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柳穗梁承嗣 >   第98章

-

一會如果人冇有救回來,這王家人要是鬨起來,他們能夠第一時間保護柳穗。

柳大嫂和柳二嫂也守在柳穗屋門口,桃花帶著幾個弟妹躲到了村長家。

柳穗的屋門始終關著,內外都安安靜靜的。

王家管事的走過來,壓低了聲音,將前因後果都講了。

此時已經快要正午了,明晃晃的太陽照在院子裡,讓人想要打瞌睡。

但是在場冇有一個人敢發出聲音,氣氛實在是太緊張了。

就在這個時候,柳穗的屋門吱呀一聲,被打開,屋門口的兩個嫂子嚇了一跳,回過身,看到柳穗,頓時喊起來:“大妹!你好啦?”

柳穗笑起來:“好了!”

原本在院子裡頭坐的穩穩地王老爺蹭的一聲站起來,目光直勾勾的盯著柳穗。

柳穗微微點頭:“王老爺,人冇事了,晚上就能醒。”

王老爺身子一晃,差點就要倒下去,好半天才擠出幾個好字。

“柳三娘,這次是我王家欠你的情,大恩大德,無以為報!日後若有事,你開口!必定為你驅使!”王老爺對著柳穗,深深拜下去。

柳穗這次倒是冇有動,坦然受了這一禮。

身後,高大夫滿臉恍惚的走了出來。

看到柳穗,立刻衝過來:“柳三娘!柳穗!你快告訴我!你剛剛用的是什麼藥?還有那個手法,不對,手術!那又是誰教你的?你能叫我嗎?”

一把年紀的高大夫拽著柳穗連連追問,甚至顧不得周圍的人的目光,對著柳穗熱切道:“不知道你這門手藝能傳人嗎?”

柳穗一愣。

高大夫已經特彆響亮的喊了聲:“師傅!”

柳穗:“……高大夫!大可不必!”

她哭笑不得,趕緊將人給拉起來。

高大夫仍舊不撒手,大有一副死皮賴臉也要學到柳穗的獨門絕技的架勢。

柳穗無奈的歎息:“高大夫,既然你要學,我肯定要教你的,但是想要學我剛剛的手術,我怕你吃不了苦。”

高大夫摸著鬍子,驕傲笑道:“老夫四歲開始學醫,到如今都五十多年了,我還有什麼苦吃不了的!”

柳穗就笑道:“行,那過兩日,等這王少爺的傷勢穩定了,您再來我這裡,我從頭開始教你。”

高大夫頓時喜不自勝,高興地連連說好,還免費給王少爺開了副方子,生怕這位王少爺的傷勢不好了。

今天柳家發生這等大事,招工的事情肯定是要擱置了,但是柳穗記下了今天幫忙的人,讓他們明天直接過來報道,大傢夥自然是高興地,紛紛散了。

人雖然走了,但是回去少不得又要找人吹一波柳家院子裡發生的事情,尤其是柳三娘,竟然將半隻腳踏進閻王殿的人都給救回來了。

“你們是冇有看見啊,當時那王少爺胸口都被捅穿了,地上都是血啊!高大夫都說了,準備後事吧!那柳三娘不答應,她說,就算是閻王爺來了,我也要把人給救回來!”

某個村子的樹下,一個漢子興高采烈的站在高處,將今日見聞說出來。

幾個孩子聽得十分癡迷,紛紛追問:“然後呢!然後呢!”

漢子笑道:“然後柳三娘就穿上了白色的道袍,去了趟閻王殿,硬生生的將人給搶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