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人快走到馬棚的時候,後麵傳來崔秋亮的聲音。

時俞雲厭惡地扭頭,“彆叫我俞雲,我跟你不熟,還有,彆癡心妄想了,你這輩子都彆想和我有任何關係,好好看看我身邊這位是誰。”

崔秋亮當然也看到戴麵具的顧念,嗤笑一聲,“你們時家可以啊,在短時間內找到一個冒牌貨糊弄所有人,就連著裝都和Max的一樣,但假貨就是假貨,等上了場,可就丟人了。”

“她就是Max。”時俞雲道。

“這不可能,Max絕對不會來參加這樣的比賽。”崔秋亮堅定自己的想法。

時俞雲懶得和他廢話,拉著顧念離開,眼眶卻默默紅了。

顧念看她,“哭了?”

時俞雲連忙擦了把眼淚,哽著聲音道:“我冇事,就是沙子進了眼睛。”

顧念拿出一張乾淨的帕子遞給她,“擦擦眼淚吧。”

“謝謝。”

時俞雲越擦,眼淚掉得更歡,她看顧念一直盯著自己,連忙道:“我這是高興得哭了,冇有其他意思,今天Max能來,我真的很開心。”

顧念淡笑道:“我知道,Max也挺開心,她不會讓華夏在東瀛麵前丟人的。”

這句話,比所有自信的話都讓人放心。

時俞雲瞬間充滿底氣。

馬棚的工作人員看到顧念也很激動,給她帶來最好的一匹馬,“家主騎的馬因為不久前的意外也受傷了,還受了刺激,這匹也不錯,僅次於那一匹。”

至於是什麼意外,在場的人都很清楚。

時俞雲小心翼翼地看著顧念,就怕她不滿意,“這匹確實也很好,我經常騎的。”

顧念搖頭:“冇事,我都無所謂的。”

對於她來說,都差不了太多。

“Max小姐試騎一下吧。”工作人員熱情道。

試騎也是在騎馬大賽前需要經曆的,方便觀察馬兒的狀態,免得在比賽的時候再出意外。

顧念點了下頭,下一秒利落地上馬,抓住馬繩,輕輕一夾,馬兒就往前小跑了。

時俞雲看著她滿是星星眼,“Max真的太帥了,我要是有她這個騎術,穆琛哥肯定也會喜歡我吧。”

突然,她想到之前一時糊塗和顧念打的賭,冇想到這時候Max真的過來了,那女人不會想說Max是她找來的吧。

等比賽結束,她就親口問一下Max,確定答案免得給那女人機會,現在還是正事要緊。

時俞雲正想著,突然前麵就亂了,顧念騎著的馬突然就開始亂撞了。

“Max,小心!”時俞雲忍不住道。

馬兒突然朝天仰去,直接過了180度,冇保持住平衡,直接往背麵的方向倒去。

如果這摔下去,人肯定也摔了,而且還直接是腦袋朝後的那種。

在場的人看到這情形再次倒吸一口涼氣,這絕對完蛋了啊。

然而在馬和人跌到地上的瞬間,女人突然翻了個身,眾人都還冇看清是怎麼回事,就看到她在地上打了個滾。

時俞雲連忙衝過去檢視,慌亂地問,“Max,你冇事吧。”

顧念坐起來,搖頭道:“我冇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