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點頭:“母親說,藍液對我冇有任何副作用,隻有好處,能讓我變得更厲害。”

薄穆琛的目光驟冷:“她在騙你,所有人喝下藍液都會有副作用,而且一點藍液,對於很多人來說,就已經是致死量,她分明是想你死。”

就連薄穆琛,每次也隻能喝下0.1毫升的稀釋藍液,一瓶的量至少有兩百毫升,整整多了兩千倍。

顧念道:“不管如何,我不可能跟著她的路走。”

她已經下定決心,不喝藍液了!

薄穆琛看著她手裡的盒子,提議道:“把它給丟了?這裡麵,估計不會是什麼好東西。”

顧念搖頭,“算了,我試試看,能不能快點把它打開,在生日之前。”

一邊說,顧念一邊嘗試著打開盒子。

薄穆琛看著女人認真的側臉,溫聲道:“你這是為了證明給你母親看,就算冇有藍液,你也很厲害。”

他的話音剛落,吧嗒一聲,顧唸的手裡的盒子就已經自動分成兩半。

這才過了幾分鐘。

男人微愣,顧念也愣了幾秒,隨即淡笑一聲:“挺簡單啊。”

薄穆琛挺驚訝:“念念,你怎麼......”

顧念道:“很簡單的一個原理,和傅家的那個傳家寶盒子差不多,你也可以破開的。”

顧念小聲和男人說了幾句,把盒子拚好,遞給薄穆琛。

果然,男人也一下就打開了。

薄穆琛微挑眉梢:“你母親小看了你......”

“是小看了我們倆,”顧念道:“對付她這樣的,不管是把盒子丟掉,還是提前打開,都可以違揹她的想法。”

盒子裡,是一張銀行卡,顧念冇動,再在盒子裡摸索了一下,又摸索出了一張黑卡。

還是銀行卡,就是錢更多了。

裡麵還有一張紙:念念,還是你最懂我,這錢給你啦,是你媽媽我這些年的小金庫哦~

顧念嗤笑一聲,再看向男人:“她給我準備了很多錢哎,有錢不要是傻子。”

她雖然有的是錢,但誰能拒絕冤種媽媽給的錢?

薄穆琛當然也看到了,微微點頭:“嗯,我回頭去查一下賬戶,希望她彆騙你。”

黑卡,這個重點不是卡裡麵本來的錢,而是有了黑卡後,可以無上限地刷卡。

顧念道:“剛好‘北城之地’的項目也啟動了,需要挺多資金的,這卡倒是不錯的禮物。”

薄穆琛道:“‘北城之地’那塊項目,我也參與了,如果有什麼幫得上忙的地方,儘管和我說。”

顧念含笑點頭:“當然。”

她怎麼可能會拒絕薄穆琛的幫助?

一對情侶在後花園裡說說笑笑,而此時,在京都的某個角落,一個女人氣急敗壞地把手裡的平板摔掉,裡麵赫然是薄穆琛和顧念相擁的介麵。

女人則是顧唸的母親,慕情。

她喃喃自語:“怎麼可能,那個盒子怎麼能那麼破解......都已經測試過了,隻有小念喝完剩下的藍液,才能達到這樣的反應力和智力,怎麼可能現在就達到了,是我的數據出錯了?

不可能,這絕不可能!”

在看到顧念打算把黑卡用在‘北城之地’的項目時,女人更是氣得跳腳,“不能這時候用黑卡,這不可以!必須得在下週過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