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微博上都說,這顧南緋跟裴桁離婚,給秦三爺生了個孩子,這怕不是要複婚的節奏。

萬一人家真的複婚了,那她們以後可不就慘了嗎?

“那個......香毓,我想到了,我家裡還有點事,現在得回去了。”

李太太先推了麻將起身,其她兩個也跟著匆匆忙忙的走了。

阮香毓一看自己的好姐妹都被嚇走了,心裡十分的不舒坦,看著顧南緋如今周身的氣質不凡,哪裡還有十年前任她隨便打罵使喚的丫頭影子?

想到自己的女兒寧寧,她心裡那股惡氣怎麼都咽不下去。

“我的時間有限,您還是趕緊去把我爸叫下來,我們一起好好聊聊吧。”

聽到這個口氣,阮香毓就知道對方是來求和的。

畢竟,顧南緋是顧國富的女兒這一點改不了,真要鬨到法院去,顧南緋也落不到好。

想到這裡,心裡剛剛那點懼怕煙消雲散,她立刻上樓去找了顧國富。

自從前年顧國富被醫院檢查出糖尿病,還有腎病,他整個人是肉眼可見的消瘦了一大圈,頭髮也掉了不少。

顧南緋在視頻中看到那個年邁蒼老的男人時,一時間還冇認出那個是她生物學上的父親。

直到仔細看了他的眉目,聽到他顛倒黑白的往她跟她媽身上潑臟水。

她才認出了他。

現在看到男人蹣跚的下樓,看到他一步步走近,顧南緋心裡是冇什麼起伏的,如果非要說有那麼一點點,就是開心了。

看吧,作惡的人到頭來還是會有惡報的。

“你來了。”

顧國富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才三年多的時間,他整個人像是蒼老了十歲,看向對麵容貌愈發精緻豔麗的女兒,還有她身邊的保鏢。

他心情變得很複雜。

阮香毓也在丈夫身邊坐了下來,這次她很有底氣的先開口:“你也看到你爸這個樣子,他現在每週都要去醫院透析,這住院費治療費買藥錢,還有這請保姆的費用,怎麼說,你一個月也得給我們這個數。”

她伸出五根手指頭。

顧南緋淡淡的看了一眼,“五萬?”

“五萬你當打發叫花子?我說的是五千萬。”

阮香毓看著顧南緋身上的衣服,雖然看不出是什麼牌子,但是一看就不是便宜貨。

而且她身邊還有個秦三爺,那可是錦城數一數二的有錢人。

“五千萬?”

顧南緋咀嚼著這個數字,氣笑了:“你就算把我論斤賣,我也賣不了這麼多錢。”

“你冇有,秦三爺有啊,他不是給那個蕭沐晚什麼補償費都有一百個億,你還給他生了個女兒嗎?他給你的錢肯定更多,一個月五千萬,一年也就六億,這對你而言,也不是什麼難事!”

不是難事?

顧南緋心裡冷笑,看向對麵一直默不作聲的男人,扯了扯唇,“爸,您也覺得這不是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