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麗雯有理有據地說。

顧念冷嘲地看她,“無中生有?隨意栽贓?”

顧麗雯被她看得重重咳嗽兩聲,“本來就是這樣啊,我們之中,就你最有可能了。”

顧念目光冰冷,“證據呢?”

竟然還懷疑她想害奶奶?

“等我找到證據,你就完蛋了!”顧麗雯哼道。

顧大伯道:“好了,都安靜點,現在不是內訌的時候,醫生很快就會過來。”

話音剛落,就有一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走進來,手裡拿著一瓶藥,赫然就是顧奶奶經常吃的那瓶。

“已經查過監控,除了其他醫護人員外,就琳醫生進過放藥室。”醫生道。

顧麗雯當場拍手,“你看,我就說顧念有問題吧,肯定就是她!”

顧念冷冷地看她,“如果我想害奶奶,那為什麼在奶奶出事後,我第一時間趕過來救她?”

“怕砸了自己的招牌唄,誰不知道你這個琳醫生,救人的成功率可是百分百的。”顧麗雯道。

被顧麗雯這麼扯,竟然真的有一些道理。

醫生的神情很嚴肅,“琳醫生,如果您無法證明自己的清白,可能需要報警處理,畢竟這有關一條人命。”

顧念當然知道,她掃了眼在場的眾人,“等等,我打個電話。”

她走到旁邊去和下屬說話,等回來的時候,就看到憤怒的顧家人,“顧念,冇想到你心這麼狠,真的要對奶奶下手。”

顧念一愣住,她打個電話的功夫,發生了什麼事情?

顧父冷冰冰地看她,“我們都已經知道了,你就是看中給奶奶治療的藥物藥效和活骨丹差不多,想拿藥謀利,所以偷偷換成了其他藥,導致奶奶過敏!”

顧父說著,拿出一卷銀行轉賬記錄單,“這些都是麗雯在你的包裡找到的,你彆想狡辯!”

顧念低頭一看,上麵都是轉賬記錄,而且末尾還都是她的銀行賬戶署名。

顧念很確定,她的包裡,並冇有這些東西,隻能是有人刻意放進去的。

她冷靜地看向顧麗雯,“你為什麼要翻我的包?”

顧麗雯一頓,隨即冷哼道:“我就是想看看能不能翻到什麼證據,冇想到你做壞事都不掩飾,一下就被我找到了。”

顧大伯看著顧唸的目光滿是失望,“我們已經通知警察了,你就等著坐牢吧。

像你這種忘恩負義的東西,就該被關一輩子!”

顧念看著那些銀行記錄,冷笑道:“你確定,我會拿給奶奶的藥去賣掉?”

顧麗雯理直氣壯道:“這有什麼不可能的?我剛都問過醫生這藥的成分了,和活骨丹很像,而且藥效差不了多少,是有人專門給奶奶配的,彆的渠道都拿不到。”

旁邊的醫生也點頭,“是這樣,檢測的時候有幾粒是真的,當時還嚇了我一跳。”

顧大伯深吸口氣,“你奶奶這些年治病是花了不少錢,但有一分讓你出嗎?你不對你奶奶好點也就算了,還把她的救命藥換成奪命藥,你到底安的是什麼心!”

顧念麵色毫無波動,冷淡道:“其他人都可能對這藥有想法,但我絕不可能對它有任何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