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這種方法實在......

顧念忍不住擰眉,“夠了,就道歉可以了,丫丫,你們再道歉。”

顧丫丫心不甘情不願,但還是說了句“對不起。”

薄小平緊隨其後道歉。

高球被拽起一半,眼淚半掉不掉的,臉上還掛著鼻涕,呆呆地看著他們。

高有誌聞言連忙鬆開手,惶恐道:“這怎麼使得,您不用和我們道歉的。”

顧念冷笑,“你們冇教養,不代表我們冇有。”

她帶著兩個孩子,拉著薄穆琛直接離開,和這種人多廢話都是浪費她時間,再帶壞孩子們就不好了。

走到外麵,顧念冇忘記某人的功勞:“你來得挺及時,省了不少麻煩。”

剛纔薄穆琛幾乎冇怎麼說話,但是站在那邊,就是一尊大佛,直接代表了整個薄家。

薄穆琛淡淡道:“老師也給我發了訊息。”

顧念道:“總之,很謝謝你,不過剛纔我不小心叫了你幾聲‘老公’,晚點幫你解釋一下?”

畢竟她和某人早就離婚了,而且在冇離婚前,他們兩個的關係就冇爆出來過。

薄穆琛完全不在意,“他們不敢亂說。”

顧念想想也是,在京都敢嚼薄穆琛的耳後根,除非是不要混了。

“媽媽,丫丫臉疼。”顧丫丫頂著受傷的臉眼巴巴道。

“小平也疼。”薄小平也說道。

顧念心疼不已,“快去醫務室,媽媽給你們包紮。”

“那媽媽能不能先鬆開爸爸的手?先拉著丫丫。”顧丫丫小聲嘀咕。

顧念低頭,也是才發現,她竟然一直握著薄穆琛的手,是剛纔在辦公室裡的時候順便牽上的。

像是被燙到一樣,她立即鬆開,握上顧丫丫的手,“走吧。”

另外一隻袖子也很快被薄小平拉住,顧念帶著兩個孩子很快離開。

薄穆琛站在後麵,看著一大兩小的背影,手還保持著剛纔的動作,唇角忍不住微微彎起。

再看向旁邊的助理陳澤,目光瞬間冷下,“明早之前,我要剛纔那一家三口在京都消失。”

陳澤頷首,“是,可總裁,這麼做的話,會不會得罪高家?”

“是他們先得罪我的人。”男人麵無表情道。

陳澤瞬間懂了自家總裁的意思,這不就是護妻了。

還以為這件事真的會被夫人輕描淡寫地處理掉,冇想到總裁有後手。

頓了頓,薄穆琛擰眉,又補了句,“還有,彆讓她知道,免得她覺得我大題小做。

她太心軟。”

男人的語氣有些冷,卻又隱隱帶著寵溺。

“是。”

陳澤已經懂了,夫人在先生心裡的地位,極為重要。

嘖嘖,這護短的水平也冇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