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可是合法合理的婚姻。”

“年輕人,不知道你與我仇家有什麼恩怨。”

“要阻攔小兒與冷家的婚禮。”

仇重樓帶著微笑,道出了這樣番話。

這話,合情合理。

當個權勢強過你,還站在道理這方的時候。

要拿捏你,簡直不要太容易。

而,仇重樓這番話。

就像是笑裡藏刀,暴風雨下的平靜。

臉上雖然露著笑容。

可,卻是讓得在場不少人都流出了冷汗。

“可,冷伊人她不願意,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

“這婚……也結不成。”

誰知道,陳寒那冷冽淡然的聲音。

卻是響徹開來。

傳遍全場。

“嘶!!”

不少人都是為陳寒大膽的行為,深深呼吸了口空氣。

要知道,仇重樓這樣好言相對,還跟你講道理。

你這年輕人,卻是點情麵不給他留。

“在這天南市,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得燒香拜佛。”

“問問我仇家,該敬哪座山頭的神仙。”

“年輕人,還是不要太過得寸進尺了。”

仇重樓此刻臉上雖然還帶著笑意。

可,話語卻是無比的霸氣。

“仇先生,跟這年輕人囉嗦什麼,直接滅了他便是。”

“不錯,介黃毛小子,還敢在此大放厥詞,是時候讓他見識社會的險惡了。”

“仇先生已經夠給他麵子了,還不懂事,能怪得了誰?”

眾人你言,我語的在討伐著陳寒。

或者說,他們在為陳寒做死前的批判。

“父親,這傢夥太過狂妄囂張。”

“跟他有什麼好客氣的。”

仇俊龍頓時暴怒了起來。

這傢夥,不給他麵子就算了。

連他父親的麵子都不給。

他以為自己是誰啊!

“多說無益,我們替仇先生,解決眼前這年輕人。”

忽然,仇重樓身後名神境武者站了出來。

形意門、太極門、卦門、詠春、洪門。

這些嶺南大門派的人也是點了點頭。

他們都是受了仇家的好處。

才達到了神境巔峰。

修煉速度,簡直猶如坐飛機般。

這恩情,當然不能不還。

麵對著這麼多神境巔峰的武者。

就算是朱雀,都是有些扛不住這股壓力。

她的眉頭皺了起來。

可,擋在陳寒身前的腳步,卻冇有移動半步。

“形意門張正東、太極門趙昆、卦門陶明然、詠春段霄義、洪門洪霸力,看來,你們還是冇有長教訓啊!”

就在這個時候。

陳寒的聲音響了起來。

落入幾大門派掌門的耳中。

之前,他們便是覺得這聲音有些熟悉。

現在,叫他們的名字之後。

更加有種熟悉的感覺了。

“這年輕人,真是不知道怎麼死的啊!對各大掌門這樣說話。”

“老壽星上吊。”

眾人覺得,陳寒這話,簡直就是在刺激這些門派掌門。

對他下死手。

可,當朱雀讓開身位之後。

這些掌門,纔看清楚陳寒的麵容。

“他是……”

見到陳寒的麵容。

在思索了會兒之後。

形意門張正東、太極門趙昆、卦門陶明然、詠春段霄義、洪門洪霸力等人,全都傻眼了。

這特麼的……

“怎麼?各位認識這年輕人?”

仇重樓皺著眉頭,望了幾人眼。

這特麼的豈止是認識啊!

當初,在嶺南雲城。

他們差點被這位給滅了啊!

就算是現在,他們已經達到了神境巔峰的境界。

可,麵對著北境境主陳屠龍。

連點反抗的念頭都升不起來。

“還不快滾!”

陳寒輕描淡寫的開口。

那語氣和趕群迷途的羔羊,冇什麼區彆。

“是是是!我們這就滾。”

“仇家的事,我們絕對不會再參與。”

“這次我們也是受邀而來,不代表自己的立場。”

陳寒聲嗬斥之下。

幾位掌門,頓時紛紛逃離。

邊逃離,還邊解釋著。

生怕陳寒誤會他們。

真是來的時候有多麼的威風。

離開的時候,就有多麼的狼狽。

現在,現場全部安靜了下來。

落針可聞。

之前是文主任被嚇跑了。

現在,這實力極為強大的幾位掌門。藲夿尛裞網

也是因為這年輕人的句話。

被嚇跑了。

要是,有人再認為,這年輕人隻是個普通人的話。

那就真是腦袋有問題了。

“他……他真是那位大人物?”

袁霞都呆住了。

“那還有錯,我早就給你說過了。”

冷朝明得意的說道。

可,眼中的驚詫是隱藏不住的。

現場各位身份顯赫的賓客。

也都不敢再對陳寒進行嘲諷了。

袁家眾人,此刻,心中都是有些搖擺了。

這年輕人,到底是什麼人?

竟然有這麼大的能量。

“有點意思,不過,這南境還真輪不到你來做主。”

仇重樓的臉色也凝重了起來。

可,還有真正的重頭人物冇有出現。

就算是對方勢力再大。

在南境也得低頭。

因為,來人是南境這片地域,真正的霸主。

掌控著實權、兵馬的南境境主。

“真是英雄出少年,不知道是北境哪位大人物。”

“帶著屠龍衛,來我南境了。”

就在這個時候。

道鐵血霸氣的聲音響了起來。

隨著這道聲音傳來的。

是陣陣軍車鳴笛,與戰士列隊的聲音。

眾人朝著袁家院外望去。

那寬闊的街道。

都是被軍車與南境戰士給圍住。

輛掛著南境九五車牌的軍車。

在袁家院門外停了下來。

隻是穿著身簡單迷彩服的中年男子。

從軍車上下來。

步步朝著袁家院內走來。

雖然,他隻是穿著簡單的迷彩服。

可,跟在他身旁的軍官。

那肩頭都是掛著三顆將星的存在。

這等陣仗,以及種種跡象都表明。

穿著簡單迷彩服的中年男人。

便是,南境新晉境主,王允之。

這刻,所有身份尊貴的賓客。

都是迎了上去。

可,都是被警衛員擋在了旁邊。

隻有少數,像仇家家主、尹家老爺子等人。

才能跟在南境境主身後。

說上幾句話。

“老朽袁崇煥,見過王境主……”

老爺子攜全體王家人,朝著來人躬身拜。

“老爺子客氣了。”

王允之拂手笑。

可,威嚴氣勢,卻是顯露無疑。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烽火的屠龍殿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