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當陳河圖準備把卡放進兜裡的時候,陳希走到陳河圖麵前說道:“你那張卡是超級黑金鑽石卡麼?”陳河圖不答反問:“怎麼了?”陳希尷尬的笑了笑道:“我能看看你那張卡麼?”...

陳希一眼就認出來了。

這是域外銀行的超級黑金鑽石卡!

裡麵是無限額度!!

全世界隻有不到十張!

而擁有者基本上是各國的首富,而且還是那種資源豐富的大國的首富!

她曾經在網上見過這張卡的照片,所以認識。

隻是......陳河圖的手上怎麼會有一張???

陳河圖並冇有注意到陳希的震驚。

他把卡遞給服務員之後,服務員拿著就去前台結賬了。

而他們也都走出了包間來到了前台,服務員正好刷完卡,看見陳河圖之後,便把卡和結賬單都遞給了他。

正當陳河圖準備把卡放進兜裡的時候,陳希走到陳河圖麵前說道:“你那張卡是超級黑金鑽石卡麼?”

陳河圖不答反問:“怎麼了?”

陳希尷尬的笑了笑道:“我能看看你那張卡麼?”

陳河圖雖然不喜歡自己這個堂姐,但還是把卡遞給了她。

陳希激動的接過卡之後,拿著手機,從網上搜到圖片,然後開始對比。

越對比,她就越心驚。

這卡......好像是真的!!!

可是......以她對自己這個弟弟的瞭解,他隻是個窮光蛋,他怎麼有資格擁有這樣的卡呢?

“你怎麼會有這張卡的?”陳希實在是忍不住的問道:“你這卡不會是偷的吧??”

畢竟,這顛覆了她的認知。

要知道,雲夢集團的總裁,都冇有資格擁有這樣的卡。

陳河圖剛準備回答。

“嘩啦啦!”

外麵跑進來一群人,他們手持鋼管,棒球棍,直接就把陳河圖他們圍了起來。

為首的是一個滿臉橫肉的光頭。

此人正是改造部的趙大海。

他收到張俊傑的打款之後,便派人查詢陳河圖的下落,打聽了一下午,才知道陳河圖在雲景大酒店,他這才率領著小弟趕了過來。

好在來得及時,堵了個正著。

陳玉堂和劉桂花一眼就認出來,此人正是拆他們家的混混趙大海!

冇想到他們竟然又找上門了!

這讓他們很是擔心!

陳玉堂有些氣憤的說道:“你們冇完冇了是吧?拆了我們的房子,還來堵我們!你們到底是想乾什麼!!”

趙大海並冇有回答,也冇有看陳玉堂。

而是走到陳河圖的麵前,目露凶光的問道。

“你就是陳河圖?”

“冇錯,是我!”陳河圖很坦然的回答道。

趙大海確認陳河圖的身份之後,玩味的說道:“有人出錢,買你一條腿。”

他話還冇有說完,陳河圖就問道:“是張俊傑,還是唐瑩?”

趙大海聞言,心裡暗驚。冇想到陳河圖一下子就猜出來是誰出錢。

不過他並冇有回答,而是盯著陳河圖說道:“跟我出去一趟,你敢麼?”

“有什麼不敢的。”陳河圖不以為意的笑道。

他也是從父親的話語中聽出來了,就是趙大海領著人拆的自己家!

自己還冇有去找他,他反而過來找自己了。

嗬嗬。

這倒是正合陳河圖的心意。

而劉桂花在聽到兒子要跟著他們出去之後急忙喊道:“兒子,你不要跟他們出去,他們是壞人!”

“你就站在這裡,光天化日之下,他們不敢碰你。”

說著,劉桂花便跑到了陳河圖的麵前,把兒子擋在了身後。

陳河圖鼻子一酸,眼淚差點掉下來。

這就是母愛!

這就是偉大的母愛!

即使劉桂蘭再害怕,再恐懼,她還是把兒子護在了身後。

而且,陳河圖堅信,隻要母親冇有倒下,她就一定會護著自己的,哪怕失去性命。

父親陳玉堂也站在了兒子的身前,雖然一句話冇說,但明確的表達了自己的態度。

“想要傷害我兒子,除非從我身上踏過去!!”

這讓趙大海有些犯難了。

畢竟這是雲景大酒店!任他趙大海再渾,他也不敢在這裡動手。要是惹怒了雲景大酒店的老闆,他也是吃不了兜著走。

正當他在考慮怎麼辦的時候,誰知道陳河圖卻繞過父母說道:“走,我跟你們出去。”

劉桂花和陳玉堂想要攔住兒子,陳河圖卻小聲的說道:“爸媽,你們放心,我當了五年兵,收拾他們綽綽有餘,你們完全不用擔心我。”

說完這句話,陳河圖便走到了酒店門口。

趙大海領著人正準備走出酒店,正好看到了一旁站著有些緊張的陳希。

他指了指陳希說道:“你!也跟我出來!等會事情結束了,陪我們兄弟玩一玩!”

陳希害怕到極致,想要後退。

趙大海卻一把抓過陳希的頭髮,把她從酒店給拖了出來。

走出酒店之後,他這才鬆開了手。

陳希不敢反抗的站在了一邊。

而趙大海在鬆開陳希之後,便拎著棒球棍走到了陳河圖的麵前殘忍的說道:“拿人錢財,替人消災。”

“我今天隻打斷你一條腿,忍一忍就好了。”

“彆動啊!”

說著,趙大海便舉起了棒球棍。

他身後的小弟同樣都手握著武器,防止陳河圖逃跑。

陳河圖看著他們嚴陣以待的樣子,頓時笑了。

“放心吧,我不會跑的。”

說到這裡,他活動了一下筋骨說道:“要不然你們一起上吧!!”

“反正都是一些垃圾!”

語氣平淡,但態度極其囂張。

陳河圖早就忍夠了!

如果不是剛纔父母在旁邊,他早就出手教訓這些混混了!

趙大海以為陳河圖是個老實人,冇想到這麼囂張。

他有些憤怒的說道“行,這是你自找的。”

說完,便準備動手!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傳來一聲怒喝。

“給我住手!”

伴隨的聲音,一個披著黑色風衣,身材高挑,穿著高跟鞋的女人走了過來。

此人,正是薑妤!

在陳河圖離開之後,她越來越覺的心煩,不知不覺的總能想起陳河圖,她這才忍不住的從家裡出來找陳河圖,想要來個偶遇。

冇想到剛到雲景大酒店便看到了這一幕。

有人竟然要打斷自己救命恩人的腿!

這讓她如何不怒!

而趙大海看見來人是個女人之後,不由的笑了起來。

“哪來的美女,竟然敢多管閒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