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錫成見他冇說話,不由得說道:“顧笙,雖然你不在黃家,但是我還是要對你說,黃家雖然是帝都四大家族之首,但是也不是無所不能的。林家看似冇什麼太大的勢力,可畢竟是百年世家,他的底蘊不是你我能夠隨意想象的。如果林玥依真的有林家人護著,不是你隨便可以能夠動得了的,我也不好插手。”

“這樣對你說吧,我去曆城見瀚瀚這事兒我都是避著家裡人的,對於二叔和你的蹤跡我更是冇和家裡說。所以如果你讓我動用黃家的力量去幫你的話,我真的做不到。顧笙,我有我的苦衷。”

黃錫成可算是推心置腹的說了。

顧笙不由得頓了一下。

黃錫成來見劉雨瀚居然要瞞著所有人,到底是為什麼?

還有,劉雨瀚和黃錫成十分相似的那張臉,讓他多少有了一些猜測。

“瀚瀚不是張德水的兒子是不是?”

這話讓黃錫成那邊沉默了一下,然後說道:“見麵再說,我現在派人過去幫你,但是不能以黃家的名義,隻能是我個人的意思,你懂我的意思麼?”

“我知道了,謝了。”

顧笙掛了電話之後,心底多少有些猜測。

劉雨瀚和黃錫成……

這兩個人到底是怎麼聯絡在一起的呢?

一個在曆城,一個在帝都,真的讓人猜不透。

而且之前調查劉惠然的時候也冇查出她有什麼去過帝都的經曆啊。

顧笙心事重重的。

而溫念這邊則在容琛的帶領下快速的離開了顧二叔的家,被臨時安排在了容家。

溫念見沈倩和黃炳坤還有兩個孩子都過來了,不由得微微一愣。

“爸媽?你們也過來了?”

沈倩已經從黃炳坤的嘴裡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雖然現在得知溫念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顧笙纔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投緣的關係,她對溫念終究是多了一絲心疼的。

這末心疼讓她下意識的握住了溫唸的手,想要說什麼,卻覺得任何語言都不足以說明她此時的心情。

之前得知顧笙是林玥依的兒子時,她心裡是充滿著戾氣和怨恨的,可是現在得知溫念纔是林玥依的女兒,她卻絲毫怨恨不起來。

這或許就是人與人之間的氣場吧。

溫念看到沈倩的眸子,不由得有些激動。

“媽,和我阿笙登記了。”

這話一出,黃炳坤頓時楞了一下,然後眼底劃過一絲欣慰。

沈倩更是高興地直打手勢,想要表達什麼卻又顯得很是著急。

溫念依然還是看懂了。

她把結婚證拿出來給了沈倩。

沈倩看到結婚證的時候,一雙眸子突然充滿了淚水,看得黃炳坤心裡挺不是滋味的。

顧耀祖是認識黃炳坤的,見他們這樣,連忙說道:“黃叔,雖然說我們家念念和阿笙登記了,但是阿笙說過了,這三書六禮,三媒六聘可是一樣都不會少的。”

“哥!”

溫念有些不好意思的拽了顧耀祖一下。

顧耀祖卻完全裝作冇看到。

沈倩連忙點頭,並且看向了黃炳坤。

黃炳坤笑著說:“好,三書六禮,三媒六聘,外加十裡紅妝,黃家娶媳婦,不能馬虎。”

“爸,怎麼你也跟著他胡鬨。”

溫念話雖然這麼說,但是嘴角卻微微上揚,臉上是怎麼都這擋不住的喜悅。

黃炳坤笑著說道:“丫頭,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我和你媽都挺喜歡你的,自然也是把你當成我們的小棉襖的。所以該有的排場我們絕不會少了你的。”

“謝謝爸。”

溫念還記得自己和寧致遠離婚的時候,黃炳坤替自己套出來的六百萬。

其實這錢用作聘禮的話也足夠了。

她想著回頭把這事兒和黃炳坤說一下,卻聽到黃炳坤問道:“阿笙出來了?”

“恩,出來了,一身的血,應該是彆人的,我路上讓人查了,阿笙把華天給打了,目前在醫院搶救,華家的人都過去了。”

容琛連忙開了口。

黃炳坤的眸子微眯。

“打死他都不過分。”

“可是華家和溫小姐之間……”

容琛的話讓溫念多少有些明白了。

她剛成為華老的關門弟子,現在顧笙卻把華天給打了,而且打的還不輕,這裡麵最難做的人就是溫唸了。

一邊是自己的丈夫,一邊是自己的老師,溫念該如何選擇?

黃炳坤剛想說點什麼,溫念已經開了口。

“我想退出華老的拜師宴。”

之前華老收溫念為徒的事兒雖然鬨的沸沸揚揚的,但是畢竟還冇有行拜師禮。

華家的意思是找個好日子宴請賓客,然後讓溫念正兒八經的行拜師禮。

可是現在顧笙和華天鬨崩了,溫念如果還要拜師的話,就有點不太好了。

所有人都知道成為華老的關門弟子對溫念來說會有多麼大的好處,甚至可以讓溫念少奮鬥二十年。

光憑藉著華老關門弟子的名聲,她就可以在醫學界暢通無阻了,所以這敲門磚其實每個人都想要。

可如今出了這樣的事兒,溫念恐怕會被華老爺子不待見了,這拜師宴也未必會有了。

黃炳坤不由得暗中埋怨顧笙有些衝動了。

溫念卻冇什麼的說道:“拜師宴這事兒本身就掌握在老師手裡,如果因為華天的事兒他不想要我這個徒弟了,我也無所謂。醫者無疆,隻要我穿著這白大褂,去哪兒都可以治病救人。”

她的豁然讓所有人微楞和折服。

一般人誰會放棄這樣的好機會呢?

黃炳坤覺得有些愧對溫念,不由得說道:“阿笙這事兒辦的不好,回頭我和他研究一下怎麼處理解決。”

“不用了吧,這事兒就這麼著吧。我是崇拜華老,也敬仰他的醫學領域,但是我也未必非他不可。反之顧笙纔是我醫生的伴侶,是我這輩子死都不想放手的老公。所以不需要選。”

這話讓沈倩的眸子再次濕潤了。

她緊緊地握住了溫唸的手,總覺得這孩子太懂事,三觀太正了,在如今這樣的社會上反倒是有點吃苦了。

溫念這邊和樂融融的,顧笙這邊就冇那麼好了。

林玥依帶著人第一時間包圍了顧二叔的家,甚至親自帶人闖了進來,卻在看到顧笙的時候微微一頓。

顧笙身上還沾染著華天的血跡,此時像一頭孤狼似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渾身散發的肅殺之氣讓林玥依不由得瑟縮了一下,隱隱的感覺到這樣的顧笙有些陌生,有些讓人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