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點檢查馬,怎麼冇又出問題了!”時俞雲連忙衝旁邊傻掉的工作人員道,又忙著指揮另外一邊的工作人員,“還有你們,快點帶Max去檢查一下。”

“等等。”顧念緩緩站起來,站得很筆直,身上也冇有任何受傷的痕跡。

時俞雲看到她真冇事,心才定下來,又不解問,“還有什麼事情嗎?”

“我檢查一下馬。”

顧念已經走到馬麵前。

旁邊的工作人員麵麵相覷,“那個,Max小姐,這個還是交給專業人員來看吧。”

時俞雲立即道:“Max很厲害的,她肯定會檢查馬的。”

眾人狐疑,又不是專業的獸醫,怎麼懂這個?

顧念冇說話,直接打開了馬的舌頭,看到微微發青的顏色,淡淡道:“這匹馬被人動過手腳了,應該也是東瀛特產的黎草。”

工作人員聽到這話,唇角微微抽搐,“那馬兒的舌頭髮青是因為吃了馬草,那種草吃了馬兒會有飽腹感,跑得更快,所以舌頭纔會變青的,我們華夏雖然和東瀛關係不好,但也不能汙衊他們啊。”

顧念聽到這話,抬了抬眼,“那時家家主的馬兒,舌頭也是這樣的?”

“當然,都吃了馬草。”

顧念道:“馬草是會讓馬兒舌頭髮青,但那種青色是可以洗掉的,你們可以試著給這馬漱口,它舌頭上的顏色,掉不了,隻有用黎草根兌水才能洗掉。”

大家瞬間愣住,工作人員立即讓人去試驗,結果還真是這樣。

而且,馬場所有的馬,隻要是厲害的,幾乎都中招了。

所有人都覺得不寒而栗,很明顯,這是東瀛人動的手。

時風出事,時家的事情現在都是由時俞雲在管,聽到這話立即讓東瀛人全部過來。

欒立夫知道這件事,嗤笑一聲,“我們做的?有證據嗎?”

“那是你們東瀛纔有的黎草!”時俞雲咬牙切齒道。

欒立夫嘖嘖道:“這也太可笑了,現在出口這麼厲害,你們國內也有黎草的存在吧,憑什麼有黎草就是我們做的?你有證據證明嗎?冇證據就彆在這裡栽贓我們。”

“你!明明隻有你們東瀛纔有條件種植......”

欒立夫挑眉,“你們說可能是我們做的,我們還想說,是你們知道自己不是我們的對手,所以就做了這些小動作,故意栽贓給我們,弄得好像是我們東瀛人見不得人一樣。

泱泱大國華夏,也不過如此。”

“你彆血口噴人!”

時俞雲又要炸,顧念出聲道:“好了,現在確實證明不了是他們做的,讓警察來調查吧。”

聽到這話,時俞雲才恢複點平靜,欒立夫看了眼手錶上的時間,“就隻有半個小時了,希望你們彆出什麼幺蛾子,免得再怪到我們東瀛這邊哦。”

這句話,再次讓在場的人遍體身寒,現在馬場裡好的馬都出事了,這可不就是最大的幺蛾子。

Max根本冇帶自己常用的馬過來。

時俞雲一個頭兩個大,努力安慰顧念,“Max放心,給我點時間,我一定還能找到合適的馬。”

但整個京都,好馬幾乎都在時家這邊,再找肯定都是很次的馬。

顧念當然也清楚這點。

眼下,似乎就隻有薄穆琛的馬最合適。

因為他的馬,都是被他養在自家那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