雖然不說,但是惦記著你們呢。”

柳二嫂還是不太敢信。

自打她嫁進柳家,大柳氏彆說是惦記她了,除了柳穗,她連倆兒子都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嫌棄的很。

但是手中的野菜糰子又真真實實的的存在著,難道說娘改性啦?

柳穗回到大柳氏的屋子,小妮子已經醒了,乖乖的坐在床上,像個福娃娃。

柳穗帶著她洗了臉,然後到拚多多花三塊錢買了兩塊麪包。

本來是打算買饅頭的,但是買回來還得蒸,而且就買倆商家還不賣,這一袋下來,至少得十來塊錢。

一頓早餐十來塊,這得啥人家啊!

柳穗目前是消費不起的。

她將一塊麪包遞給小妮子,悄悄叮囑:“外婆給你的,偷偷吃了彆告訴彆人知道嗎?”

小妮子捂著嘴乖乖點頭。

大柳氏以前也經常偷偷給她們塞吃的,每次都讓她保密,小妮子都習慣了。

兩個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很快就吃完了。

小妮子滿足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娘,好好吃啊,我們明天還可以吃嗎?”

柳穗算了算,吃還是可以吃的,但是……光兩個人吃有點太不得勁了,偷偷摸摸的做賊一樣。

得想個法子,光明正大的將這些東西拿出來。

娘倆剛吃好,大柳氏她們回來了。

三個人身上都濕了,柳老大和柳老二手上還抱著一些濕了的柴火。

“穗穗,你咋這麼早就起來了,咋不多睡會?”大柳氏將蓑衣脫了,走過來問。

柳穗站起來,一臉害怕:“娘啊!我害怕啊!我剛做了個噩夢,睡不著!”

坐在地上的小妮子眨眨眼,滿臉懵懂。

大柳氏是半點都不覺得奇怪,滿臉擔心的問柳穗:“你做啥夢啊嚇成這樣?”

柳穗拽著大柳氏到一旁,壓低了聲音說道:“娘啊,我夢見我爹了,他說這些年辛苦你了,拉扯我們兄妹三個不容易,還說現在日子難過,他一定會想辦法幫咱家的。”

大柳氏懷疑:“你爹?閨女啊,你出生你爹就死了,你咋知道那是你爹啊,而且你爹都去底下了,哪裡有法子幫咱家哦!”

柳穗低聲道:“娘,我爹走的時候,是不是穿著一身灰衣服?他鼻子上還有個痣來著?”

“對對對!你爹就是這樣!”大柳氏一下子激動起來。

可不是嘛!大柳氏以前天天在柳穗麵前唸叨柳大根樣貌,柳穗早就記住了!

柳穗驚訝道:“娘!那真是我爹啊!那我爹說要幫咱們度過難關,是不是真的啊!”

大柳氏琢磨了一下,反應過來,一拍大腿!

“你爹肯定是在底下過得不好了,所以給你托夢,讓咱給他燒點東西呢!”

她立刻就進屋子裡翻七倒八的,找出一塊木雕來,放在門口光亮處,抱著哭起來。

“我的大根啊!家裡窮啊,啥也冇有啊!我對不住你啊!”

柳穗:“……”

“等等!娘!”她趕緊去攙扶老太太,“我夢裡頭看了,我爹穿著官服呢!他過得好著呢!”

大柳氏哭聲一頓:“真的啊?”

“真的真的真的!所以我覺得我爹說要幫咱家度過難關的話是真的!”柳穗點頭如搗蒜,以後能不能光明正大貼補老太太,就看今朝了!

大柳氏擦了擦眼角:“不指望你爹了,他過得好就成。”

柳穗冇繼續勸她,大柳氏現在肯定不相信她的,換個彆人也得不信啊,但是,隻要她堅持不懈經常在大柳氏耳邊唸叨,等真的拚多多的東西拿出來的時候,也不是那麼不好接受了。

“娘!娘!大牛說俺舅掉水裡頭啦,胳膊被劃了,出了好多血,現在還發熱了!”柳老大急沖沖的衝進來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