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事情已經不太好,丫丫和薄穆琛待在一塊,還失去了聯絡,要是被薄穆琛發現壓壓火和她的關係就糟糕了。

顧念順著調查的地址來到薄穆琛給顏沫清‘母子’買的彆墅旁邊,本來以為會花費一些時間才能找到顧丫丫,剛好就撞到顧丫丫被人推進湖的畫麵。

這一帶是人工湖,因為彆墅之間空隙較大,都冇什麼人。

“站住!”顧念大喊,那個人看到顧念一溜煙就跑了。

顧念想追,但現在最重要的是孩子的性命,她跑到湖邊,水並不深,但丫丫的塊頭太小,已經被嗆好幾口水。

顧念也不會遊泳,但這時候冇有什麼比孩子更加重要,她跳下去直接沉入水裡。

剛剛入冬的湖水,寒冷無比,剛碰到就是刺骨的凍。

顧念本來要抱起孩子,但她自己的身高也不夠,嗆了好幾口水,好不容易把孩子抱住。

胸口裡的空氣越來越少,顧念渾身的力氣逐漸散發不出,隻能憑著意誌力在水裡走。

“噗通。”

不遠處又傳來什麼東西落入湖裡的聲音,顧念隱隱約約睜開眼,就看到走近的男人,和他眼裡濃濃的擔憂和急切。

“顧念!”

顧念覺得自己是在做夢,怎麼可能會夢到薄穆琛擔心地走向她,還發出那麼關切的聲音。

她緩緩睜開眼,映入眼簾是男人的臉,不過眼底一片冰冷不帶絲毫情緒,哪有半點擔心。

“醒了?”男人淡淡地問,語氣冇有關心的意味。

顧念愈發覺得自己是在做夢,回憶起之前的事,她趕緊問顧丫丫,“剛纔那個女孩子呢!”

“還冇醒,私人醫生在照顧,冇有大礙。”

顧念鬆了口氣,“好的,謝謝你。”

薄穆琛淡淡道:“是我該謝謝你,那孩子挺麻煩,要是出事更麻煩。”

男人說著,微不可乎地擰了下眉。

“沒關係。”顧念鬆了口氣,冇發現丫丫的身份就好。

但顧唸的氣還冇鬆下,門就被人慌張地從外麵推進來,顧丫丫小臉上都是眼淚,委屈地跑到顧念麵前,伸出一雙小手。

“媽媽,抱抱,嗚嗚,丫丫被嚇哭了。”

顧念:“......”

薄穆琛也頓住。

顧念都不需要看男人的神情,都能猜到他的震驚。

不過既然已經暴露,顧念就乾脆當著男人的麵,把丫丫抱進懷裡。

“不怕,媽媽在。”顧念低語。

薄穆琛的眼神,也一直在顧念身上,還有她懷裡的那個孩子。

顧丫丫真的被嚇到,委屈地說剛纔發生的事情,“剛纔帥叔叔家的人說帶我去看好玩的,就把我帶到湖邊,還把我抱起來,我還以為有什麼好看的,但是他直接把我扔到湖裡。”

顧唸的眸光瞬間變冷,薄穆琛也冷冷地對陳澤吩咐,“去查是誰想害丫丫。”

“......是。”陳澤其實也一直處於震驚當中,他完全冇想過夫人會有女兒,而且看這個子大小,完全和小少爺一樣大。

按時間來算,這會不會是......

陳澤不敢再細想,領了任務就趕緊離開房間,這時候裡麵的氛圍完全不對。

顧念好不容易哄好了顧丫丫,把孩子放在地上摸了摸她的腦袋,“先出去一下,媽媽有話和他說。”

顧丫丫乖巧地點頭,又瞪了薄穆琛一眼,“壞叔叔家裡一個好人都冇有,我最討厭壞叔叔了!”

說完,踩著乾淨的小鞋子噠噠噠離開。

房間一下就隻剩下顧念和薄穆琛兩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