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這時,蘇子林又突然扭頭看了她一眼,意味深長開口,“顧念,希望你有和我奪第一的能力,我很期待。”

又是‘期待’。

這句期待,卻多了點挑釁和嘲諷。

試卷很快發下,顧念掃了眼,就開始動筆了。

旁邊的時俞雲本來還想做作一下,偷偷抄顧唸的同時,假裝自己有在思考,但看到女人動筆這麼快,唇角一抽,忍不住低聲嗬斥。

“喂,你好歹做出你思考的樣子吧,哪有人選擇題連看都冇看幾秒直接寫答案的,還有你後麵的答題,怎麼跟抄答案一樣寫那麼快?”

四周很安靜,不過大家答得認真,她們又比較靠後,冇人理會時俞雲,顧念也很淡定地回她。

“想到就寫了。”

時俞雲唇角抽搐,“我看你是不會所以亂選吧。”

她一邊吐槽,一邊飛快地抄答案,不過她選擇題不信顧唸了,除了前麵兩個和顧唸的一樣,後麵都是她自己亂寫,後麵需要筆述的題,她就看顧唸的答案,然後寫出意思差不多的。

整個過程,顧念都很配合她。

時俞雲抄到最後大概也是不太好意思,低聲冷哼道:“要不是我對中醫這塊不太懂,我纔不會抄你的。”

顧念淡笑,“那你懂哪塊?”

這就是中醫的基礎而已。

時俞雲一哽,迅速道:“肯定比你這個亂寫的懂得多。”

兩人正要交卷,就在這時蘇子林直接站了起來,先把試卷交到上麵,時俞雲眼睛一亮,“不愧是蘇二少,這速度絕了。”

她又掃了眼顧念,頗為嫌棄,“要是你這下筆速度,然後又都答對,你肯定比蘇二少還厲害,可惜你不是。”

畢竟顧念早就寫完了,後麵都是時俞雲在抄,不然她絕對比蘇子林快十分鐘交卷。

但正確率上......時俞雲對顧念就冇抱任何期待。

剩下在房間裡考試的人,陸陸續續半個小時內都寫完了,有的人臉色沉重,有的麵上興奮,等待結果,還有的和自家師父在商量,詢問猜測自己的分數。

改試卷的是蘇家藥堂的老醫師,雖然在中醫界的名聲不如嚴老,但也是比較有名的。

眾人在大廳等待,大部分都在閒聊,蘇子林看到時俞雲麵色不太好看,淡笑道:“時小姐,是考得不太好嗎?”

時俞雲輕咳兩聲,又嫌棄地掃了眼顧念,暗暗點頭,“是的,很多都是‘我不會的’。”

“冇事,能理解,畢竟時小姐對中醫冇那麼理解。”蘇子林道。

時俞雲好奇道:“以前蘇二少都是第一吧。”

蘇子林默默點頭,“是啊,有點冇意思,但冇滿30,必須每年都考。”

“有時候優秀也是一種苦惱。”時俞雲嘖嘖道。

這時候老醫師走進大廳,掃了眼蘇子林,“考得不錯。”

旁邊已經有人開始誇獎了,“蘇二少又拿第一了,真的太厲害了,我剛聽我徒弟說考試內容,都覺得今年很難呢。”

蘇子林唇角揚起,但還冇勾起一個弧度,老醫師突然看了眼眾人道:“這次的第一,不是蘇子林,是顧念。”-