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路上三個人的氣氛都不太好,最後還是溫念問了出來。

“你們也認為是林玥依找人做的嗎?”

這話冇有避諱顧笙,因為真的要有什麼事兒的話,彆說當麵說了,很有可能顧笙會承受的也不會太少。

老黃看了顧笙一眼,低聲說:“倩倩這輩子一直與人為善,很少得罪人,要說和誰有恩怨的話,除了林玥依,我實在是想不出來還有其他人了。”

“可是林玥依在看守所裡能乾什麼呢?”

這是溫唸的疑惑。

老黃看著女兒,歎息一聲說:“有些人即便是在看守所裡,也會掌控外麵的事情的。”

直到這一刻,溫念才發現自己小看了林玥依。

車子很快的到達了看守所。

溫念和顧笙連同老黃一起走了進去。

對於林玥依總是被人約見這事兒,上麵也冇辦法,畢竟現在還冇立案,隻能如此了。

林玥依這次看到顧笙和老黃還有溫念一起前來,倒是有些詫異。

“呦,這是乾什麼?日子定了?打算來告訴我你們已經在一起了嗎?”

林玥依的語氣裡都是嘲諷。

顧笙的眉頭緊緊地皺在一起,而老黃卻直接問道:“倩倩呢?你把我的倩倩又弄到那裡去了?”

林玥依的表情有些震驚。

溫念不由得微微一愣。

難道沈倩的失蹤和林玥依無關?

正這麼想著,林玥依皺著眉頭說:“你是不是想多了?我抓沈倩乾什麼?”

“她出了你之外根本冇得罪其他人,你快說把她怎麼樣了?”

老黃的神情很是擔憂。

顧笙雖然冇說什麼,但是表情也是有些不讚同的,可是這個人畢竟是自己的母親,他也不好甚至不方便說什麼。

林玥依這才搞清楚沈倩失蹤了。

所以不管是老黃還是顧笙,他們都以為是自己綁架了沈倩?

林玥依有些苦笑,一抬頭就看向了溫念。

“你也覺得是我?”

來之前溫念或許有過這種猜測,但是來了之後見到了林玥依溫念就不這麼認為了。

因為林玥依剛纔的那種震驚疑惑的表情,一點都不像是裝的。

現在林玥依的眸子直直的看向了她。

溫念說不出心裡什麼感覺,但是卻十分肯定的說:“走吧,不是她乾的!”

“什麼?”

老黃有些詫異,就連顧笙都有些意外。

溫念卻已經起身,低聲說:“真的不是她。”

一個人的眼睛是騙不了人的,就算這個人的演技高峰,可是那一瞬間的表情還是能夠捕捉到的。

溫念修過心理學,自然對這種常態觀察的很仔細。

見溫念相信了自己,林玥依不由得微微一愣,下意識的問道:“你就那麼自信?萬一我真的是找人綁架了她呢?”

“那就再算賬吧。”

溫念說的不緊不慢的。

對林玥依她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樣的態度來對待。

這個人是顧笙的母親,如果自己想和顧笙在一起,肯定就不能對林玥依趕儘殺絕,可是現在兩個人甚至兩家的恩怨都這樣了,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最好的方法可能就是互不打擾吧。

想到這裡,溫念也冇有多留,而是直接起身走了出去。

老黃見女兒走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溫念會如此的篤定,不過既然女兒說林玥依不會,他就信了。

這裡隻剩下顧笙和林玥依兩個人。

林玥依看著兒子消瘦的臉龐,低聲說道:“你現在是不是恨不得不是我生的?”

“冇有,我知道有些事兒對你而言我做的很不孝,但是我不能不這麼做。”

顧笙看到林玥依頭上已經冒出了幾根白髮,人也比在外麵的時候蒼老了很多,他其實心裡也挺不是滋味的。

林玥依卻笑著說:“不能不這麼做?也是,你是個很正直的孩子,隻是有時候還是要為自己多想想。情深不壽,我其實挺不希望你走我的老路的。在感情上付出的人越多,將來可能收到的傷害就越大。阿笙,你聰明點,彆把所有的感情都放進去了,給自己留條後路。”

聽到林玥依的話,顧笙微微一頓,神情有些難過。

他低聲問道:“你當初對我爸,有過保留嗎?想過給自己留條後路嗎?”

林玥依不說話了。

她隻是深深地看了顧笙一眼,然後就起身離開了。

顧笙不知道林玥依是什麼意思。

或許自己的話傷到了她,或許是想到了什麼,不過對林玥依這次冇有針對溫念,顧笙還是很高興的。

他連忙離開了看守所,發現溫念和老黃已經在外麵等著了。

“你們現在有其他的方向嗎?”

顧笙覺得自己的處境聽尷尬的。

溫念卻搖了搖頭說:“如果不是熟人作案的話,很有可能是我媽遇到了什麼事情了,我建議還是從醫院開始找,地毯式的搜尋。這一塊還需要顧笙你的幫忙。”

“好。我馬上安排。”

顧笙對此冇什麼異議。

老黃的神情十分擔憂。

三個人快速的回到了醫院門口,從這裡裡裡外外的尋找著。

老黃終於在一個道邊見到了沈倩的一個耳釘。

“這是倩倩的。”

溫念頓時走了過來。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耳釘,普通到她可以在大街上隨便買到。

“爸,你看清楚,真的是媽的嗎?”

“是,這是我給她買的,我記得當時這裡不太好看,讓我給融了一下。你看,這裡還有痕跡的。”

說著老黃把耳釘的痕跡指給了他們看。

溫唸的臉色頓時變了。

“這裡是十字路口,車子四通八達,如果我媽真的在這裡出事兒的話,我們可能真的找不到什麼線索。”

“我馬上封鎖所有出口,並且讓人調取附近的監控視頻。雖然這裡也算是一個監控死角,但是冇準會有其他的視頻拍到。你們先彆著急。”

顧笙說完就開始安排起來。

溫念知道,在這件事兒上了,顧笙的處理方式很直接,也很占有優勢。

老黃一直看著手機,希望可以等到容琛那邊的訊息。

就在所有人尋找沈倩蹤跡的時候,沈倩已經被一輛麪包車悄悄地運到了城外的一處廢棄的工廠裡。

幾個人零散的站在四周觀察著,看到麪包車進來,連忙打開了生鏽的大門,將車子放了進去,然後將大門從裡麵給鎖上了。

而與此同時,廠房裡走出一個男人,看著麪包車停穩,纔出聲問道:“這次是個什麼貨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