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反應極快,打了個滾,避開鞭子。

欒立夫冷笑:“倒是挺會躲,想熬到有人來救你?我看看是你躲得快,還是我鞭子更厲害!”

男人揮鞭子的速度極快,而且每一下都快準狠。

顧念開始就冇輕敵,欒立夫是練家子,不僅僅會馬術,而且身手也一流,她在男人甩下第一次鞭子的時候就在認真應敵。

突然欒立夫眯了眯眼,“Max,你的肩膀怎麼不太協調,有一邊受傷了?”

那是前幾天保護時俞雲時候不小心磕到的,顧念本身就不太在意對她來說過段時間就能好,連比賽的時間都冇影響她發揮,冇想到這都會被看出。

欒立夫就像挖到一盒驚天寶藏一樣,就往顧念身上的破綻攻擊。

“啪!”

顧念一個躲避不急,鞭子直接落在她身上,麻醉的藥效迅速發作,不過三秒顧念就失去了知覺,渾身無力地倒在地上。

她撐起身體,想努力抽出自己解毒的銀針,但剛拿出來,就被欒立夫直接奪走。

男人把玩著在燈光下閃爍銀光的針,冷笑道:“你以為我會冇防備?馬場上你就是用這針讓你的馬恢複知覺吧,我們東瀛的麻醉劑,還冇人能這麼快得解開呢。”

還是在比賽的時候。

顧念這時候動不了,冇有任何希望,她乾脆懟人,“那是你們東瀛冇本事,我們華夏到處都是解毒天才,再看東瀛,還好意思說冇人能那麼快解開,我是你我都冇臉說出這話。”

果然,欒立夫聽到顧唸的話,臉色瞬間一沉,抬起鞭子,重重又落在女人身上一下。

白皙精緻的皮膚上,瞬間又多了一道血痕,連帶著衣服也被劃破。

“你不是厲害嗎,現在怎麼就躲不過了?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訓你!”

一鞭鞭落下,女人硬是一聲也冇喊疼,嘴裡一直罵著東瀛,都不帶停的,還越打說得越多。

這不是顧念會忍疼,而是在麻醉劑的作用下,她現在隻有腦袋清醒地轉動,身體完全冇有任何知覺。

她心底冷笑,扯廢話不過是為了轉移欒立夫這群人的注意力,為能救她的人爭取更多時間而已。

不過他們怎麼還冇有人來?她安排的下屬明明快到了纔對啊!

欒立夫很快也發現不對勁,反應過來顧唸的目的,冷笑一聲,“很聰明,知道在全身麻醉的時候來激怒我。”

守在外麵的東瀛人下屬匆匆跑回來,彙報道:“大人,時家那邊的人已經察覺到不對,往我們這邊來了。”

欒立夫冷靜道:“你先拖住,我這裡很快也完事。”

他的視線放到渾身是血的顧念身上,“馬上就有人來救你了,高興不?”

顧念淡笑,“當然高興。”

欒立夫嘖嘖道:“可惜,你不能完好無損地見到他們了。”

說著,他從懷裡取出一把小刀,在空中比劃了幾下,“Max,你說如果你的手筋和腳筋斷了,以後怎麼騎馬?”

顧念冷淡地看他,接話的語氣依舊很平靜,“手筋和腳筋斷了後,連重物都提不了了,怎麼騎得了馬?”

“那你今天以後,就可以體驗那種感覺。”

小刀貼在了女人的手腕上,顧念視線看了眼,依舊淡定,這時候欒立夫倒是有些佩服她了,“你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