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心裡一震,很快又平靜下來,薄穆琛知道本來就是早晚的事情。

“她是你的孩子又怎麼樣?”顧念道。

男人道:“我要讓她回薄家。”

依舊是理直氣壯的陳述句。

“不可能!”顧念毫不猶豫地拒絕。

“孩子給我,補償你說。”薄穆琛道,看到顧念臉上的不情願和抗拒,他放緩聲音,“你可以經常來看孩子,住在這裡也冇事。”

顧念被他逗笑了,“住在這裡?你有一個顏沫清還不夠,還要加上我?享齊人之福?”

薄穆琛的眉頭緊緊擰起,“我冇有。”

“那你要兩個女人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乾什麼?準備和誰結婚?”

顧念突然想到薄穆琛心裡還有個白月光,更加無語,這狗男人就想和他的白月光結婚。

薄穆琛聽到,那兩個字眼眸瞬間變得深邃,“不會和你結婚。”

顧念翻了個白眼,“說得誰要和你結婚一樣,反正我不會讓步,丫丫是我一手帶大的孩子,我絕對不會把她交給你。”

就算是拚儘全力,魚死網破,她也會護好孩子。

薄穆琛看著執著的女人,微不可乎地歎了口氣,“念念,聽話,薄家的孩子不能留在外麵,這是薄家的祖訓。”

顧念用力搖頭,說什麼都不肯讓步,就在這時不遠處響起年老又陳冷的聲音。

“誰說薄家的孩子不能留在外麵?”

薄老爺子緩緩走來。

顧念心頭更緊,薄老爺子來了,那丫丫她更......

誰知道薄老爺子安撫的看了眼顧念,再看向薄穆琛時,瞬間又拉長臉,“這是念念養大的孩子,念念說了算。”

“爺爺,這是祖訓。”薄穆琛擰眉道。

薄老爺子翻了個白眼,“你還有臉在我麵前提祖訓?”

“薄家祖訓裡規定每一任家主隻能有一個妻子你都冇遵守,現在白撿孩子的事兒倒是做得利索,你個不孝子孫,真的是氣死我了。”薄老爺子抬起柺杖就是往男人肩膀上用力一敲。

沉重的悶哼聲,光是聽就知道有多疼。

薄穆琛也是個硬漢,扛了一下後並冇有出聲。

薄老爺子發了頓火後,再看向顧念時目光又柔和下來,“念念不難過,爺爺替你做主。”

顧念很意外,本來以為薄老爺子是來幫薄穆琛的,卻冇想到老人家是來幫她的。

“謝謝......爺爺。”顧念喊出久違的稱呼。

老人家笑得開懷,“哎喲,念念乖乖真懂事,放心,不管誰欺負你,爺爺都站在你這邊。”

有了薄老爺子這話,顧念可以說完全不用怕薄穆琛那邊。

她看了眼男人的方向,抱緊懷裡的孩子,“丫丫永遠都是我的孩子。”

男人目光沉沉地看她。

顏沫清鬆了口氣,又有些不屑,這女人真的蠢,這麼一個可以接近薄穆琛的機會都不要。

顧念已經帶著顧丫丫離開,要是能聽到她的心聲,估計也會翻個白眼表示不屑。

“不肖子孫,你跟我過來。”薄老爺子冷冷看了眼薄穆琛,已經走在前麵,順帶警告地瞪了眼顏沫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