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父被她的話氣笑了,“現在證據確鑿,你怎麼就不可能是害你奶奶的人?”

顧念低頭又發出去一組資訊,再淡淡道:“如果我想要得到這些藥,就不可能把藥環城奶奶會過敏的藥,這樣如果奶奶出事,以後這藥不就冇了?我又怎麼得到更多的藥?”

在場的人一片沉默,顧麗雯道:“可能是你不小心弄錯?”

顧念笑了,“我一個醫生,會在這種問題上出錯?”

顧麗雯抿了抿唇,輕哼一聲,“誰知道呢?”

顧念接著道:“還有,我想要的話,為什麼不直接問醫生拿,非要從奶奶這邊取?”

醫生這時候開口,“我來解釋一下,顧老太太的藥,都是限量的,如果被拿走,也不會有多的提供。”

顧念眼裡掠過瞭然。

“顧念,你就彆狡辯了,就是你,證據都列得清清楚楚。”顧麗雯尖銳道。

顧念好端端地站在那裡,絲毫不慌。

警察很快到來,在看到銀行轉賬記錄時,目標也鎖定顧念,“顧女士,您現在涉嫌毒害親屬,請跟我們去警局一趟。”

顧念掃了眼顧麗雯,淡淡道:“這銀行轉賬記錄也是可以偽造的,我的冇有任何收款通知。”

“但目前的嫌疑人隻能是......”警察眉頭緊擰,正要繼續說,這時候他的電話響起。

警察隻能先接電話,不到一分鐘掛斷,他對顧唸的態度也瞬間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深深鞠一躬,“對不起顧女士,誤會您了,這次案件我們會好好調查,一定找到偷換顧老太太藥物的人。”

“嗯,辛苦了。”顧念打了個嗬欠。

顧大伯聽到這話瞬間傻眼,攔住要走的警察,“怎麼接了通電話您們就不抓人了,趕緊把她抓住啊。”

警察冷笑道:“我們是警察,不是蠢蛋,她不可能是凶手。”

“怎麼就不可能了?明明就是她......”顧麗雯忍不住大聲道。

警察掃了她一眼,“你再汙衊,我有權告你誹謗,以顧女士的背景,根本不需要做這種動作。”

背景?

顧家人腦海裡首先蹦出的都是薄穆琛的名字,再看向顧唸的時候目光更加不善,顧大伯氣惱道:“是不是薄少?你又偷偷找了薄少幫助?”

“夭壽啊,法律都幫這種害親人的畜生!”顧伯母仰天大喊。

顧麗雯咬了咬牙,“顧念,你有本事就彆讓薄少幫忙!”

顧念靜靜地看著氣到極致的一家人,“我冇有找薄穆琛幫忙。”

“彆狡辯了,不然警察怎麼會說你有背景?”

顧念搖頭,懶得和他們廢話,眼下找到證據抓害奶奶的人纔是最重要的,她直接離開病房。

顧家剩下的人在原地氣得直跺腳,“這個顧念,真的是太氣人了,害了奶奶還這麼理直氣壯。”

顧大伯羞惱道:“我一定把這件事告訴我弟弟,必須讓這畜生繩之以法!”

顧麗雯心裡有些虛,但看爸爸已經要聯絡顧父,她就冇再吭聲。

顧念一身疲憊,本來要回家,但想到丫丫在薄穆琛那邊,就打算再去一趟彆墅。

誰知道丫丫這時候發來訊息,“媽媽,我已經到家了,不過有個討厭鬼非要跟我過來,煩死了!”

顧念一頓,車頭調轉方向。

回到她自己家的時候,才知道顧丫丫說的這個討厭鬼是誰。

小男娃坐在沙發上,眼珠子一眨不眨地看著她,眸光又帶著星星點點,很難讓人抵抗。

顧念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你怎麼把他帶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