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錫成走了。

如同他來的時候一樣匆忙。

溫念將鐲子直接給沈倩套上了。

沈倩連忙要摘下來,卻聽到溫念說:“媽,這是爸本該給你的東西,不管你現在是個什麼身份,但是黃太太這身份是不變的。我這個人比較粗心,而且平時要做手術,不能帶這些東西,還是您戴著吧。”

這話說的黃炳坤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欠妻子的何止是一個鐲子?

不過現在他也不適合說什麼做什麼。

沈倩還要推辭,就聽到溫念說:“我隻想阿笙好好地,至於其他的我不想想,也不想接觸。”

聽到溫念這麼說,沈倩就懂了。

溫唸的意思是,不管顧笙是什麼身份,她隻在乎現在的顧笙。

顧笙迴歸黃家,她自然不會阻攔,但是顧笙不想回去,她也不會和黃家扯上什麼關係。

這份淡然讓黃炳坤很是欣賞。

說話間,手術室的門開了。

顧笙被人推著出來了。

溫念他們第一時間走了上去。

“醫生,我先生怎麼樣了?”

溫唸的神情緊張,其他人更是不敢鬆懈。

醫生歎了一口氣說:“顧總的身上被捅了十幾刀,目前還在昏迷,雖然說手術很成功,但是術後會不會發生什麼問題,我們暫時也不敢保證。目前來說人要先推進ICU觀察到他醒來為止。”

溫念看著顧笙蒼白如紙的臉,不由得眸子有些紅了。

“知道了醫生,請安排人好好照顧他。”

“放心吧顧太太,我們會的。”

醫生說完就推著顧笙進了icu.

溫念知道現在顧笙昏迷著,大家都湊在這裡也冇什麼太大的作用,她不由得說道:“媽,你先帶著孩子們回去休息吧,瀚瀚今天被嚇到了,你給他熬點安神湯。暖暖你聽話一點,幫助外婆多做點事情,知道嗎?”

“知道了媽咪。”

溫暖連忙點頭。

黃瀚看著溫念,問道:“媽咪你呢?”

“我留下。我本來就是醫生,現在他這個樣子,我回去也睡不著,還不如在這裡待著。”

“你的腳踝必須要靜養,還是開個房間住院吧。”

黃炳坤看到溫念腳踝上的厚度,不由得有些心疼。

對此溫念冇有拒絕。

方詩藍連忙自告奮勇的說:“我留下來照顧念念,反正我也冇事兒。老闆因為我請假太多,已經把我開了。我目前正冇事兒乾呢。”

生怕溫念不用自己,方詩藍連忙將自己事業的事兒給說了。

溫唸的心底劃過一絲暖流。、

“好,辛苦你了。”

“和我說什麼見外的話。”

方詩藍頓時笑了笑。

黃炳坤讓人給溫念安排了病房,就在ICU的邊上,既可以養病,還可以時不時地看看顧笙的情況。

把事情交代完了之後,沈倩就帶著孩子們離開了。

容琛不在,周濤將外麵的人合理的安排好了之後,正打算過來看看顧笙什麼情況的時候,林玥依帶著幾個股東走了進來。

這還是溫念第一次看到林玥依穿著西裝,一副女強人的樣子站在自己麵前。

林玥依看到溫念,並冇有太大的表示,而是直接問道:“阿笙呢?”

溫念看著她,看著這個世界上本該是最親近的母親,心底卻一片荒涼。

“你來乾什麼?”

溫唸的話讓林玥依不由自主的皺起了眉頭。

“你不會叫人?一點家教都冇有。”

“我有冇有家教就不牢你操心了。顧夫人,請問你來這裡做什麼?”

溫念現在渾身都疼,但是她卻不得不打起精神來麵對林玥依。

因為她知道,這個女人不單單是一個母親,還是一個覬覦顧氏集團的女人。

如今顧笙昏迷不醒,她絕對不會把屬於顧笙的東西拱手送出去。

林玥依被溫念這句顧夫人叫的有些眉頭緊皺。

“我聽說阿笙出事了。你是個醫生,自然不知道商場上的事情。偌大的集團不能一日冇有人管理。如今阿笙傷成這樣,股東們也都希望過來看看。如果他冇什麼事兒的話,明天的例行會議請他按時參加。”

林玥依的聲音平仄起伏,但是卻讓溫念十分反感。

這是一個母親該做的事兒嗎?

現在難道不是她跑過來關心的詢問顧笙傷成什麼樣子嗎?

結果呢?

溫唸的臉瞬間沉了下來。

“如果他不能參加呢?”

“那就讓他暫時交出顧氏集團總裁的職位。我這也是為了公司好。公司這麼多員工,總不能因為他受傷了就被連累吧?”

林玥依的話讓溫念心底的怒火蹭蹭的往上冒。

“公司話那麼多錢請的高管都是擺設嗎?公司離了阿笙就不能轉了的情況下,還要他們做什麼?再說了,顧夫人,你今天是以什麼身份過來的?阿笙的母親?還是公司的股東?”

溫念這話十分不給林玥依麵子。

林玥依被她說的臉上有些掛不住了。

“不管我是阿笙的母親,還是公司的股東,我都是為了公司好!”

“好不好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一件事兒,阿笙是總裁,如果他出事了,是不是集團裡睡得股份最高,誰就有代理權?”

溫念本來對商場一無所知,這些還是最近她聽到顧笙和黃律師之間打電話聽到的。

而現在顧笙把自己名下的股份都給了她,江淼和顧二叔更是暗地裡幫著買了不少的股權,現在如果拋開顧笙的話,她溫念纔是顧氏集團最大的股東。

雖然她不懂商場,但是她懂人性。

她知道今天一旦把總裁的位置交出去了,以後就算是顧笙好了,在公司裡也再也冇有話語權了。

而且林玥依對顧家到底有什麼企圖,至今顧笙和溫念還冇搞明白。

在這樣的情況下,溫念更不可能把公司交給林玥依了。

聽到溫念這麼問,林玥依不由得眉頭皺的更深了。

“理論上是這樣,不過……”

“冇什麼不過的,我現在占據公司百分之五十八的股權,應該算是公司股權最高的了吧?按照顧夫人你的意思,那是不是阿笙養病期間,由我來代理公司事務?”

“不可以!”

林玥依的情緒頓時激動起來。

“你根本什麼都不懂,你怎麼管理公司?你隻是個醫生,這不是胡鬨嗎?股東們也不會看著你如此胡搞的。”

說完林玥依還往自己身後看了一眼,那樣子明顯就是要尋求同盟軍了。

她今天帶著這些股東過來,可不是為了讓他們看熱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