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看向手機,果然是付如林打的電話。

這電話還挺及時。

顧念接起電話,那邊傳來男人急匆匆的聲音:“老大,結果出來了,您和傅家家主的關係是:近親關係。”

顧念微愣:“近親?不是直係親屬嗎?”

如果是同父異母的兄妹,血緣關係也是直係親屬,隻有表兄妹堂兄妹一類,是近親關係。

付如林道:“冇錯,就是近親關係。”

顧念思索幾秒,突然想到,之前她和小平也是母子關係,就因為她和小平的基因都被改造過,導致他們兩個檢查出來是近親。

所以,她和傅旭臨是近親關係,也能理解。

不過這樣的話,無法用這個做證明瞭。

顧念好奇的是,傅家人給傅麗婷做親子鑒定的時候,到底是怎麼確定的,肯定是用傅麗婷的DNA和傅旭臨的DNA做檢測,檢測出來還得是直係親屬關係。

而傅旭臨這邊,他的直係親屬母親已經去世,父親失蹤找不到,去世的可能性也很大,也就隻有那個同父異母的妹妹,才能和傅旭臨鑒定後是直係親屬。

可顧念已經確定,自己就是那個同父異母的妹妹,但她和傅旭臨的結果是近親。

那些人,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顧念百思不得其解,也順便把自己困惑和薄穆琛說了。

男人道:“這個難說,就如你之前說過的,假設你母親參與了這件事,她肯定有你在改造之前的基因證物,比如臍帶血,很輕易地就能幫傅麗婷過關。”

顧念目前,也隻能這麼想。

突然,一雙溫暖的手掌,輕輕地揉了揉她的太陽穴。

“彆想那麼多了,有我在,會查出來的,先好好休息,你已經累很久了,剛纔招待那麼多人,你肯定很累吧。”男人低聲道。

畢竟,那些大家族的人是一個一個過來道歉的。

“嗯,你不累嗎?”

顧念打了個嗬欠,男人還是很精神的樣子,但實際上,他休息的時間比她還少。

薄穆琛不在意地搖頭:“以前忙的時候,可能三四天都不閤眼,現在不算什麼,你先休息。”

顧念眨了眼:“你不陪我嗎?”

“薄氏那邊的事,還冇處理。”男人溫柔地摸了摸她的頭:“放心好了,我處理完,就來陪你,隻需要兩個小時。”

顧念可不信:“這話,你在很久以前,就跟我說過,實際上你都會忙一整天,一整晚。

而且,事情本來就是忙不完的,我也有公司,你彆蒙我。

你現在,就陪著我一起睡,等會兒我們兩個都起來忙。”

薄穆琛看著她認真的樣子,忽得笑了一聲:“念念,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樣子,好像管家婆?”

顧念臉上掠過一抹薄紅,“你不想我說的話,那我就不說了!”

說罷,她扭頭就要走,薄穆琛立即把她拉進懷裡,溫聲道:“我當然想了,一直很想你說這些。”

顧唸的心動了動,這種感覺,前所未有。

是夫妻的感覺嗎?

他低頭,似是要咬女人的耳朵,但並冇有觸碰到,隻是貼近,輕聲道:“我現在,真的很想記起以前的事情,我們結婚十年,我真的很想知道......”

顧念輕挑一下眉梢:“如果,我們以前的相處模式和你想的不一樣呢?”

薄穆琛不信:“我愛上你是遲早的事,肯定差不多。”

顧念倒是想讓他現在恢複記憶,但是她也要做準備工作,而且她很喜歡男人現在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