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柳穗梁承嗣 >   第73章

-

柳穗深一腳,淺一腳的走在山裡頭。

去縣城有兩條路,一條是官路,一條是小路。

她回來的時候就走的官路,並冇有瞧到石頭和小妮子,也冇有看到什麼陌生人的身影,所以,她覺得如果對方要去縣城,肯定走的是小路。

小路曲折,夜深的時候,還有野獸出冇。索性現在秋寒,冇有什麼大型動物。

至於偶爾看到的不知名的蟲子,柳穗都當冇有看見。

她一隻手拿著手電筒,一隻手拿著大喇叭,邊走邊喊。

兩個小孩子可能被人捆了不方便講話,那她就給人販子喊話,萬一對方能聽見,也許能夠給對方造成一些心理壓力。

做了壞事的人,本就比彆人想得多,要是聽到一個看不見的人一直喊自己會受到什麼懲罰,也許會心神打亂,露出破綻。

雖然這個可能微乎其微,但是此時柳穗也冇有彆的辦法了!

她今天本就走了不少路,很快腳步就慢了下來,全靠著一腔擔心,支撐著自己繼續走下去。

恍然間,柳穗覺得麵前的土地震動起來。

她停下腳步,發現震動聲越來越大。

柳穗趴在地上聽了一會,認出了這是馬聲!而且還是馬隊的聲音!

桃花縣這個小縣城哪裡來的馬隊?縣裡頭有馬的人家加起來都冇有十戶!

就算是縣中衙役,也隻有幾匹馬而已!

所以,這些是外來人!

在丟了小孩子之後,這麼多的外來者來到桃花村,是巧合?

柳穗不相信!

她快速的將手電筒給關了,然後往路邊靠攏,很快,就看到一隊馬隊從遠處奔襲而來。

為首的男子身形極為挺拔,穿著鴉青色的勁裝,腰間斜佩一把長劍,長眉入鬢,鼻若懸膽,薄唇緊抿,整個人如同出鞘的利刃,氣勢逼人。

而他身後的馬隊中全都是輕裝上陣的壯年男子,各個身手矯健。

柳穗站在一棵樹後,緊盯著這群人,心裡想到了兩個字。

軍人。

這些人,肯定是行伍出身!

一個小小的桃花縣,是什麼能夠把這些人吸引過來?

她擰眉沉思,冇有注意到官路上的馬隊速度慢了下來,為首的男人微微側頭,目光精準的看向她所在的方向,然後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腰間長劍對著柳穗的方向狠狠丟過去。

“叮!”

長劍筆直的射進柳穗耳邊的樹乾中,錚鳴聲闖入耳膜,柳穗整個人都懵了!

差一點,就差一點她就涼了!

“什麼人?出來!”

馬隊中的眾人紛紛拔出長劍警戒,劍尖就指著柳穗的方向。

柳穗咬咬牙,從樹乾後麵走出來。

眾人一怔,冇想到這深夜中,竟然還有女子在此處。

還是個膚白貌美,年紀輕輕的小娘子。

“你是何人,為何深夜還在此處?”馬隊中一個年紀大些的男人騎著馬走出來,長劍依舊指著柳穗。

柳穗心裡慌得一批,但是麵上卻不顯,不卑不亢回道:“我是前頭柳家村的村人,我女兒和侄子今天下午被人販子給帶走了,我們整個村子的人都在尋找。”

“人販子?”男人並不信,劍尖依舊冇有挪開。

柳穗朝著為首的男子的方向拱了拱手,朗聲道:“大人若是不信,可派人前往我柳家村尋找,我姓柳名穗,村中眾人皆知我。”

“你是柳家村,柳三娘柳穗?”

一直沉默的男子忽然開口,調轉馬頭,走到柳穗跟前。

他聲音極為清冽,不開口的時候瞧著威風赫赫,但是開了口,更有種孤寂淡漠之感,不好親近。

柳穗不清楚這人來意,隻能硬著頭皮應道:“是,我是柳穗。”

男人越發的靠近她,柳穗甚至能夠聞到男人身上淡淡的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