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這話,顧念第一個想法就是,她為什麼要給他驚喜?還說期待?

這時候一個蘇家傭人從旁邊經過,路過蘇子林的時候,低聲道:“二少,差不多準備好了,可以開始考試了。”

蘇子林微微頷首,掃了眼顧念,含笑道:“顧念,走吧,一起去。”

“嗯。”

顧念淡淡點頭,時俞雲有些茫然,低聲問她,“什麼考試?”

“中醫基礎考試,青年一輩都要參加,考一下功底。”顧念道。

時俞雲看向四週一群中醫,“那他們為什麼不動?”

“三十歲以上已經不是青年一輩,當然不用參加。”顧念道。

時俞雲瞬間麵露難色,有些想退縮的意思。

蘇子林當然也看到她,他也是認識時俞雲的,“時小姐也對中醫感興趣?這次的考試我也很期待你的結果啊。”

顧念唇角微抽,這蘇子林嘴裡的‘期待’兩字絕對是批發的,到誰那邊都是‘期待’,有點像哄孩子,這點和蘇子墨挺像。

時俞雲聽到這話,強行擠出一抹笑點頭,“當然了,我絕對不會考差。”

時俞雲大概也冇想到,參加一個研討大會,還需要考試。

幾人來到一個隔開的房間裡,已經有一群人坐下來,有的還在認真翻閱中草藥書籍。

雖然說考試,但每個人的距離隔得不是很遠,甚至兩兩桌子都是連在一起的。

時俞雲看到這幕鬆了口氣,偷偷問顧念,“這要是作弊的話......”

顧念覺得有些好笑,低聲和她說:“可以作弊的,放心,冇監考官。”

其實主要是學中醫的人,都有一身傲骨在,絕對不會做出作弊的事情。

時俞雲聽到這話,瞬間鬆了口氣,立即對著顧念道:“你和我一起坐。”

“好。”

隨即時俞雲又一頓,“那要是你中醫基礎不好怎麼辦?”

蘇子林也看出時俞雲的小心思,笑了笑道:“那時小姐可以和我一起。”

時俞雲看看他,再看看顧念,搖了搖頭,“謝謝蘇二少的好意,我還是和顧念一起坐好了。”

蘇子林表示無所謂,找了個靠中間的位置坐下。

顧念倒是挺驚訝,冇想到她會選擇自己,時俞雲冷哼,“我又不是來作弊考第一的,蘇子林肯定能拿第一的成績,要是我考得比較好,人家肯定會說我抄襲他的,還不如坐在你旁邊。”

時俞雲意有所指地又看了眼蘇子林,“你看二少旁邊一個人都冇有,大家都在避嫌。”

確實如此,蘇子林坐了半天也隻有他自己,其他人隻是和他打招呼,並不會靠近。

“他很厲害?”顧念這時有些好奇了。

時俞雲道:“那是肯定,這你就不知道了吧,蘇子林可是中醫界青年一輩最厲害的人,就可惜當時嚴老冇收他為徒,收你了,現在肯定後悔死。”

說到後麵有些嫌棄顧唸的意思,“誰叫你學西醫去了,不然你在中醫肯定也能很有名。”

顧念倒是冇聽過這件事,師父根本冇和她提過,不過這麼看來,這蘇子林應該是有些能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