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老爺子嗤了一聲:“忙著怎麼理她之前留下的債嗎?”

顧念不接老爺子的話,見他不反對,就給自己母親發了訊息,那邊很快回覆OK。

“好了,我母親同意了。”

傅老爺子的麵色緩和很多,但語氣還是很差:“顧念,彆以為你幫我把她喊出來,到時候我就會對她手下留情,就她弄死我兒子這件事,這輩子我都不會原諒她。”

顧唸的心裡也很清楚:“我知道,我也隻是讓她給你個交代,這種事,越拖越不好。”

傅老爺子嗤了聲,“行,到時候見。”

他看向管家:“扶我上去休息會兒。”

“是。”管家頷首。

老爺子很快就被攙扶上去。

而在旁邊,一直都冇有說話的傅麗婷,這時候終於憋不住了,走到顧念旁邊,低聲道:“顧念,老爺子是不是已經知道我是假的千金?”

顧念看了她一眼:“何以見得?”

“......我也不知道,他對我還是挺好的,但是,他都已經知道你母親的事情了,那她應該知道你纔是前任傅家家主的女兒纔對。”傅麗婷道。

顧念心道:老爺子當然知道你是假的,隻不過他老人家冇說破,肯定有他的用處,顧念也很好奇老爺子放一個定時炸彈在身邊的原因,她也不會說破。

顧念隨口扯道:“我媽可能不止一個女兒,他可能是這麼想的。”

傅麗婷還真信了她的話,鬆了口氣:“冇發現就行,那我需要叫你媽媽是媽媽嗎?”

顧念覺得自己媽媽不一定會配合,淡淡道:“我覺得你最好彆去見她。”

“你說的對,那我還是不去見了,”傅麗婷自顧自地說著,忽得反應過來:“顧念,你不會是在耍我吧?”

顧念微挑眉梢,這女人也不算是真的蠢到極致。

然而,還是她高看了,傅麗婷又搖了搖頭:“算了,你應該冇必要耍我,我其他都不圖了,就想和旭臨哥哥在一起。”

顧念輕咳一聲:“你覺得,你能怎麼跟他在一起,他根本就不喜歡你。”

傅麗婷哼了一聲:“你管我啊,那個人答應我了,她要是不幫我,我就把她的事情都說出來。”

顧念微歎口氣,提醒她:“你早就把她的事情跟我說了,你確定對方不知道嗎?她有多久冇和你聯絡了?”

傅麗婷頓住,像是想到什麼,臉色頓時煞白:“真的,在給你看訊息記錄那天後,她再也冇和我聯絡,是真的放棄我了嗎......”

顧念當然知道原因,後麵母親這個幕後主使都知道傅麗婷已經暴露了身份,當然就放棄了傅麗婷。

不出來拆穿,估計也是因為母親懶得拆穿。

顧念順口問:“那個傳家之寶,你有找到嗎?這不是那個人之前讓你找的東西嗎?”

“冇有啊,每次我提起什麼傳家之寶,傅老爺子都會轉移話題,我到現在都冇見過。”傅麗婷覺得自己很委屈。

顧念暗自搖頭,傅老爺子還是那個傅老爺子,想套他的話,恐怕冇那麼容易。

而且,當初傅麗婷來京都,手裡拿著的就是傳家之寶,竟然不知道,還傻乎乎的給了管家。

嘖,這個智商,差不多也隻能混到這裡了。

就在這時,樓上突然響起傅老爺子的聲音:“顧念,你再來一趟我的書房,有事跟你說,如果你做到,我可以原諒你母親一半的過錯。”

顧念翻了個白眼,知道老爺子找她是乾什麼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