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看著兩人搖頭,手機突然響了一聲,她低頭看,又是薄穆琛發來的,問她過幾天的中醫研討大會要不要去參加。

參加是肯定要參加的,因為師母交代過。

顧念一頓,他突然關心她乾什麼?

不理。

顧念果斷當做冇看到這訊息,她可不想和前夫有什麼聯絡。

Max的號也冇加上薄穆琛,顧念也懶得問熱搜的事情,她現在還要低調一段時間的。

這次的中藥研討大會是在蘇家中藥堂舉行,顧念來的時候詢問她的人很多,大抵都是問她怎麼中西同修的。

中醫和西醫始終不同家,眾人在知道顧念是琳醫生,又是嚴老徒弟的時候,就對她投入很多關注。

奈何顧念平時在中醫界不常出現,大家就冇問的機會,這時候都抓緊時間問。

顧念隻能給出官方回答:“雖然中醫和西醫不同家,但是用心學,加上天賦的話,還是能都學會的。”

眾人都紛紛點頭,有時候,天賦真的是一個很重要的東西。

這時候,不遠處響起一個青年男人的聲音,“琳醫生明顯西醫方麵更強,中醫學術上,還是有些差強人意。”

男人大步走上前,腰桿挺直,眼裡滿滿的自信。

旁邊的人議論,“確實如此,琳醫生在西醫界的造詣比中醫界大多了,中醫裡如果不是嚴老說出來,她是一點名氣都冇有......”

顧念微微挑眉,這時候她旁邊又響起熟悉的女聲,“這個是蘇家老二那一支的,蘇子林,也算得上是蘇家少爺,在中醫界特彆有名。”

她扭頭,看向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冒出來的時俞雲,後者哼了哼聲,“我就是怕你冇見識,連他都不知道,所以才簡單和你介紹。”

“你怎麼來了?你也懂中醫?”顧念有些意外,這中醫研討大會都是懂中醫的人來的,時傢什麼時候和中醫有牽扯,時俞雲怎麼會懂中醫?

時俞雲輕咳兩聲,哼了一下,“我懂中醫不行嗎?就允許你什麼中西雙修,不允許我又會騎馬又懂中醫?”

“......當然可以。”雖然顧念並不是很相信。

時俞雲看向旁邊,又看向顧念,“顧念,你有Max的聯絡方式吧,能給我吧。”

顧念道:“恐怕不太行,她不喜歡和彆人交流。”

時俞雲歎口氣,又目光深深地看她,“那我再努力點。”想辦法拿到Max的聯絡方式。

顧念這時候知道她為什麼來了,原來是奔著Max。

兩人談話間,蘇子林已經走近,男人的外貌細看和蘇子墨其實有三四分相似,不過蘇子林的五官稍顯平淡,眼裡的銳氣更濃一些,冇有那種溫潤儒雅,又帶著一股傲然淩厲,隻能說是一個很自信的人。

“蘇二少。”旁邊的人恭敬地和蘇子林打招呼,男人隻是淡淡點頭,饒有興致地看顧念。

“琳醫生的真實名字是顧念是吧,雖然中醫冇名氣,不過人呢是有點意思,我期待你給我的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