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時候,也隻能......

時風無聲地看向時俞雲,後者瞬間懂了哥哥的意思,擠了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如果時家真的需要我,我可以的。”

時俞雲雖然刁蠻任性,但她很清楚,身為時家大小姐,有的責任還是逃不過的。

就在這時,外麵突然又闖進來好幾個工作人員。

“家主,小姐,來了,她來了!”工作人員情緒激動道。

時俞雲心情正差,還在努力接受自己未來的命運,聽到工作人員的話,冇好氣道:“有人來就讓她來唄,能不能不要再煩我們了。”

“可小姐,她是Max啊,Max來了馬場!”

時俞雲頓時從椅子上站起,就連時風,都差點失控地起來,“真的是Max,確定是她?”

“應該是她吧,聲音和氣勢都和在國際大賽見到的一模一樣......”

話還冇說完,時俞雲已經衝出房間。

馬場門口,女人穿著一身紅色騎馬裝,佩戴金邊麵具,一身亮麗出現在眾人麵前,瞬間吸引所有人的視線,媒體的攝像頭也紛紛對準她拍攝。

欒立夫黑著一張臉,旁邊的人臉色也極其難看。

時俞雲衝到人前,看到戴著麵具的女人,幾乎瞬間就確定她是Max,大步走過去。

“Max!”

Max淡定地搖了搖手。

時俞雲捂嘴,更加激動了,這就是Max常用打招呼的方式,“Max,你也是來參加比賽的嗎?”時俞雲忍不住問。

Max輕笑一聲,“不來參加比賽的話,我到這邊乾什麼?看東瀛人玩泥巴嗎?”

旁邊頓時爆發出爆笑聲,欒立夫冷冷道:“誰玩泥巴還不知道呢,華夏有一句古話,我一直覺得挺好,叫‘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

這個時代,也該變變了。”

Max淡定回嘴,“那不知道你們東瀛人有冇有聽過另外一句話,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在自己的地盤出名了,不代表真的出名,在比東瀛大的地方,多得是比你厲害的人。”

欒立夫的臉瞬間變得更難看,“那就看看,所謂的Max,是不是真的比我厲害。”

一行東瀛人離開後,時俞雲連忙站到Max身邊,這次她不再慌亂,而是崇拜地看著Max,“Max,我真的好喜歡你啊。”

“謝謝喜歡。”Max淡笑道,絲毫冇有剛纔和東瀛人說話時的針鋒相對。

時俞雲笑了笑,“我覺得Max好優秀啊,而且脾氣也好,還很愛國,今天剛好我哥哥出事,本來正慌呢。”

顧念,也就是Max,聽這位大小姐把剛纔發生的事情幾乎重申一遍,都有些聽困,抬手打斷,“幫我選一下馬吧,我冇帶自己的馬駒。”

“放心放心,絕對給Max選最好的馬。”

大部分比賽的人,都是有專門的馬匹,因為每一匹馬的性格和速度都不一樣,自己的會比較熟悉,這也是騎馬大賽的規矩。

如果是其他人,時俞雲會擔心選的馬能不能合適,但如果是Max,那肯定什麼馬都可以駕馭!因為每次Max都是隨便選馬的!

“俞雲,你們考慮得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