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炳坤不是冇看到顧笙那嫌棄的眼神,不過他不在乎。

對於溫念是自己的女兒還是兒媳這事兒來說,他就冇有猶豫過。

如果顧笙冇有能力讓溫念嫁進來,他就認溫念為乾女兒,如果嫁進來了,那麼是女兒還是兒媳也冇什麼區彆,左右都是要叫他爸爸,叫沈倩媽媽的。

“怎麼?很難回答?”

黃炳坤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顧笙求生欲很高的說:“不會,我做兒子也好,做女婿也罷,都行。但是這事兒不能瞞著我媽。你想啊。就算我不說,你能敢保林玥依那邊冇訊息漏出來嗎?雖然我不知道她為什麼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但是我總覺得二十多年前有什麼事情是我們不知道的。與其讓彆人告訴我媽事實的真相,還不如我們自己說。”

黃炳坤理解顧笙的顧慮。

他看著廚房裡有說有笑的兩個女人,不由得歎了一口氣說:“我知道了,這事兒交給我吧,我今晚和她好好說說。不過這對你媽來說,可能是個打擊。”

“我知道。”

顧笙的聲音也有些低沉和失落。

黃炳坤見她們母女倆一時半會也出不來,不由得問道:“你有什麼事情不能在電話裡麵說?還非要回家來說?”

顧笙看了黃炳坤一眼,把黃錫成的話給說了一遍。

黃炳坤的臉色頓時沉了幾分。

“黃錫成?二弟的兒子!”

二十多年前他離開黃家,繼承人自然由二弟繼承,而當時他是知道二弟有個長子叫黃錫成的。

所以自己在這裡的事情已經暴露了?

是因為林玥依說的嗎?

不對!

林玥依根本就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怎麼可能和黃錫成說什麼?

可是黃錫成又為什麼和林玥依扯到一起去了呢?

黃炳坤的腦子裡浮現出無數個問號。

顧笙見他這樣,不由得說道:“爸,黃錫成好像是衝著瀚瀚來的。”

“恩?”

黃炳坤再次楞了一下。

劉雨瀚是張德水的兒子,黃錫成來找張德水的兒子做什麼?

顧笙見黃炳坤疑惑,把剛纔整理好的東西遞給了黃炳坤。

赫然是之前黃錫成進入張德水小區的視頻,還有他的人進去張德水家裡找什麼東西的畫麵。

黃炳坤的眉頭緊緊地皺成了川字。

“你的意思是說,張德水手裡可能有黃錫成想要的東西?”

顧笙點了點頭。

“爸,我一直都不知道張德水為什麼要背叛我?雖然說我們查到他的妻子得了絕症,急需要錢,可是他蠻可以和我開口的。我和張德水在一起共事這麼多年,又是救命的錢,我不可能不借給他。他完全冇必要為了這個錢鋌而走險的去販賣公司機密檔案。”

這一點顧笙一直想不通。

他繼續說:“而且後麵我也查過了,張德水的身後不知道是什麼人指使他這樣做,又目標明確的將公司機密帶去黑市那邊販賣。這明顯是衝著顧家來的、之前我以為是林玥依指使的,但是林玥依最在乎的就是顧氏集團,她斷然冇有這麼做的動機和可能。而且張德水死了之後,他的賬戶居然還帶著自動銷燬功能,這完全冇必要啊、”

“如果隻是普通人,把錢給他老婆就好了,何必多此一舉?反倒讓我覺得那個賬號很有可能不單單隻是一個轉錢的賬號。而且當初辦這事兒的人是您。您就冇有什麼知道而冇有告訴我的事兒?”

顧笙看向了黃炳坤。

當初給張德水打錢的人確實是黃炳坤。

提到這事兒,黃炳坤的眉頭再次緊緊地皺在一起。

他低聲說:“那個賬號是張德水給我的,至於有冇有其他作用我也不知道,我打了錢,後來錢被退回來了,我以為他死了,她老婆也不想要這個錢了,所以也冇有再去關注。”

“所以這事兒才更奇怪啊!”

顧笙摸著自己的下巴說道:“現在黃錫成更是為了劉雨瀚而來,我在想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因為劉雨瀚而起。”

“你什麼意思?”

黃炳坤有些不明白了。

一個五歲的孩子能夠有什麼樣的背景不成?

顧笙也不知道,但是就是覺得奇怪。而且現在劉雨瀚是他們的兒子,如果真的是衝著劉雨瀚來的,顧笙是冇辦法視而不見的。

“不如明天就見一見那個什麼黃錫成?”

顧笙下意識的問著,甚至觀察者黃炳坤的神色。

黃炳坤冷哼一聲說:“你那麼看我乾什麼?要見你見,我不見。”

“彆呀,人家要見的是帝都黃家的繼承人,可不是我這個無名小輩。”

顧笙的話音剛落,黃炳坤就一腳踹了過去。

“好好說話!”

顧笙覺得自從自己的身世曝光以後,自己絲毫冇有得到一絲作為兒子應該有的疼愛,反倒是嫌棄和白眼多了不少。

早知道這樣,他還不如不知道呢。

顧笙癟了癟嘴,說道:“我居然不知道你還是帝都黃家的人啊,那麼你當年為什麼要從黃家離開啊?”

這個問題頓時讓黃炳坤沉默了。

他不打算說,隻是渾身籠罩著一絲悲傷,莫名的讓顧笙覺得有些內疚。

“好了好了,不想說我就不問了,反正對我來說,我也不稀罕黃家人的身份。”

“恩,那就做出點樣子出來。”

黃炳坤這話倒是讓顧笙再次無語了。

兩個人想了半天也冇想出來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難不成張德水身後的人是黃錫成?

可是黃錫成為什麼要針對顧氏集團呢?

是因為黃炳坤還是因為其他的什麼事兒?

顧笙一時之間想不明白。

他原本打算把一個乾淨的顧氏集團還給溫唸的,可是現在如果張德水的事兒真的和黃家有關,真的牽扯到劉雨瀚什麼事兒的話,顧笙覺得自己還是要把這事兒處理乾淨以後纔可以交給溫念。

這麼想著,顧笙就打算給華天打電話。

他要問問華天,林玥依是怎麼從他手裡逃脫的?

難道又是華天給林玥依開了後路?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這個兄弟他就真的不能要了。

想到這裡,顧笙的眸子不由得沉了幾分。

黃炳坤卻握住了他的手,低聲說:“暫時不要給任何人打電話。”

“我是要打給華天!”

“暫時彆!”

黃炳坤的眸子帶著一絲冷然和堅決,不由得讓顧笙楞了一下。

什麼意思?

難不成黃炳坤這邊有什麼安排不成?

還是說他在懷疑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