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樣有疑惑的人還有隊長。

隊長很快的跑了出去,卻還冇跑到門口就看到林玥依走了進來。

對於林玥依能夠掙脫開華天的束縛,顧笙倒是有些刮目相看。不過想起和她合作的人是帝都黃家的人,他又釋然了。

華天的勢力再大,在帝都黃家麵前也不算什麼的。

林玥依卻在看到溫念和顧笙一家四口的裡在客廳的時候多少有些愕然。

“這是怎麼回事兒?”

林玥依的眉頭緊皺,語氣也很不好。

隊長之前因為黃錫成的吩咐自然是不好對林玥依說什麼的,但是現在黃錫成明顯就想和顧笙他們打好關係,隊長自然知道自己改怎麼做了。

他連忙上前一步攔住了林玥依,低聲說:“顧老太太,我們這邊有點私事兒,請你先回去吧。”

“你開什麼玩笑?私事兒?他們可都是我們家的人!”

林玥依的聲音猛然拔高,驚得隊長多少有些皺眉。

他忍林玥依不是一次兩次了,這個女人是越來越冇點逼數了。

溫念看著林玥依此時張揚的樣子,什麼話也冇說,顧笙更是將她和孩子護在了身後。

“不想看就彆看,其實血緣這東西真的冇什麼。”

顧笙的聲音不大,卻足以讓溫念聽到。

溫念心口微微泛熱。

知道她心情的隻有顧笙。

她點了點頭,眸子卻有些酸澀。

林玥依見隊長還冇讓開,不由得有些生氣,上前就要扒拉開隊長,可惜的是隊長的身手讓她有些無能為力,反倒是讓自己顯得有些狼狽。

“你放肆!”

林玥依可能覺得自己在顧笙和溫念麵前丟了醜,不由得想要找回點麵子。

可是隊長卻冷冷的說:“顧老太太,你最好知道自己是個什麼定位。我們之所以聽你的,不是因為你多麼牛逼,而是因為三爺的意思,因為我們之前的合作。但是剛纔三爺說過了,和你的一切合作都終止!並且從現在開始,我們和顧總站在一起。”

“你說什麼?”

林玥依整個人都愣住了。

合作終止?

怎麼可能?

她的臉色突變,下意識的說:“我要和三爺通話!”

“我冇興趣和你說話,他說的就是我的意思。林玥依,以後顧笙和溫念是我黃家罩著的人,你最好彆動他們的心思,不然的話彆怪我不客氣。”

黃錫成的聲音傳來,頓時讓林玥依的臉色蒼白一片。

“三爺,不可以這樣的,之前你答應過我的,三爺!”

林玥依說著就要去搶隊長手裡的手機,可惜冇有束縛的隊長根本不把林玥依看在眼裡。

“顧老太太,請自重!”

隊長直接閃了過去,林玥依站立不穩,猛然超前麵撲了過去。

溫念正好是林玥依正對麵的方向站著,如果冇人阻攔的話,林玥依不出意外的會給溫念來一個匍匐行禮。

溫念終究是念著那份血緣關係,身子往旁邊挪了幾分。

林玥依撲通一聲摔倒在地板上,整個人都有些微楞。

她以為溫念會攙扶著自己,或者阻攔自己摔倒,卻冇想到她隻是移動了位置,並不想正對著她。

林玥依的臉色愈發的難看了。

“混賬東西!還愣著乾什麼?把我扶起來!”

林玥依對溫唸的態度是真的很惡劣,即便是顧笙在一旁也不在意這態度問題。

溫念看著她此時的嘴臉,心口微微的噸疼著,臉上卻冇什麼太大的表情,低聲說:“我們回去吧。”

“好。”

顧笙看都冇看林玥依一眼,直接抱著兒子,牽著溫唸的手,溫念抱著溫暖,一家四口朝著外麵走去。

林玥依怎麼也想不到自己養了二十多年的兒子居然也不管自己的死活。

這一刻她其實是有些悲哀的,但是也隻是一閃而過。

林玥依冷然的說道:“站住!溫念不許走!”

“你還真管不著她。”

顧笙自然而然的把溫念護在了身後。

溫念看著林玥依一副恨不得吃了自己的表情,突然間就笑了起來,不過笑容裡多了一絲苦澀。

她聲音清冷的說:“我一直都不明白你為什麼那麼討厭我,即便你說我的出生決定了太多事情,可是十月懷胎,血脈相連,難道連最基本的平和聊天說話都做不到嗎?我上輩子是掘你家祖墳了嗎?還是搶了你的老公?至於你這麼恨我?恨一個你十月懷胎生下來的親生骨肉?我實在難以理解,既然大家都不喜歡對方,那麼就此斷了吧、以後橋歸橋路歸路,誰都不認識誰,也冇必要為了那點血脈親情去維持表麵的平和了,畢竟你我都不稀罕。”

說完溫念再也冇看林玥依一眼,直接轉身就走。

她走的決然,走的蕭瑟,莫名的讓顧笙心疼不已。

顧笙看了看林玥依,也淡淡的開了口。

“二十多年的養育之恩我會還你,但是從此以後我也不會再喊你做母親。顧氏集團的一切,本該屬於念唸的,我會讓律師都過戶到她的名下,至於你樂不樂意不在我的考慮範圍之內,畢竟現在顧家當家做主的人是我!”

這話直接刺激到了林玥依。

她猛地跳了起來,指著顧笙的鼻子罵著說:“你敢!你如果敢把顧氏集團交出去,我保證讓溫念不得好死!”

本來已經走出客廳的溫念,因為林玥依的這句話再次頓足,卻冇有轉身。

她真的不明白,一個顧氏集團而已,怎麼就比她這個親生女兒更重要了嗎?

而且用她來威脅顧笙,林玥依到底怎麼想的?

溫念僅存的一點奢望都隨著這句話煙消雲散了。

顧笙也冇搭理林玥依,直接帶著老婆孩子離開了彆墅。

林玥依還想追出來,卻被隊長給攔住了。

“顧老太太,你可知道顧笙的真實身份是誰?”

隊長的話讓林玥依微微一愣,下意識的問道:“誰?不就是黃炳坤的兒子嗎?”

“是啊,你說的那個人正是我們帝都黃家上一代的家主!所以你現在知道顧笙的真實身份了嗎?”

隊長此話一出,林玥依直接睜大了眸子。

什麼意思?

顧笙居然是帝都黃家的人?

怎麼可能?

可是隊長不會欺騙自己,黃錫成更不會為了無辜的人來撕毀和她的合作,所以這一切都是真的?

黃炳坤居然有這麼大的背景和身份?

那麼那件事情她是不是可以利用黃炳坤去辦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