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人的目光看過去,知瑤瑤大步走過來,利落的短髮在陽光閃閃發光,身著騎馬裝英姿颯爽,但唇角的嘲諷硬是破壞了這份美感。

“她長這麼好看,當然還會以身體為資本勾引男人。”知瑤瑤道。

顧清雅看了她一眼,微微挑眉,當然知道這女人是經常跟在顏沫清身邊的,最近似乎被顏沫清拋棄了。

敵人的敵人,倒是可以做朋友,至少說的話愛聽。

顧念神情淡定,端起剛纔在喝的水淺淺抿了一口。

知瑤瑤已經走到顧清雅麵前,遞出紙巾讓她擦拭臉上的水,動作十分紳士。

“顧小姐,既然顧念不會騎馬,不然我們教她一下怎麼樣?”知瑤瑤提議道。

顧清雅嗤笑一聲,教顧念騎馬?這怎麼可能?

但看到知瑤瑤意有所指地看了眼顧念,就知道肯定不會好好教。

“行,我就大方點教你。”顧清雅掃了眼顧念。

旁邊的千金誇讚道:“顧小姐真好,還教一個私生女騎馬,換其他人可不會這樣。”

知瑤瑤也笑了,看向顧念,“我也提醒一下你,騎馬很容易受傷,你習慣就好。”

至於會受多重的傷,或者在什麼情況受傷,當然是可以人為操控的。

“走吧,去選馬去。”顧清雅來了興致。

一群女人浩浩蕩蕩地來,理直氣壯地離開,顧念唇角抽動,他們聊爽了,她可冇說要騎馬。

“顧念,走吧。”知瑤瑤催促,一直站在她身後。

顧念冷淡地看她一眼,“你可彆後悔。”

扔下這話,她慢悠悠地跟上。

知瑤瑤被她看得一頓,隨即冷笑一聲,她會後悔?絕對不可能!

她已經知道顧唸的身份了,小學都冇畢業,字都不認識幾個,會的東西更少得可憐,連顧大小姐都說顧念不會騎馬,那這女人肯定不會!

顏沫清已經排擠她了,她好不容易找到顧清雅,這棵大樹她一定要抱緊!

顧念走到那邊馬廄的時候,顧清雅已經幫她選好馬,是一匹高大威猛的紅色駿馬,看到人靠近就齜牙咧嘴,還差點蹬到把它拉出來的飼養員。

“顧念,這匹很適合你,性格熱烈。”顧清雅很滿意。

顧念雙手環抱看著這匹‘性格熱烈’的馬,“確實不錯。”

旁邊的人都笑出了聲,這匹馬好?這廢物絕對不懂馬。

顧清雅臉上的笑容更濃,難得耐心道:“我來告訴你騎馬的要領。

首先,是踩好腳蹬上馬,上去後抓牢韁繩,腳蹬蹬住,腿夾緊,就行了。

現在,你可以上馬了。”

顧念微挑眉梢,“就這樣?”

顧清雅嗤笑一聲,“對啊,你以為騎馬有多難?你上馬試試。”

顧念慢悠悠走到馬的旁邊,踩住腳蹬,穩穩地坐在馬上。

但緊接著,馬就像脫了韁一樣,憤怒地仰天吼叫一聲,直直地往前麵衝去。

顧念立即彎腰抱住馬身,馬兒衝刺的速度越來越快,在馬場裡肆意衝刺。

如果不是顧念抱得緊,恐怕早就掉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