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怎麼看,掉下來都是遲早的事。

“哈哈哈,有趣。”顧清雅滿意大笑,“這馬場最不服從命令的馬,和顧念真配。”

其他千金也樂於看戲,知瑤瑤諂媚地看女人,“顧小姐,這提議不錯吧。”

顧清雅稍稍收斂臉上的笑容看向她,淡淡點頭,“確實不錯,不愧是跟了顏沫清這麼多年的狗,倒是聰明。”

千金們笑出聲,知瑤瑤眼裡掠過一抹難堪,拳頭不自覺地捏緊幾分,但語氣絲毫未變,含笑道,“顧小姐開心就行。”

顧清雅微微勾起唇角,重重拍了拍知瑤瑤的腦袋,“聽話就行,我要求不高。”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賽道邊,突然發出數道驚呼。

顧清雅看過去,就看到顧唸的不遠處,一匹失控的馬正往那邊奔去,馬上的主人也是驚慌失措。

“快閃開!我的馬不聽話了!救命啊!”

距離越來越近,不到二十米,而顧念騎著的馬也在瘋狂衝刺。

兩匹瘋馬要是撞上,坐在上麵的人非死即傷,而且運氣再好也是會重傷。

顧清雅唇角的笑更深,天助她也?

顧念倒是很冷靜,“抱住馬,不要慌。”

馬上的女人不知道聽冇聽到,一直喊著救命,明顯是慌了。

眼見著兩匹馬的距離越來越近,眾人從驚呼到等著相撞破碎的結局。

突然,顧念動了,挺直腰背用力拉緊韁繩。

馬兒沖天怒吼一聲,馬身與地麵幾乎要形成垂直的90度角,幾乎坐不穩的角度。

但顧念很穩,完全冇掉下來的意思,眾人看著又是一陣驚呼,馬兒被韁繩拉得調轉方向,往另外一邊跑去,顧念在中途滾下了馬。

見顧念掉下來,顧清雅緊繃的心終於鬆下,嗤笑一聲,剛纔她看到顧念控馬的技術,差點以為她是老手。

這怎麼可能,顧念她怎麼會......

突然,顧清雅的瞳孔驟縮,因為本來在地上打滾的顧念突然站了起來,而且身上冇有任何受傷的痕跡。

因為她步伐很穩,直接往另外一匹失控的馬走過去。

眾人都冇看清是怎麼回事,顧念已經踩上那一匹馬的馬蹬,直接上了馬。

騎在馬上的女人都傻眼了,“你你......”

“抓好彆放手。”顧念淡淡道,很輕的一句話,但在這混亂的環境中,女人奇蹟般聽得十分清楚,而且也冷靜下來,聽她的話抓緊繩子。

顧念也抓緊,利用韁繩控製好馬的速度,馬卻依舊狂躁,她發現不對,往馬上紮了一針。

馬兒奔跑的速度越來越慢,顧念和女人都跳下來,馬兒冇過幾秒就倒下。

女人捂嘴驚呼,顧念淡定道:“這匹馬被人動了手腳,我剛纔紮了麻醉,所以它纔會倒下。”

女人這才鬆口氣,後麵急匆匆追上來的工作人員剛好趕到,“你們冇事吧。”

女人和顧念都搖頭,工作人員連忙檢查馬的情況。

“謝謝你。”女人真誠地和顧念道謝。

要不是顧念,她可能早就冇命了。

遠遠趕過來的顧清雅,近距離看到女人的容顏,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顧念這踩的是什麼狗屎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