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清雅旁邊的小姐妹聽到這個價格就忍不住笑了,“十萬元?敢不敢再小氣一點,還把破石頭糊弄人,真丟人。”

這次拍賣會,大家就算再敷衍,拿出的東西也是大幾十萬的。

顧清雅滿意地勾唇,眼光突然閃爍,“把她的價格改一下吧,就改成一千萬好了。”

旁邊的小姐妹立即附和,“冇問題,我後台有認識的人,就讓他們改就好了。”

顧清雅的心情更好,這群小跟班有時候還是有用處的,至少不用她親自動手。

這價格都是拍賣者自己定的,十萬賣一塊破石頭大家可能隻是不屑一笑,但如果賣出一千萬的價格,顧念絕對會被萬人嘲笑。

宴會內,顧念坐在一邊淡定地吃東西,周悅倒是左顧右盼的,然後忍不住道:“今天來的人好多啊,就連蘇子墨都來了。”

顧念聽到這名字,往那邊看了一眼,男人對她微笑一下,顧念也衝他淡笑。

“啊啊啊啊啊,蘇子墨對我笑了!我覺得他比在幼兒園的時候還帥十倍!”

顧念淡笑了聲搖頭,“你還有男朋友呢,這麼花癡蘇子墨也不怕被你男朋友知道。”

周悅最近交的男朋友也是個富二代,在京都也挺有權利的,兩家還有聯姻的意向,不出意外他們應該會結婚。

周悅撇了撇嘴,“知道就知道唄,我還怕他不成,他能和蘇子墨比?要是我能讓蘇子墨喜歡上,保證分分鐘甩掉那個男人。”

顧念看她一副看著蘇子墨沉迷的樣子,默默搖頭,要是周悅知道蘇子墨的真麵目,估計分分鐘不愛了。

突然,她又感覺到一道視線,原本以為又是薄穆琛,不耐地看過去,卻看到另外一個人。

高禦景。

上次她被迫“相親”的男人。

今天高禦景穿著一件白色西裝,溫文儒雅,一副金絲邊眼鏡,在燈光下更添幾分儒雅俊逸。

男人看到顧念看過來,還反過來衝她笑了笑。

顧念收回目光,這男人應付就是因為嚴老介紹的緣故,纔會對她多看幾眼。

以後絕對不能再讓嚴老有機會給她介紹對象了,必須得去說明白。

薄穆琛依舊是和顏沫清一起,顏沫清穿著墜滿鑽石的禮裙,極其耀眼。

幾乎兩人剛出現,就引起眾人的驚羨聲,全部在誇他們郎才女貌。

兩人一前一後走到最前麵的貴賓區。

“嘖嘖,真招搖,就怕彆人看不到他們似的。”周悅翻了個白眼吐槽,“還特地穿這麼閃的裙子,燈光一照,我的眼睛都要瞎了。”

顧念知道她說的是顏沫清的裙子,淡笑道:“畢竟是有人寵著的。”

“切,還不知道會寵多久呢,我這段時間可是聽說,薄穆琛有新歡了,顏沫清還在新歡那裡吃癟了。”

顧念淡笑一聲,那人可能就是薄穆琛心中的那人吧。

嘖,博愛花心的男人。

此時顧唸完全不知道,在未來,這句話會全部打在自己的臉上。

這時候主持人站上台,打開話筒道:“感謝各位能來到這裡。”

“今晚的拍賣會,正式開始,由我來主持拍賣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