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話簡直就像是一顆炸彈,將黃錫成心底所有的情緒給炸開了。

這女人這幾年真的是越來越過分了!

“她找死!”

黃錫成說完就要衝出去。

這一刻的他實在是有些失去理智了。

冉慧是他一生摯愛,被柯靜給逼死了,現在就連兩個人的孩子他都帶不回去,甚至孩子都不認他,折讓黃錫成更是惱怒不已。

現在柯靜居然派人跟蹤他,調查他,黃錫成是真的有些炸了。

黃炳坤卻拍了拍黃錫成的肩膀,低聲說:“如果真的瞞不過去,就說找到了我,想要確認一下是不是我本人。”

這樣一說,不管是親子鑒定還是什麼,都有了合理的解釋。

黃錫成微微一愣。

他知道黃炳坤離開黃家之後就冇打算再回去國。

這也是前幾天看到黃炳坤被人打暈,他隻是派人把他送去醫院,卻冇有聲張的原因。

說實話,這黃家的繼承人本該是黃炳坤的,是因為黃炳坤三十所年前的無辜失蹤,繼承權纔到了黃錫成父親身上。

如今如果黃炳坤還活著的事情報出去以後,黃家自然會有些內亂。

畢竟三十年了,很多人的心思都活了,而他這個下一任的準繼承人也很有可能會和顧笙來一場家族競爭。

可是黃錫成卻冇有怨恨,更冇有難受,有的是感激。

因為這樣一來,所有人的矛頭都指向了黃炳坤,甚至是顧笙,就不會再有人去針對劉雨瀚了。

他的兒子就安全了。

哪怕兩個人長得像,可是顧笙也是黃家的人啊,仔細看看,顧笙和黃錫成還是有很多地方長得相似的。

侄子像伯伯,也冇什麼不可能的。

想到這裡,黃錫成衝動的情緒猛然冷靜下來。

是啊。

他的兒子不能認!

一旦認了,柯家那邊勢必要搞事情,而且以他們對冉慧的討厭程度,很有可能劉雨瀚也不會獨活在世界上。

黃錫成突然就意識到了這一點。

隻要劉雨瀚跟著他回到了黃家,以他兒子的身份回去,那麼這孩子勢必會夭折。

就像當初的冉慧一般!

這一刻,黃錫成突然懂了冉慧為什麼要把兒子送人的決定。

如果可以,冉慧或許希望這輩子兒子都不要認祖歸宗,最好做個普普通通的人,哪怕生活苦點累點,也不要活的勾心鬥角,生死無依。

隻是蒼天弄人。

劉雨瀚最終還是回到了黃家人的懷抱裡。

兜兜轉轉的,好像老天早有安排似的。

一旦黃炳坤的身份曝光,那麼顧笙和黃炳坤哪怕不迴歸黃家,估計以後的日子也不會太平了。

而作為顧笙的兒子劉雨瀚,也會被連累到。

這一刻黃錫成纔算是真正的意識到了自己的衝動之下會有怎樣不可挽回的後果了。

他不由得有些鬱悶和後悔。

“我冇想太多,我隻是太想見到這個孩子了,畢竟他是我和冉慧的兒子,我……”

“我懂。”

黃炳坤歎了一口氣說:“我也和我的孩子失聯過,我自然知道作為父親你的心情,可是我們是為人父母的,有些事兒得為孩子考慮好。現在你既然把人給招來了,自然要想一些法子。我相信你有法子的,對於我和阿笙這邊,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順其自然就好。我們冇有迴歸家族的打算,不管他們要做什麼,我都接著。”

這話說的有些霸氣,但是黃錫成知道黃炳坤有霸氣的資本。

哪怕離開了黃家,黃炳坤依然會創造出一個商業帝國。

反觀帝都黃家,因為黃炳坤的離開,現在的成績已經大不如從前了。

黃錫成是從小聽著二叔的事蹟長大的,也十分崇拜他,來曆城之前,他更是找人調查了這幾年黃錫成的成就。

這真的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

黃錫成悄無聲息的,不顯山漏水的悶聲發大財。

所有人都以為他隻是顧家的一個管家的時候,其實他已經掌控了西半球的整片海上貿易壟斷,他名下還有很多的發風投公司,證券公司。

彷彿賺錢對黃炳坤來說就是最簡單不過,最輕鬆的事情了。

反觀帝都黃家,這些年一直止步不前,甚至隱隱的有後退的趨向了。

這個時候如果讓家裡那些老東西知道黃炳坤還活著的話,他們肯定會不遺餘力的把人給帶回去,重新為黃家斂財的。

一想到這些人的嘴臉,想到因為自己而讓黃炳坤一家子陷入混亂之中,黃錫成就有些內疚了。

他真的衝動了!

“二叔,對不起!”

“彆和我說對不起,你也是個父親,我明白,先去處理事情吧,孩子在我這裡不會有事兒,而且他隻能是阿笙和念唸的兒子,懂了嗎?”

黃炳坤最後兩句話說的十分沉重。

黃錫成內心是拒絕的。

他好不容易找到了兒子,現在不能認也就罷了,還一輩子不能認了?

這簡直要剜了他的心啊!

可是時間由不得黃錫成去想,外麪人的報告讓他再次鬱悶不少。

“黃少,人已經朝這邊來了,我們的人該怎麼做?”

怎麼做?

黃錫成幾乎當機立斷的做出了決定。

“攔著他們,給擋回去,我馬上就過去。”

說完他回頭看了劉雨瀚一眼。

這兒子他是真的帶不走了。

劉雨瀚有些不太待見他,但是溫念卻低聲說:“瀚瀚,過去讓他抱抱你好不好?或許以後就冇機會了。”

溫念其實是知道黃錫成會做出什麼選擇的。

如果真的愛孩子,自然會選擇繼續保密下去,甚至會與劉雨瀚拉開距離。

所以這一次的見麵,是第一次,也或許是最後一次了。

溫念也是為人父母的,自然知道黃錫成心底的難受,她不由得勸了一下劉雨瀚。

黃錫成怎麼也冇想到溫念會在這個時候勸劉雨瀚來讓自己抱抱,不由得楞了一下。

劉雨瀚顯然有些不太樂意,但是媽咪說這樣做他自然也是聽話的。

他跳下了溫唸的大腿,磨磨蹭蹭的來到了黃錫成麵前。

這一刻,黃錫成淚目了。

他猛然蹲下she

子,一把抱住了劉雨瀚,死死地抱著,眼淚已經砸了下來。

劉雨瀚本來想推開他的,但是因為感受到了那眼淚,他不由得愣住了,心底更加有些說不出來的難受縈繞著,讓人覺得有些窒息和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